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在時光中等你
在時光中等你 連載中

在時光中等你

來源:google 作者:芒果C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寧悅 李岳

我從未想過,有一天,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我居然,被綠了,孩子也掉了,丈夫也跟人跑了,一切都沒有瞭然而,就在這時,一個他,出現了展開

《在時光中等你》章節試讀:

  除了小悅拍的那些照片。但是,現在我真的不想用。

  最大的證據就是寧悅這個證人,她知道整個事情的經過。

  他告訴我,一定要把證人找到。

  現在我們在走法律程序,沒有有利的證據,要是再沒有證人,那這場官司就沒那麼簡單,畢竟法不容情,凡事都要講證據。

  既然我們已經上訴了,他們也一定會收到消息。他們收到消息後,最先做的就是銷毀一切對他們不利的證據,也包括證人。

  「不過,」黎遠又道:「說銷毀證人是有點嚴重了。但是,他們一定收買或是威脅證人。所以,你們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你的證人,最起碼我們可以找人保護她,一保證她的生命安全。」

  我點點頭。

  然後,他給了我們一人一張名片,告訴我們:「有什麼事情,或者有什麼發現,可以跟我聯繫。」

  我接過他的名片,笑道:「謝謝你。」

  「沒事,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如果方便的話,你現在可以帶我們去見你的證人嗎?」他問道。

  我想現在寧悅應該還在上班,找到她還是比較方便的。

  所以,我點點頭,說:「好的。」

  來到雯雯公司的大廳,寧悅正是那裡的前台。

  寧悅看見我來了,就笑着跟我打招呼:「季冉姐,雯雯姐,阿姨,你們也么來了?」

  「小悅,我是來找你幫忙的。」我直接道。

  寧悅笑道:「季冉姐,有什麼忙你儘管說唄,你知道的,我是一定會幫我的。」

  「那我先給你介紹一個人吧。」

  我把黎遠介紹給她後,直接切入正題:「小悅,我今天來的目的,就是希望你能和我作證。你對於我個案件真的很重要。希望你能幫我幫我。」

  寧悅爽朗地笑道:「季冉姐,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去給你作證!」

  寧悅還年輕,我覺得她可能是太單純了。有很多事情,她想得太簡單了,所以才決定地這麼快。

  我又聲明道:「小悅,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給我作證也是有風險的。你要不要再好好想想……」

  「沒事的,季冉姐,你看你就因為這點小事還跟我商量,還說我們是好朋友呢……」寧悅不滿道。

  「那好吧。謝謝你,小悅。」我真的很感謝小悅的支持。

  黎遠見狀,就對我點點頭。

  然後出去打了個電話。

  見黎遠出去了,小悅突然害羞地告訴我:「季冉姐,你們請的那個律師真帥!」

  我笑了笑,又告訴了她一個好消息:「他一會兒會主動給你他的聯繫方式的。」

  「真的嗎?」小悅滿臉的激動和期待。

  「當然是真的。」這一點我很肯定。

  果然黎遠打完電話後,就過來和小悅說話:「寧悅小姐,我已經叫了兩個保鏢,談得會二十四小時保護你。這是我的名片,有什麼事情可以和我聯繫。」

  「還有保鏢?」寧悅有些驚訝。

  我跟她解釋說:「因為怕那個畜牲會狗急跳牆,對你做出不利的事情,所以得有人保護你的安全。」

  寧悅點點頭,雙手接過黎遠的名片,臉上一片緋紅。

  然後,我們又叮囑了寧悅一些注意事項,才離開。

  我媽臨走前,還特意感謝寧悅說:「小悅,真的特別謝謝你能幫我家冉冉出面作證。」

  寧悅笑道:「阿姨,你就別謝了。這都是應該的嗎!」

  出門後,我誇讚黎遠道:「黎律師辦事效率真高。」

  「季小姐,過獎了。」黎遠笑道。

  我有些懷疑:「現在小悅真的能接受法律上的保護了嗎?」

  雖然我不懂法律,但是他的速度太快,讓我好奇。

  他應該沒想到我會問這樣的問題,我看他明顯愣了一下,然後笑道:「當然不能。這是我的私人保鏢。」

  「怎麼能用你的保鏢呢?你還是把他們別回去,我們自己請人來吧。」我媽搶先開口道。

  黎遠笑道:「沒事的阿姨,我的保鏢很多的。而且,我也不需要保護,反正讓他們閑着也是吃閑飯,就讓他們去吧。再說了,我可是這場官司的律師,保護證人我也有責任。」

  他話都說到這了,我們也沒法拒絕。

  最後,他自己開車離開了。我們也坐着雯雯的車回家了。

  有黎遠這麼一個大律師,又有寧悅這麼一個證人,無疑,這場官司的結果,已經很明顯了。

  我和我爸媽都鬆了一口氣。

  開庭的時候,我才又見到那個畜牲和那個不要臉的小三。

  自從上次被我嚇到後,就再也沒有過來找我麻煩。

  雖然,我知道我們必贏。但是,他們律師的態度,讓我很疑惑。

  他們的律師看起來很無所謂的樣子,不知道我的感覺對不對,他好像一點也不想打贏這場官司。

  就在我們以為我們會大獲全勝的時候,那個小三突然發言:「我們去看望季小姐的時候,季小姐曾拿着水果刀來刺殺我,要不是李岳拽着我躲開,我現在早就沒命了。那季小姐是不是應該有一個殺人未遂的罪名呢?」

