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糟糕!絕美女帝竟與我同體了
糟糕!絕美女帝竟與我同體了 連載中

糟糕!絕美女帝竟與我同體了

來源:google 作者:一葉之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姬瑤兒 蘇北 都市小說

落星谷絕艷傾城的女帝谷主姬瑤兒渡劫時期遭人暗算,魂魄意外寄生到大二學生蘇北身上,成為了與蘇北搶奪身體控制權的歡喜冤家姬瑤兒:我要去女浴室沐浴,雖是男兒身,但是卻萬萬不能進男浴池蘇北:……姬瑤兒:告訴你,不準和女孩子談戀愛,我不喜歡女的,我喜歡帥哥!!蘇北:……姬瑤兒:咦,你這D盤裡藏得小電影是啥,我也要看~~~蘇北:……(簡介無力,移步正文歡樂開戰)展開

《糟糕!絕美女帝竟與我同體了》章節試讀:

不知道是被雷劈的姿勢不對還是其他問題,反正最終的結果,蘇北自己沒有一點變化。

既沒有金手指傍身,也沒有系統加持,有的,只是眼前這片無盡茫然的詭異空間。

當然,相對於蘇北的無奈,此時憑藉著最後一點魂力成功控制蘇北身體的姬瑤兒同樣好不到哪裡去。

縱然她此刻能成功禁錮住蘇北的本體靈魂,但是方才的天罰之威實在是過於巨大,幸的拘魂鈴才得以保全的這絲神識不足本體的千萬之一,實在是過於虛弱,完全支撐不了自己對蘇北靈魂的奪舍,只能退而求其次將蘇北靈魂禁錮,等待日後在作處理。

同時,順利獲得蘇北身體控制權的姬瑤兒還面臨著一個極為巨大的困境:他/她要尿尿。

實在是憋不住了。

起初蘇北被雷劈之前就已經尿意盎然,經過這麼一折騰,驚懼之下閥門更是難以為繼,要不是姬瑤兒咬着牙吸氣提臀,估計此刻她已經尿褲子了。

這是身為仙子之體的姬瑤兒許久沒有遇到的生理難題。

當初自己的修為已經過了辟穀期,幾乎不用再進食和如廁,而現在重回凡人之軀,吃喝拉撒睡這些基本生理需求便順理成章的擺在了姬瑤兒。

如若換作蘇北自己,當場解開褲子灌溉一下路邊的花花草草也沒啥大問題,但是此時身體換了清高孤傲的女帝仙子姬瑤兒,當眾排泄這種粗鄙之事她是萬萬做不出來的。

但是再不尿就真的憋不住了,如若尿在褲子里,估計姬瑤兒能當場羞愧死。

姬瑤兒那叫一個氣,

她低頭惡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褲襠處,臉色鐵青,咬牙切齒。

「給我憋住了,但凡讓本座出糗分毫,我一定割你下來喂狗!!」

……

嘶~~~

詭異空間中,蘇北原本正罵罵咧咧抱怨不已,

毫無徵兆間,他卻突然覺得襠下一顫,

整個後背隨之一涼,忍不住猛吸一口涼氣。

「這是啥情況,怎麼突然間感覺有點小怕怕呢?」

……

「這位仙友,勞煩一問,貴地如廁之所在何處?」

「噗……仙友?」

此時一個穿着灰格粗衣,腳踩安踏運動鞋,裝扮成店小二的群演站在蘇北面前,上下打量蘇北之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兄弟,你不會是入戲太深,還沒走出來吧?」

