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賾暮尋
賾暮尋 連載中

賾暮尋

來源:google 作者:阡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暮宇 現代言情 黎澤逸

那年在皇宮裡,深夜,周塵抱着一沓奏摺匆匆朝着偏殿走去,皇帝黎阡有令,周塵可以任意出入皇宮,所以也沒有人敢攔着他周塵把奏摺堆在桌子上,開始一本一本地抄,邊抄邊模仿字跡,他從未有過這樣認真,殊不知,黎阡就隱在屏風後,靜靜的看着他,看着看着便入了迷【光怪陸離的世界背景雜亂無章的人物設定但卻真實有感的愛情總能找到屬於你的樂趣】本文皆為架空背景,另外!黎澤逸×周暮宇主角!還有,書名:zémùxún(文化不高,水平有限,只是想寫一寫自己喜歡的東西,感謝閱讀!)展開

《賾暮尋》章節試讀:

城主府的前堂里,容穆已經擺好了豐盛的酒菜,他也是難得的奢侈了一回。

三個人坐在桌前等待着,忽然,院外傳來敲門聲,周暮宇起身去開門。門外是一名男子,年齡比他稍大些,「我來赴宴。」男子說道。

「你是哪家的?」周暮宇問道。

「白家,我叫白珂。」白珂答道。

周暮宇聽容穆說過,白家是憐城最有錢的富人世家,只要說服了白家,其他的就沒有多大必要了。他側了側身道:「請進。」白珂走進了院子,朝着前堂走去。

容穆坐在主位上,有些緊張,但在看清來人之後,他愣住了。

「白珂……」那個人,那張臉,他想了幾百個日日夜夜,終於是見到了。

白珂也愣住了,「容穆,真的是你!」

容穆起身走到了白珂的面前,緊緊的抱住了他,「我終於見到你了!」他把頭埋在白珂脖頸間悶聲道。白珂的拳頭似下雨般打在他的背上,「我找了你五年!」容穆一聲不吭,任由他打着。

周暮宇忍不住瞥了一眼黎澤逸,看看人家,黎阡那個傢伙也不知道主動點!兩個人抱了許久才放開,周暮宇終於有機會插嘴問他們。

白珂和容穆很小的時候就相識了,那時他們都才七歲。白家是世代相傳的商人,白珂從小就跟着家族四處漂流。一日他上街玩耍,看到了衣衫襤褸的容穆,便自作主張把他帶回了白家,兩個人一同長大,情愫也慢慢在兩個人之間盛開。