  本來一場很有把握的官司,被小三這麼一反駁,確實有點困難了。

  而且,這件事我們沒有告訴黎遠。

  這件事連雯雯都不知道。

  我和我媽也沒有向誰提起過,而且我和我媽商量過,覺得這件事對這場官司應該沒什麼影響,所以我們就沒有告訴黎遠。

  沒想到他們竟然拿這件事來反證。

  當小三說出這件事的時候,下面的聽眾突然一陣喧嘩。

  法官叫了安靜,他們才停下。

  法官嚴肅道:「原告及原告律師,對於被告人給的罪名,你們有什麼要說的嗎?」

  「是有這件事。」我承認。

  法官又說:「原告已承認,原告律師有什麼話要說嗎?」

  「我方認為是這是正當防衛。」黎遠不愧為金牌律師,不知道情況竟然還能這麼自然地說出這句話。

  「原告孩子剛流產,情緒極不穩定,如果不是被告人故意去醫院找原告的事情,原告也會出去自衛而使用水果刀。」黎遠繼續瞎編。

  「好,原告已反駁。被告人及被告律師還有什麼話要說?」法官繼續問道。

  被告律師開口道:「我方有話要說。當初,被告人跟我說這個情況時,是這樣的。他們說,他們聽說原告醒了,就去醫院找原告簽離婚協議書。被告人說了一些激怒原告的話,還推了原告一把,原告情緒又不穩定,所以才一時衝動拿了刀子。我僅代表個人認為是被告人在用故意那些件事來捏造罪名。」

  被告律師突然又站起來,慷慨陳詞:「雖然我是一名律師,但我也是一個普通人。我也有良心。沒想到被告人竟然拿這件事來說話。去找一個剛失去孩子的母親簽離婚協議書,還動手,現在還來誣陷原告。我不能做這種沒有良心的人的律師。」

  被告律師慷慨激昂地說完這些話後,又自己坐下了。

  下面的人又開始沸騰了,我聽見他們在歡呼。

  而現在法庭中的我,還是一頭霧水,在我的記憶中,他們好像沒有誰推我吧……難道是我記錯了……

  聽到被告律師說出這樣的話,那個畜牲和那個小三都跳腳了:「你胡說!明明是她先動手的……」

  我看見那個小三瞪着他們的律師,然後又仇視我,氣得滿臉通紅。

  李岳卻一言不發,死死地盯着我。

  法官又呼叫了安靜,然後問:「被告你們還有什麼話要說?」

  「我們要求換律師!」小三大吼道。

  法官們交頭接耳地商量了幾分鐘,然後站起來,很嚴肅地宣佈道:「經法官們商議後,一致決定,給被告三天時間換律師,三天後再次開庭。」

  結束後,記者們瘋狂圍堵,有採訪被告律師的,有採訪李岳的,也有採訪我們的。

  我們沒有接受任何採訪,就直接從裏面逃了出來。

  我們剛回到家,我爸和雯雯就問我,當時我是不是真動了刀子。

  我點點頭。

  我爸並沒有罵我,而且心疼我:「當初要是爸爸在,一定不會讓你們受欺負!」

  我笑道:「爸,沒事的。」

  我看着坐在一旁的黎遠,不好意思地開口道:「黎律師,對不起,這件事沒有事先告訴你……」

  我以為黎遠會責怪我們,沒想到他笑道:「沒事,你那確實是正當防衛。」

  「可是,媽,你還記得當時的場景嗎?他們推我們了嗎?」我總想着被告律師的話,總感覺有些不對。

  我媽想了想,說:「這個媽也記不清了,媽當時注意力全都放在你身上,怕你做什麼傻事?我沒把他們放在心上?」

  「怎麼?你們不記得他們有沒有推你們嗎?」黎遠突然好奇道。

  「嗯。」

  雯雯卻開心道:「管他呢!他們就是推了!他們做的那些喪盡天良的事情,連他們自己的律師都看不下去了!」

  黎遠突然又開口道:「看來這次他們是找不到律師了。」

  「為什麼?」我們都很好奇。

  黎遠解釋道:「他們請的可是我們律師界有名的老律師了。今天這老律師這麼說他們,你說還有誰敢接他們的案子?接了那不就等於自己找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