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造神之日
造神之日 連載中

造神之日

來源:google 作者:一江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沈月夏 都市小說 韓柏澤

鬼神真正存在嗎?人類對怪誕,未知,強大的事物總是充滿好奇2150年6月7日,造神之日怪誕的強大的充滿惡意的鬼神被未來科技發現並釋放鬼神帶來了戰爭,災難主角韓柏澤是一名高三學生,同時是一名契約者卻被抵抗鬼神的組織瘋狂追殺,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真神司又為什麼要保護韓柏澤?隱藏在這些組織和鬼神背後的真相逐漸浮出水面殺死父母的兇手竟然是韓柏澤自己!韓柏澤會不會成為唯一的神?讓我們拭目以待吧!展開

《造神之日》章節試讀:

韓柏澤不喜歡鬼神的力量,來自更高次元的生物除了殺戮和死亡沒有為這個世界帶來任何東西。

已經身處這個到處是鬼神的環境中,沒有更好的選擇,只有不斷渴求力量和環境達成平衡。

畸形的平衡對於無法驅使鬼神的韓柏澤來說這種平衡並無意義,就像持有兇器的人面對着同樣持有兇器的人,只要某一方失去兇器,兇器才會發揮作用。

為此他嚮往岸上的世界,一個不見怪力亂神的世界。但是新界中的人無法離開這座環海都市,空中更有一層阻止他們離開的屏障。

手錶顯示最後一節課是國文,學習的是新舊語言的應用,他非常喜歡所有的文化課,只要和鬼神之力無關就好。

韓柏澤早早來到教室,他的位置在後排靠窗,右手邊還有一個空位,之前是有學生的,聽說在校外和人打架死掉了。

謠言說找到那個學生時只剩下了胸膛以上的部分,另外一半已經被鬼神吞噬,皮膚上布滿了詭異的符號。

不管怎麼說也只是謠言而已,雖然打架鬥毆在新界司空見慣,但是致命的情況韓柏澤已經好多年沒有聽到過了。

沈月夏從前面丟過來一團紙,落在打開的書頁上,韓柏澤沖她微微一笑,在她殺人的目光中捏着紙團丟進身後的垃圾桶。

不用看都知道上面寫的什麼,無非是:你在想什麼?

戴着圓框眼鏡的國文老師踩着高跟鞋優雅地走上講台,高跟鞋碰撞地面的身心總是會讓班裡的男同學荷爾蒙加速分泌,發出一陣嘈雜的聲音。

短暫的嘈雜後,所有人立刻安靜下來,看向老師身後。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班的新生,名字叫……」老師溫婉地跟同學介紹,只是說到名字時停了下來,似乎是忘記了新生的名字。

