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贈你絕世偏愛
贈你絕世偏愛 連載中

贈你絕世偏愛

來源:google 作者:有風吹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千琉紫 權景赫 現代言情

[女強+復仇+互寵互撩+搞事業+虐渣渣]五年前,琉紫是著名的天才少女,站在商業巔峰,睥睨整座海城!但卻一夜間,被人滅了滿門自己也險些喪生!關鍵時刻,是那個男人冒着危險,救她於火海之中五年後,她歸來複仇,卻發現男人為救她,已變成了植物人治癒後,琉紫緊緊牽住他的手:「從今以後,我會好好保護你!」男人勾唇一笑,天地失色:「謝謝老婆,不過在我身邊,你只有被寵的份」展開

《贈你絕世偏愛》章節試讀:

千琉紫警惕的回頭,便發現身後來了兩個男人。

其中一個穿着花色襯衫,樣貌還算端正,就是一頭紅髮特別非主流,從他全身上下的名牌可以看出來,這應該是個不學無術的公子哥。

另一個則是西裝白領的裝扮,長得很是清秀,斯斯文文的,但那雙眼睛卻明顯透着不善的氣息。

「你們是誰?」千琉紫下意識皺緊了黛眉。

這時,紅髮男人戲謔的吹了聲口哨,賤兮兮的調侃道:「美女,你長得真好看!聽說你就是那個破壞我哥的婚禮,還揚言要嫁給他的女人?叫什麼……千琉紫?對吧?」

「你哥?」千琉紫略一思索,猜出這兩人的身份來了。

京都權家一共有三個少爺,大少爺是權景赫,二少叫權子桀,三少叫權初昊。

估計眼前這兩人,就是傳說中的二少和三少了。

果不其然,紅髮男人笑嘻嘻的自我介紹道:「我啊,我是權家的二少爺權子桀,旁邊這位是我三弟權初昊!說實話美女,像你長得這麼漂亮,何必執着於我哥呢?他就一個植物人,說白了,就是個廢物!你不如跟我好了,本少爺不僅能讓你享受榮華富貴,還能讓你……飄飄欲仙哦。」

「噗!二哥,你含蓄點,別把美女嚇到了。」權初昊笑得一臉不懷好意。

琉紫的臉色,驟然就陰冷了下來。

兩個蠢材,也敢調戲她?

她懶得理會這兩人,直接轉身離開。

而權子桀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無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等等!」他筆直上來幾步,擋住千琉紫的去路,壓低聲音惡狠狠的警告道:「千琉紫,你可別不識抬舉!我跟你搭話,是你的福氣,你知道惹我的代價是什麼嗎?」

千琉紫眼中寒光迸射,冷冷瞥向他,「是什麼?」

「是……」

權子桀渾身一哆嗦,竟然被她的眼神震撼到了。

但就在下一秒,他忽然轉怒為笑,抬手便輕蔑的捏住了千琉紫的下巴,繼續調戲道:「美女,你這小脾氣很辣嘛,不過我喜歡!你就跟我走吧,嫁給我哥那個廢物,你只能守活寡,但如果跟着我,從今以後,就又我罩着你了。」

話落,他哈哈大笑,伸手便摟住了千琉紫的腰,在她屁股上輕輕拍了一把。

千琉紫面色大變。

狗男人,找死!

她立即回頭,抬手就是一大嘴巴子揮過去,再加一記窩心腳,踹得權子桀直接飛出三米!

權子桀摔在地上,只覺得渾身骨頭都快散架了,同時狠狠的咒罵起來,「賤女人,不識抬舉,我特么的gan死你!」

他說著就要爬起身來,然而,千琉紫沒給他這個機會。

女人上前兩步,抬起腳便狠狠踹向權子桀的褲襠,一下接一下,毫不腿軟!

「嗷!」權子桀臉都青了。

「我滴個乖乖……」權初昊震驚的捂住嘴巴,並夾緊了雙腿。

這女人的戰鬥力太強悍了吧!