後來白珂父親發現了這件事,便在白珂不在的時候把容穆打昏扔到了乞丐幫,距現在已經有五年了。

周暮宇聽完,愣了愣,道「沒想到我還成了一樁姻緣,恭喜恭喜!那個……白大少爺,你都抱得美人歸了,是不是可以……」

「沒問題!」白珂毫不猶豫的答道。

「抱得美人歸?」容穆微眯起眼睛,含着危險的意味。

白珂感受到了目光中的含義,連忙糾正道:「是嫁得好郎君,嫁得……好郎君!」

容穆滿意地笑了笑,周暮宇鼓起了掌,「好了,皆大歡喜了!容城主,你都佔了大便宜了,是不是該給媒人點報酬?」

「不知周公子想要什麼?」容穆轉頭來問道。

周暮宇盯着滿桌子的飯菜,口水都快滴到了桌子上,「不想要什麼!讓我把這一桌子菜吃了就好了!」容穆笑了起來,伸手把筷子遞給了周暮宇道:「請!」

周暮宇也不顧自己的形象,狼吞虎咽地解決着桌上的飯菜,黎澤逸在旁邊時不時幫他擦拭着臉上的油漬。

白珂緊緊地握着容穆的手,生怕他再一次在自己身邊消失,容穆也緊抱着他,表示自己不會再離開。

兩個人之間就是這樣,無論離得有多近,但不到那個特定的地點,剛剛好的時間,永遠也不會相遇,永遠也不會重逢。

當年,白珂父親把容穆扔到乞丐幫的時候,白珂和父親大吵了一架,險些斷絕父子關係。他父親認為白珂應該做的事是接手家族的產業,而不是為了一個男人浪費時間。

白珂對父親的話充耳不聞,開始四處打探乞丐幫的下落。但乞丐幫四處漂泊,居無定所,白珂一直沒有找到容穆的下落,他很擔心,生怕容穆會出什麼事。

白珂的父親也終於明白了自己兒子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同意了他尋找容穆。

一年前,白家來到憐城,在這裡長住了下來,白珂仍舊沒有放棄尋找容穆。

前段時間,白珂聽聞乞丐幫出了亂子,在府中沉默了好久,直到昨天那封邀請函上的名字給了他希望。

白珂懷着忐忑的心情來到了城主府,終於是不負五年的期望,他找到了容穆,這次,他一定要抓好容穆,不能再讓他從自己身邊消失。有了白家的支持,憐城中的富人們也就無話可說了,朝廷的賑災款也能正常的撥到憐城了。

白珂想修一修破舊的城主府,但他父親不同意,理由是,容穆是白家未來的「女婿」,要住在白府。白珂心中有喜有憂,喜他和容穆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了,憂他還未同意,就被定義成了下。

不過,事實確實是這樣。靜謐夜晚里的幾聲呢喃抽泣彷彿已經公布了答案。

憐城的空中緩緩飄下雪花來,這是幾年乾旱以來,憐城下的第一場雪,城中還未逃亡的百姓竟在街上歡呼了起來。

周暮宇和黎澤逸邊賞着雪邊往客棧走,白珂本想留他們在白府,但周暮宇怕打擾他們,就和黎澤逸回了客棧。

「周塵。」憐城的街上時而熱鬧,時而冷清,黎澤逸的聲音忽然響起,周暮宇轉頭看他,問道:「怎麼了?」

「今日的事,謝謝你。」黎澤逸的聲音有些低沉。

周暮宇皺了皺眉,「不準跟我提謝,否則我可保不准我之前的話能不能做到。」

「好。」黎澤逸認真的點了點頭。

周暮宇這才滿意的攬住了他的肩膀,兩個人不緊不慢地往客棧走去。

有了白家的支持,憐城的恢復果然加快了許多,僅僅一個月,街上的店鋪都紛紛正常營業。

逃亡的百姓聽聞了憐城的情況,也都紛紛趕了回來,糧倉迅速建好,窮人們的生活也得到了改善,人們都擁護着這個容城主。

白府外,白珂和容穆看着那兩個漸漸走遠的背影。

「你怎麼不告訴我那個是太子殿下!」白珂白了他一眼問道。

「他們本就是私訪,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容穆解釋道,白珂癟了癟嘴,勉強接受了這個理由。

