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造法修神
造法修神 連載中

造法修神

來源:google 作者:五取三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五取三秋 佟趣 奇幻玄幻

眾人練氣我修訣,眾人求實我花哨我要這術有靈魂!我要這法亮人眼!以法成道,造法修神!...(天賦流奇幻仙俠某配角會有穿越系統設定,但只會寫人,不會過多提及系統後邊會帶有一些二次元、遊戲中的設定與畫風但不會偏離仙俠世界觀)展開

《造法修神》章節試讀:

陽春三月,桃紅柳綠,雖正是溫度適宜之季,可到了下半夜還是不免感到愈發寒冷,山林中無論是人類還是小動物都已經進入了夢鄉,唯有這倆半人半妖還在奔行忙碌着。

「四郎,這次劫了這胥國大門派的歷練弟子,討伐我們的力度怕是要壓不住了。」

兩位妖族正翻過小山頭一路趕往桃花林,胡媚娘有些憂心的說道。

黃四野依舊默默趕路一言不發,平靜表情逐漸轉為擔憂,再而擔憂轉為堅定,隨後抓住狐妖的小手安慰道:「如今已快要結束這樣的日子了,一切都是值得的,相信我,也相信它。」

胡媚娘聽罷也不再多想,她也知道自己兩人的命運只能靠自己倆了。

「媚娘的傷勢可好些了?」

「唉,不愧是大派弟子,雖藉助法器之威,也傷得我實力現在不足五六。」胡媚娘看了看自己纏滿傷布的左臂肩膀,嘆道。

「哼,想我等…」

「算了,四郎。」胡媚娘抬手示意,就此言罷。

隨後兩妖全速趕路,不一會兒就到了落霞宗周師兄的位置。

此時霧氣已經散得差不多了,陣法靈力也消耗殆盡。一旁林中兩人一躺一趴睡的正香。

要說這倆妖人修為不高,手段屬實不弱,這迷陣範圍之廣根本不是鍊氣境、靈氣境修為可以布置的,讓這一眾練氣期修士實在難以防備。不過二妖也知道此陣經他們特殊手段施展,防禦能力會差點意思,約莫施展出靈氣境界中後期威力的術法便可擊破,因此二妖也是直接加上了迷香,讓幾人沒有太多時間想辦法解陣或合力強破。

這邊黃四野徑直走向了周師兄之處,掏出一張令牌式樣的法器,擺弄一陣後下了禁制,隨後摸出周師兄懷中的儲物袋再擺弄了一下,低階修士暫無太好手段對這等寶物添加禁制,安全性確實會低不少,不過為了方便還是需要準備一個,更何況一般來說儲物袋落到他人手中了,修士本人的情況可能也好不到哪裡去了。

經一番探究,黃四野表情逐漸興奮:「大派弟子好東西果然不少,加上洞中的幾個,這次發大財了!」

胡媚娘也喜道:「那如今我們備下的資源應該足夠支撐那寶貝的消耗了吧?」

「應該差不多了,此事結束我們就去尋一處僻靜之地好好修鍊,這幾年辛苦你了,媚娘。」黃四野寬慰道。

「還說這些做什麼呢,奴家從不後悔選擇了這條路,只要與四郎在一起就足夠了。」女子輕聲道。

「媚娘~」黃四野深情注視。

「四郎~」胡媚娘回以柔情。

「吃我一擊!」驟變突起,一旁趴着的佟趣一股腦催出了各種靈彈,符籙,碎石,一同擊向黃狐二人。

「小心!」這距離實在太近,黃四野只得抱緊胡媚娘側身背擋,砰砰砰的炸開聲間,佟趣趕緊起身追擊,這幾下看似威力不小,實則都是能速速瞬發的小伎倆,他擔心以妖族之身可能重傷都不能。

夜色煙塵中,佟趣望見一團小小黑影攤在地上,他速速接近抓起一看

「原來是黃鼠狼妖怪。」此妖后背已是血肉模糊,化為原形。佟趣握住他的脖頸,靈氣聚於手掌,這下黃鼠狼的性命是完全掌控在他的一念之間了。

「四郎!少俠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一旁被爆炸衝擊開的胡媚娘一看自己郎君落得如此境地,連忙擺手求饒。

「哼!呆那不準動,我問你答!」佟趣撿起地上周師兄和黃鼠狼的儲物袋叱道。

「是是是,少俠莫衝動,我倆可從未取過人族性命啊,實在是…」

「閉嘴!」佟趣手掌間的光芒更亮了起來,狐妖頓時完全不敢有任何動靜了。

佟趣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理了理思緒問道:「其他人呢?」

狐妖連忙答道:「他們都無任何損傷,在我們另一個住處,小妖這就帶少俠過去,少俠先松點勁兒,四郎他快喘不過氣了。」

佟趣這才注意到手中的黃鼠狼嘎嘎嘎的叫喚。

「先帶路,過去再說!」說著另一手拉起周師兄馱到了背上。

「好好好,少俠跟我來。」

「你倆!是幹什麼的?從實招來!走快點,邊走邊說!」山間小路上,狐妖帶着佟趣慢吞吞的走着山路。

「少俠莫激動,待會你一問落霞宗的各位就能得知,這兩年有多起搶劫之事,事後有妖氣殘留,那多半都是我們了,不過每次都會用不同身份行事。從沒害過人性命這也是真的,畢竟是人族領地,我倆肯定是不敢太過張揚,都儘力低調行事的。」

「剛才聽你們說什麼寶貝,怎麼回事?」

「呃…少俠請看。」狐妖略微猶豫後從儲物袋中取了一個小香爐出來,頓時讓人感覺周圍靈氣緩緩匯聚,修鍊事半功倍。

「少俠,這寶物您源源不斷放入有靈之物,它便會自動生成聚靈陣,比直接修鍊可快了不少,小狐這就獻給您。」

佟趣接過來細細一感受,聚靈程度明顯快了好幾個層次,鍊氣期修士若是直接吸收靈石修鍊僅能利用不到三成,有些浪費,用這玩意修鍊確實還不錯。

把東西收進儲物袋,佟趣再道:「就這玩意?我不信!你儲物袋解開禁制拿過來。」

狐妖照做,之後又讓狐妖把黃鼠狼的袋子也解開查看,都沒啥太好的東西,胡亂收了之後,他便不斷催促快點前進,也沒再提寶物之事。

少年初入塵世,對爭奪之事比較佛系,只是出來好幾個月又一次差點栽了,有些生氣。

一路上胡亂逗弄狐狼二妖,叫得他們暫時也想不出脫身之計,心裏只想這小孩下手真沒輕沒重,也不給人機會琢磨想法,讓妖難受。

說回洞中,二妖已經離開大半個時辰了,趙純陽走也走不掉,打也打不過,越來越焦躁。

回憶屏息之時,道人抓自己過來大概也就半個多時辰,算算時間一個來回差不多一個半時辰,自己只能坐以待斃了不成?

聽說最近幾年胥國多起妖物作亂之事,逃走的人要麼說自己被狠狠蹂躪,等待時機才得以逃出。要麼說妖物吸人靈力,拿人煉丹,自己全力對抗才終得等到救援。

不管是真是假,趙純陽不喜歡性命不受掌控的感覺,可確實現在靈力無法運轉,儲物袋也打不開,只能心慌得抓狂。

「去你N的!」他罵完突然看向還昏睡着的林師妹,鄔師妹,蘇雪珂三人。漸漸動了邪念。

不管是生是死,下場如何,要不趙某我先享受了再說?估摸着還得有一炷香的時間二妖才會回來,之後把黑鍋給那妖道背上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