大概踹了幾十下以後,千琉紫見權子桀臉色都發青了,這才收回腿。

緊接着她又蹲下身來,狠狠朝男人臉上呼了幾大拳頭,把人揍成了個豬頭。

「記住了,再敢惹我,就廢了你!」

冷冷丟下這句話後,千琉紫瀟洒的起身離去。

權初昊站在原地,只覺得腿直個發軟。

待千琉紫徹底走遠以後,他才終於撲上前,擔憂的扶起權子桀。

「二哥,二哥,你沒事吧?」

「我……」權子桀捂着命根子,一張豬頭臉又青又紫,眼神中迸射出怨恨的光芒來。

惡狠狠瞪着千琉紫離去的方向,咬牙切齒道:「該死的賤女人,我要你好看!」

這時的千琉紫,已經走到了別墅外。

「主人,您沒事吧?」誓一臉擔憂的問道。

剛才那兩個少爺調戲主人的畫面,他都看見了。

當時他捏緊拳頭打算出手,結果見主人出手了,他也就忍住了。

要不然那兩個混蛋的下場,會更慘!

千琉紫倒是一臉淡然,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腕,「沒事,兩個手無寸鐵的廢鐵而已,不用把他們放在心上。」

「我讓你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誓微微頷首,恭敬的遞上一份文件,「準備好了,請主人過目!」

千琉紫接過文件隨手翻開,便看見幾個白紙黑字——千氏集團收購協議。

千琉紫這番回到國內,有兩個目的,一是報權景赫救命之恩,二是報千家滅門之仇!

那些摧毀千家的幕後黑手,她遲早會一一揪出來的。

快速看完文件後,千琉紫合上文件,滿意的點點頭,「做得不錯,你加快進度,趕緊把這些收購案都解決了吧,我們千氏集團……很快就要回歸了!」

千琉紫的眼睛裏,燃起了一片火光。

「是。」誓重重點頭。

主人的理想就是他的理想,他相信只要主人想讓千氏重回巔峰,那就一定可以。

畢竟,主人曾經的威望,震懾過整座海城!

下午,千琉紫依舊留在權家,為權景赫進行複診。

雖然被拒絕了心裏有些難過,但她還會繼續給權景赫救治,畢竟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她打算等權景赫身體無礙了,再離開也不遲。

「頭還疼嗎?」這會兒,她正替男人拔掉頭上的針,聲音溫柔得不像話。

「不疼。」權景赫淡淡說道,俊眉卻是不自覺皺緊些許。

千琉紫看出了男人的隱忍,不禁低低一笑,「放心,很快就好了。」

說完,她拔掉手中最後一根針,轉身端了杯溫開水過來,再從醫藥箱內拿出一顆藥丸子,遞給權景赫,「來,先把葯喝了。」

像哄小孩子一樣的語氣。

權景赫微微蹙眉,他感覺這個女人對他說話的態度,溫柔得有些過頭了。

讓人有些不自在!

但他也沒說什麼,接過水杯,一仰頭便將葯給吞了進去,然後冷冷道謝,「有勞了,千小姐。」

「不客氣。」千琉紫粲然一笑。

她笑起來的時候,眼眸亮晶晶的,好似眼中藏着萬千星辰。

權景赫靜靜看着她,那種熟悉的感覺再次湧上來了。

他忽然想起當年,那個女孩也是這樣笑的。

冰冷的小臉上突然綻開孩子般的笑容,就如同荒漠中開出了一朵明艷的花,將昏暗的世界都點亮了。

接着,權景赫看向了千琉紫的醫藥箱。

小小一個醫藥箱,東西卻十分齊全,且擺放得十分整潔。

男人略微疑惑的問道:「千小姐這麼年輕,醫術就如此了得,想必受過專業的培訓吧。」

千琉紫微微一頓,她能明顯感覺到,權景赫是在試探她的身份,當即笑了笑,懶懶的應道:「權少不用對我感興趣,反正,你又不娶我。」

主要是,神醫不讓琉紫透露自己的身份,她只好選擇隱瞞。

權景赫聽出了她的蓄意隱瞞,便也沒再多問了,「無論如何,多謝千小姐的施救,雖然我無法娶你,但該給你的謝禮是不會少的,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不論多少錢,房,或車,我們權家一定儘力報答你。」

千琉紫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那些就不用了,你本就不欠我什麼,如果真要報答,也應該是我報答你,不如……」

她念頭一轉,忽然俏皮的對男人眨了眨眼睛,笑道:「不如權少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留在你身邊,用一生好好報答你,如何?」

權景赫一怔,女人突然的變化讓他的心跳猝不及防的漏了一拍!

耳根子不知不覺微微泛紅。

然而就在下一秒,男人冷漠的將千琉紫推開,一臉疏離的抗拒道:「抱歉,千小姐,我心裏已經有人了,請你不要再開玩笑!否則,我只能麻煩你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