「白珂,外面冷,我們回去吧。」容穆說著,伸手拉緊了白珂身上的外套。

「嗯,好。」

憐城裡雖還下着雪,但街道上依舊很熱鬧,周暮宇和黎澤逸出了城門。周暮宇剛打算問黎澤逸接下來去哪,一隻青鳥就劃破長空朝他們呼嘯而來。

這青鳥是皇家專門訓練用來傳信的,一般都是重大情報。

黎澤逸從鳥兒身上取下信條打開一看,臉色稍變了變,周暮宇連忙問他:「怎麼了?」

黎澤逸把信條遞給了周暮宇,自己去雇馬車。

紙條上寫着:皇上駕崩,太子速歸。周暮宇抬頭看了一眼黎澤逸的背影,沒想到這麼快,你還是要繼位的。

兩個人坐着馬車匆忙趕回了京城。

皇宮裡哭聲陣陣,皇帝是昨天半夜時駕崩的,剛聽聞憐城的事情就離開了。

黎澤逸走到了皇帝的身邊,沒有像其他人一樣跪下痛哭,而是靜靜的說道:「準備入葬吧。」

周暮宇在旁邊看的真切,黎阡這個人就是這樣,表面上永遠是那麼的平靜。也許就是這樣,才能成為一個好皇帝。

三十七年十二月,皇帝駕崩,太子黎阡繼位。

任命周淵之子周塵為新任宰相,統領百官。

民間的傳聞又雜亂了起來,憐城的事情漸漸的成了明面上的事情。

說周塵以一人之力說服憐城各大富人家,才使得憐城有所恢復的,之前的惡魔頭名號叫喧聲也小了許多。

在皇宮中的周暮宇很是哭笑不得,黎澤逸陪着他在御花園裡轉着,「皇上啊,到過年可就是我的生辰了,您有沒有什麼表示呢?」

兩個人身後跟着許多的太監護衛,原來黎阡是太子的時候,就只有李公公一個人,周暮宇總會攬着他的肩膀問他這些話。但現在他是帝王,身後的人又多了許多,周暮宇倒不敢碰他了。

黎澤逸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對身後的人揮了揮手,讓他們全部退下了。

周暮宇愣了愣,攀上他的肩膀,笑問道:「皇上,您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不準叫皇上。」

「是,那以後朝堂上叫你皇上,平常還叫你名字好嗎?」

「好。」

「我的生辰呢?黎阡你不會不和我過吧?我們都認識了這麼多年,連個生日禮物都不肯送我,太小氣了吧!」周暮宇忍不住說道。

「你想要什麼?」黎澤逸忽然問道。

周暮宇嗯了幾聲,攬着他的肩膀接着在御花園裡轉着,沒有了身後的人,周暮宇也不需要再矜持了。

「我想吃,好多好多的烤魚,還想吃梨花糕,油餅,蓮子羹,糖葫蘆……」

周暮宇一口氣說了一大堆吃的,最後還加了一句:「我要和黎阡單獨在一起一整天,沒有其他任何人!」

黎澤逸微微笑了笑,應道:「好,我答應你。」

周暮宇也笑了起來,自從他和黎澤逸說了要多笑一笑之後,黎澤逸就經常笑,但這笑容永遠只有他一個人能看到。

三十八年正月,新帝剛登基不久,普天同慶。

這個春節過的格外熱鬧,京城中人們在街上賞花燈,齊共舞。雪下着,但一點也不冷,似乎還有一些溫暖。

夜裡,皇宮的城牆上,黎澤逸和周暮宇一同望着城中的盛世美景。

宮中的宮人已經全被黎澤逸放了假,等到元宵節過後再回宮,偌大的後宮裡只有黎澤逸一個人,倒也用不着那麼多的宮人。

這天確實只有黎澤逸和周暮宇兩個人。

「暮宇。」黎澤逸叫了一聲,往回走去。周暮宇連忙跟了上去,跟着他到了從前兩個人時常住在一起的東宮太子殿。

殿內漆黑無比,黎澤逸點好了燈,周暮宇看着殿中的景緻,愣住了,心頭輕輕地顫動了幾下。大殿上到處掛着花燈,雖還未點亮,但依舊很漂亮。

幾十張書桌拼接在一起,桌上堆滿了零食,小吃。旁邊堆着柴火,還放着一隻大魚缸,魚缸中有幾十條遊動的魚兒。

桌上,有周暮宇想要的梨花糕,蓮子羹,油餅,糖葫蘆……還有許多他叫不上名字來的美食,琳琅滿目,美不勝收。

「澤逸,你……」周暮宇這一輩子頭一次這樣紅了眼眶。

「我答應你的。」黎澤逸微微一笑道。

周暮宇咳了幾聲,努力的抑制住眼淚,走到魚缸前,看着裏面遊動的魚兒,笑道:「天下的魚兒肯定都會恨你,你把他們給一個惡魔頭吃了。」雖然民間對周塵的評價稍好了一些,但是依舊有很多不好的謠言。