要知道姬瑤兒已經是盡量將自己的語氣舒緩,心平氣和的開口衝著路過的這個「店小二」詢問了,如若換作以往……

唉~~~

想到這裡,姬瑤兒只能皺着眉嘆了口氣。

看着眼前的蘇北搖頭嘆氣,店小二群演還以為自己是自己笑的有些過分了傷了他的自尊,再說了哪個群演不想着做明星啊,入戲也在情理之中,於是收起笑容,再次看了蘇北一眼。

「你是不是問廁所啊?喏,看到前面那個鐵匠鋪旁邊的衚衕沒,進去左轉就是。」

「感謝!」

已經盡量擺正此刻自己穿越者身份的姬瑤兒客氣的衝著「店小二」微微點頭致謝,隨即二話不說按照「店小二」的提示夾着腿一路小跑過去。

一路上姬瑤兒羞惱萬分,但是此時的她也無可奈何,只能盡量提臀收氣,在保證速度的情況下還不能過於顛簸,整個奔跑姿勢像極了賽場競走一般。

雖然各種不適應,但是好在按照「店小二」提醒姬瑤兒還是順利的找到了廁所所在。

一個白牆灰磚拱門內,居於中間位置是一個看上去有些奇怪的凹形槽盆,槽盆之上還伸出一個泛着銀光的東西,時不時的有幾滴水珠流下。

凹槽左右兩側各有一個門,門旁寫着兩個字,只不過姬瑤兒並不認識。

好在,就在這時從右側小門裡走出一個穿着粗衣的女子,至此姬瑤兒才深深呼出一口氣。

雖然不認識這兩個門上的字,但是男女有別,猜也能猜的出這兩個門內的光景之別,幸好有姐妹從門裡走出來,要不然姬瑤兒還真不知道自己改如何選擇。

於是不再耽擱,姬瑤兒與出來的女子擦身而過,提步衝著女廁所走去。

起初從女廁所出來的群演看着眼前一個大老爺們在廁所門前左顧右盼,賊眉鼠眼,她就覺得有點不正常,

而現在,眼前這個身材高大,看上去還算清秀的大老爺們竟然當著自己的面直勾勾的往女廁所里鑽,這……這鐵定就是流氓了啊。

因此就在姬瑤兒剛剛準備踏入女廁所的瞬間,身後,一聲怒喝陡然炸響。

「喂,你幹什麼呢?你一個大老爺們往我們女廁所跑什麼啊?臭不要臉,來人吶,快來人吶,有人耍流氓啦……」

身後女人的喊叫聲瞬間讓姬瑤兒停住腳步,同時恍然大悟的她更是唰的一下漲紅了雙臉。

一時心急外加尿急,自己竟然忘記自己此刻是奪取的蘇北男人身體,這下可真的讓姬瑤兒欲哭無淚了。

堂堂落星穀穀主,受世人尊崇,萬千男人心中的絕艷女帝,竟然此刻在女廁所門口被人當成流氓一通臭罵,

姬瑤兒後槽牙都咬的嘎嘣響。

但是事已至此,姬瑤兒也只能平生第一次忍辱負重,謊稱自己一時尿急走錯廁所,在咬着牙陪了幾個笑臉之後最終才在女人惡狠狠的注視下鑽入到了男廁所中。

這應該是姬瑤兒百年以來第一次聞到臭味,更是她平生第一次與陌生男人共處一室如廁。

此刻的她再次下意識的低頭看向褲襠,眼神凌厲,眉頭緊鎖。

「凡人,真的是麻煩!!」

即便是有再多的不適和不爽,但畢竟姬瑤兒已經成功進入到男廁所,只要把這泡該死的尿尿完,結局也總算是得以圓滿。

於是憑藉著當年自己尚未辟穀時的記憶,姬瑤兒第一反應,是找個地方蹲下來。

由於廁所空間有限,整個男廁所中只有一個蹲坑之處,而且已經有人佔了。

強忍着心中滔滔怒意,姬瑤兒掃了一眼蹲在茅坑中的男子,隨即眼神掃向廁所其他角落。

除了這一個蹲坑,狹小的廁所里也只有兩個小便器。

看着眼前這來兩個從未見過的設備,姬瑤兒眉頭再次皺起。

難道這也是用來方便的?

但是看上去造型怎麼如此……別緻,這該如何使用呢?

旁邊,蹲廁里的仁兄火力依舊兇猛,一陣陣有味道的氣味更是差點讓姬瑤兒暴走,直接拔了他的腦袋,不過僅存的一絲理智還是讓姬瑤兒忍住了,畢竟自己此刻太過虛弱,不宜樹敵。

而且剛剛女廁所風波也讓姬瑤兒逐漸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現在的自己雖然已經成功奪舍了蘇北的身體,但是無法奪舍他的靈魂,也就意味着自己根本沒辦法知道關於這個嶄新世界的一切,

再加上重回凡人之軀,除了男女有別之外,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同樣根本沒法避免,

這還僅僅是如廁就已經如此讓她抓狂了,後面註定還會有更多更麻煩的事情,如此多繁雜之事叨擾,自己怎麼可能靜下心來重新修鍊。

凡人之軀本身受歲月侵蝕嚴重,生命周期短,如果不在這些有限的歲月里修鍊得道,自己又該如何再破虛空,重回異界?

越想,姬瑤兒越覺得自己需要一個幫手。

好在,這具身體的原先主人靈魂只是被禁錮住了,並沒有任何損傷,再者自己碎空拘魂,在茫茫人海中偏偏選中了他,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相較於這世間其他凡人,自己也算與他有緣。

要不……和他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