背着長方形盒子的新生懂事地往前走了一步,自我介紹道:「大家好,我叫艾薇·伊迪絲·埃莉諾·莫姆,你們可以叫我艾薇,以後請大家多多關照。」

非常標準的自我介紹用語。

新界的外國人非常少,在其他國家也有類似的人工島嶼,居住着擁有鬼神之力的人。新同學有着一頭金色長髮,就像一道道波浪垂在肩膀,高鼻樑和深邃的雙眼顯得五官非常立體。

「你可以找個空位先坐下來。」老師推了推眼鏡說道。

艾薇環視一圈,視線在韓柏澤身上停下,然後筆直走向韓柏澤右手邊的空位,走到韓柏澤邊上的時候勾起嘴角說了句:「韓柏澤!」

然後將看起來像裝着樂器的長方形黑色盒子靠在牆上坐下。

韓柏澤低頭略微思考之後便不再把心思放在新生身上,想知道他的名字不算困難,說明對方不只是知道名字,也許還有其他和自己有關的事。

最麻煩的是沈月夏目露凶光看着自己,那眼神比之前召喚鬼神趕走壞人時還要犀利,彷彿新生就是那幾個欺負小女孩兒的壞人。

韓柏澤莫名其妙地聳了聳肩,轉頭聽老師講課,心裏卻想的是接下來的體術測試還怎麼樣通過。

契約者擁有召喚鬼神的能力後身體素質也會得到不同程度的強化,他還沒有自己的鬼神,因此身體的

今天講的是舊語言格式的詩,舊語言的詩總是充滿意境,用最少的字描繪最美的故事和畫面。

**將他養大的,說是養,只是讓他活了下來,在他心裏也沒有父母的概念,陪他玩耍和成長的只有身邊的智能機械人。

文化課是體會喜怒哀樂的唯一途徑,感受舊文字描繪的畫面和情緒。

韓柏澤也不在意,馬上自己就成年了,小孩子的煩惱和夢想也都會被封存起來,直到離開這個世界。

在離開世界之前一定要去一次岸上,看看沒有鬼神的世界,沒有殺戮和破壞的世界。如果能經歷舊語言描述的感情就更好了,一定非常美好。

下午只有三節課,韓柏澤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走進一家路邊商場,家裡需要補充一些速食。

一個人的飯並不好做,直接購買速食丟給機械人處理會更高效一些。

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甩開跟在身後的人。

商場無處不在的鏡子從各個角度映出蹲在衣架後鬼鬼祟祟的金髮女人,女人將顯眼的**浪頭髮紮成馬尾應該是擔心被韓柏澤發現。

女人調整背上黑色長盒子的位置,抬起頭的時候,原本在速食品冰櫃中挑東西的韓柏澤已然沒了蹤影。

韓柏澤正在角落試衣間中看着外面的情況,等女人走出商場,他才走出來繼續從冰櫃里挑選了幾袋水餃、湯圓,然後從零食區挑了飽腹感強熱量高的零食。

新來的插班生為什麼要跟蹤自己?從走出校門時就跟在後面,用拙劣的跟蹤,實在提不起興趣戳穿這位同學,甩開就好了。

商場到家得距離不是很遠,需要穿過馬路的地下通道。平時地下通道很少有人會走,燈有些老化,還有幾個燈已經壞掉。

不遠處就有天橋,很多人都選擇從天橋穿過馬路,像韓柏澤一樣喜歡走這裡的人非常少。

通道的**站着一堆人,光線不是很好,但是可以聽到他們講話的回聲。

幾個人正在在推搡一個金髮女人,赫然是剛剛跟蹤自己的人——班上新來的插班生艾薇。

「喂,美女,我們只是讓你停下來聊聊天,怎麼聽不懂呢?」一個針織帽男人搖晃着肩膀,伸出手抬起艾薇的下巴。

「呦,還是個外國妞!」一個矮個子男人猥瑣的說。

「哥哥們在這片街區還是能說幾句話的,怎麼樣,要不要跟我們?」短髮胡茬男用力挺了挺胸肌。

韓柏澤放慢腳步,將幾個混混的話聽得清清楚楚,因為新同學跟蹤了自己,所以對她的印象可以說非常糟糕了。

他猶豫要不要上前幫忙,平時就算印象再糟糕的人遇到這種事他都會義無反顧幫忙,此時卻猶豫了。

艾薇的表現太冷靜了,不像是正在被欺負的人。

韓柏澤越走越慢,這幾個混混正是之前揍過他的人,當時他護着小女孩兒沒有能力反擊,被揍得遍體鱗傷。矮個子男人和胡茬男的鬼神他見過,兩個兵級鬼神。

鬼神也有強弱之分,最弱的是兵級,接下來依次是:臣、士、王、皇、災厄、天災。天災級是已知最強鬼神的判定。

上次是要保護別人,這次不用,兩個兵級鬼神自己勉強可以應付,即使自己沒有鬼神。

至於艾薇,能保護好自己就行了,等下還要問她為什麼跟蹤自己。

「喂,你們幾個,好久不見!」

混混們轉頭看着韓柏澤,立刻想起上次被韓柏澤帶來的女生毒打的事,三人警惕得看了看周圍,確定韓柏澤只是一個人,互相對視一眼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小子,我們正找你呢,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胡茬男雙手握拳,扭動着脖子發出「咔咔」聲。

《造神之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