黎澤逸笑了,點亮了殿中掛着的所有花燈,殿中照的五彩繽紛,他熟練地生好火,架好烤架。其實他明白,小時的周塵不過就是比較頑皮,人們卻總是把他這個唯一的皇子看的很重。

稍稍一對比,周暮宇就成了眾矢之的,但周暮宇絲毫不在意。他自己也帶着一點私心,這個人所有的好都只有他一個人能看到,只屬於他一個人。

周暮宇看着他熟練的動作,嘻嘻笑了,「一國之君竟然在這裡烤魚,若是傳出去,形象可是要毀了!」

黎澤逸沒有說話,把烤好的魚遞給了他。

這一天,是黎澤逸笑得最多的一天,周暮宇坐在桌子上邊吃邊喝邊說著話,永遠都是想到什麼說什麼,有時自己也不知道說了點兒什麼。

最後,周暮宇吃累了,倒在桌子上就睡著了,黎澤逸便抱着把他送回了周府。

周淵站在院中,看着黎澤逸把周暮宇送回他的房間,輕嘆了口氣,他一直知道周暮宇喜歡黎澤逸。但黎澤逸是帝王。周暮宇只能按着自己的心,默默地一直守在他的身邊,盡自己所能讓黎澤逸開心,畢竟限制黎澤逸的東西太多了。

四十二年,新帝登基已經有五年了,國家治理的井井有條。

百姓都對這任皇帝評價很高,倒是那個新宰相不受人待見。

宰相周塵從不理朝政,所有大臣都在上朝,只有他一人在京城的街上喝酒吃魚,身居高位卻從不幹正事。

許多大臣都紛紛在朝堂上奏請皇上革去周塵的職位,但皇上卻充耳不聞,也不管周塵如何放蕩不羈。

傍晚,御書房,黎澤逸面前堆着小山似的奏摺,他一本一本認真的看着。

周暮宇坐在旁邊的地上,手中舉着一根糖葫蘆,無聊的看着黎澤逸,「澤逸啊!好無聊啊!你怎麼能一直看奏摺呢!」他起身坐在了黎澤逸的腿上,擋住了他面前的奏摺,把糖葫蘆舉到了他的唇邊。

「吃一個,吃一個我就幫你看奏摺。」黎澤逸順着周暮宇咬過的地方吃掉了一顆。

周暮宇滿意地笑了笑,拿起奏摺邊看邊給他提着建議。

外人都說周塵不務正業,殊不知黎阡每夜看奏摺的時候,周塵都會認真的給他提建議,實行下來都惠民利民。

整整兩個時辰,周暮宇看完了所有的奏摺,糖葫蘆也被他扔在了一邊。

最後,周暮宇從黎澤逸的身上站起來,邊往外走邊說道:「我回周府了,澤逸早點睡。」

「周塵。」黎澤逸忽然叫道。

周暮宇轉過身來,「記得明日上朝。」黎澤逸道,又張了張口,卻沒有再說話。

「知道了。」周暮宇對他笑了笑,離開了。

周府,前堂、卧房竟全部開着燈,周暮宇以為父母都沒睡,剛想進去叮囑他們,卻發現整座府中一個人也沒有,只是燈全部開着,連家僕也全都不見了。

周暮宇皺起了眉,心中升騰起一種不祥的預感,前堂的桌上放着一封信。

信封上寫着:周塵宰相親啟。周暮宇拆開信,臉色凝重了起來。信中寫道:周大宰相,您的父母不會出任何的事情,但若是想讓我放了他們,提着黎阡的人頭來見我,我只給你一個晚上的思考時間,明天我會去找你,你若做的不讓我滿意,那我可就保不準您父母的安危了。

堂中的燈忽然被吹滅了,黑暗中,周暮宇靜靜站着,不知道到在想什麼。

天逐漸亮了,黎澤逸準備去上早朝,大臣們已經在大殿上準備好了,站在第一排的那個人卻不在。

「這周塵又不上朝,顯然沒把皇上放在眼裡!」大臣中有人喊道。

「我們應該奏請皇上革去他的職務!」

「對!」

大臣們呼聲陣陣。

黎澤逸從殿後走了出來,大臣們紛紛行禮,他皺眉看着那個空位。

周暮宇答應過他的話從來不會反悔,但今天……黎澤逸心中發慌,早朝也上的有心無力。

剛下朝,黎澤逸就立刻趕到了周府,卻見周府中空無一人,連家僕也都不見了,他越發的心慌,如果周暮宇出了什麼事,他……

「哈哈哈!」一個放肆的笑聲傳來,黎澤逸轉過身來,「是你!」

那個曾經在河對面射箭的少年已經成人,就站在黎澤逸的面前,他笑了笑,撫了撫衣袖道:「皇上可能不認識我吧?我叫衛全字林晏。」衛林晏刻意把自己的名字加重了許多。

「衛林晏,衛家不是已經……」黎澤逸說道。

「對,就是你的父親,他派人當著我的面,殺掉了我所有的親人!」衛林晏語氣粗暴。

黎澤逸搖了搖頭,「你父親當年舉家反叛要稱帝,不惜殺害了無數無辜的百姓,這等罪列,足以株連九族!」

衛林晏冷笑了一聲,「皇上您覺得你還有什麼可以和我談條件、談理由!您最寶貝的周暮宇可是在我的手上呢!」

「你要對他做什麼!」黎澤逸語氣低沉,不怒自威。

「也沒有什麼!沒想到我們黎阡皇上竟然是一個斷袖,但是像周塵那樣的男人,生的那樣好看,又有誰不喜歡呢!」說著,他從衣袖中取出一卷畫像。

畫像畫的很真實很清晰,也很逼真,周暮宇被綁在一棵樹上,衣衫已經褪去了一半,皮膚暴露在空氣中,旁邊還站着幾個男人,目光都直直的盯着周暮宇。

「不許你碰他!」黎澤逸目光猩紅,聲音幾乎是低吼出來的。

衛林晏笑了,「可以,我可以不碰他,我的弟兄們已經將他圍的嚴嚴實實,你最好別用你的軍隊來鎮壓,只要我一聲令下,你的周暮宇隨時都有可能和你說再見。」

「你想要什麼!」

「呵!不愧是帝王的氣度,我要的可沒那麼簡單,當年我眼睜睜的看着父母親戚死在我的面前,我也要你看着你的子民們全部死去!三天時間,滿城之人,皆殺!而且,我要你親自動手!」

黎澤逸盯着他,「我答應你,希望你兌現你的承諾!」

「我可以對天發誓!你若能做到,周暮宇自然能活。」說完,衛林晏輕功躍上屋頂,離開了,「三天後見,皇上!」

黎澤逸立在院中,他曾聽過這樣一句話。

若為心愛之人殺夠百人,則生生世世不得相遇!

這城中豈止百人!

這是一句詛咒,諷刺世間情愛之人只為愛情而不顧其他。但愛有何錯?他寧願永世不得翻身,也要護周塵此生安寧。

黎澤逸拿着劍,從皇宮中走了出來,目帶猩紅,見人便殺,見人便砍,人們四處逃竄,也有上去反抗的,但黎澤逸從小習武,武功極好,現在又獸性大發,幾乎無人能擋。

整整三天!京城的街上橫屍遍野,哀嚎聲四處響起,黎澤逸的衣裳已經白鮮血染的刺眼,手中的劍上也沾滿了鮮血,他嘴角冰冷,目光中全是絕望。

黎澤逸提着劍,搖搖晃晃的走出了城。城外,一群人圍着,正**那個便是衛全,他看着滿身是血的黎澤逸,心中有些發毛。

「澤逸!」一個撕心裂肺的熟悉的聲音響起,黎澤逸的眸子中帶上了一絲希望。

《賾暮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