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愛
戰愛 連載中

戰愛

來源:google 作者:風問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希辰 風問星

他,遺傳了母親的先天道胎,學習任何道法都快速無比但他,又遺傳了父親的絕世魔種,註定成長出滔滔魔氣無論天與地,無論神與魔,無論生與死希辰,那神魔一體的少年為守護心中所愛將一戰到底,永不後退展開

《戰愛》章節試讀:

「希辰……」

這時,一道銀鈴般悅耳的呼喚飄進了藥草谷。

苗薇來了!

希辰趕忙擦了擦眼角,眉目一下舒展開來,嘴角又攀上了笑容。

他腳下生風,飄然而起,興沖沖地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迎了過去。

連客翻了個白眼,攤了攤手,身形一轉便化入土中消失不見。

「希辰,你身體好些了嗎?」

苗薇仔細打量着希辰,眼神中流露出關切。

「早就好了!」

希辰笑着揚了揚雙臂,拍了下胸膛。

「嗯,那我放心了。」

苗薇點了點頭。

兩人都沒有提那天比武的事,而是像往常一樣在藥草谷中閑逛着,聊各種有趣的瑣事。

看着苗薇在紅花綠葉中活潑的身影,希辰心中感慨:

「她真是善解人意啊,知道我那天戰敗了,所以不提那件事,以免讓我尷尬。」

「是了,她今天來就是知道我心情不好,所以特意來給我排解煩惱的。」

「她前幾天沒來,是怕會刺激到我,所以先讓我自己平復幾天,冷靜幾天。」

此時在希辰眼裡,苗薇就是世界上最知心,最可心,最好心的女生。

和她在一起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不覺間已是夕陽西下。

臨走時,苗薇突然轉身道:

「對了希辰,我要煉製一種丹藥,需要幾種稀有藥草,你能幫我種一下嗎?」

希辰雙手一張,乾脆地道:

「當然沒問題,你需要什麼藥草?」

苗薇從袖中掏出一紙條,遞過來道:

「嗯,是這幾種。」

希辰接過一看,果然都是頗為難得的藥草,要是購買的話很昂貴,種植的話也很困難,整個岐山宗沒幾個人能種出來。

當然他是可以的。

希辰帥氣一抬頭,眼神定毅地道:

「半個月後來拿。」

苗薇開心地跳了起來,像一把美麗的花傘撐起又落下,她拉了拉希辰的衣袖,眼神明亮地道:

「我就知道你行的,希辰,你真有本事。」

……

苗薇已經離開了,然而她的話語,她的眼神,她輕輕拉動自己衣袖的那一下,都給希辰注入了強大的力量。

他望着苗薇離開的方向,用力攥了攥手中的紙條,心中已是充滿了自信。

「第一天才嗎?哼,沒什麼了不起的,我就不信我的真心付出,比不上天才!」

接下來的日子,希辰傾盡全力地種植苗薇的藥草,在他的精心呵護下,那些藥草長勢喜人。

這天,他在藥草谷中巡視的時候,突然發現幾棵藥草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被人摘走了。

有小偷!

他心中驚怒。

從濕潤的斷莖上看,應該是剛剛發生的,他立刻循着現場蹤跡追尋。

沒追多遠,就看到前方有個身穿火紅衣裙的女子,站在生長茂盛的藥草叢中左顧右盼,正在挑挑揀揀的樣子。

「呔!你在做什麼?」

希辰遙聲喝道。

那火紅身影頓時一僵,然後一甩衣袖,騰空而起,頭也不回地飛跑了。

希辰奮力追趕,但那女子遁速極快,兩人的追逐不啻於蝸牛追趕燕子,片刻之間,那一頭飄揚的青絲和火紅身影就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中。

希辰呆站在風中,有些凌亂。

因為看守藥草谷的緣故,他早就練成了超快的飛行術,然而今天這個小偷的速度遠超他的想像,別說在弟子中,就是在長老們中也沒幾個人有那種速度。

「她到底是誰?」

「她可不要再來啊!」

希辰有些擔憂地咽了口唾沫。

然而怕什麼來什麼,那小偷還真惦記上他這裡了。

自打那天之後,那身影是天天來藥草谷,有時甚至一天來好幾趟,雖然每次拿的不多,但這種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把這兒當自家花園的態度可把希辰氣壞了。

「我就不信抓不到你!」

他又是設警戒,又是布陷阱,一番操作後,終於將她抓住了。

「木牢術!」

希辰遠遠地一招手,幾十根粗大的木藤立刻從地面竄出,交叉擰成一個囚籠,將那紅衣女子困在其中。

然而那女子恍若未覺,一頭黑髮如瀑布般安穩垂下,沒有任何移動,只是悠哉地摘取着面前的藥草。

希辰氣呼呼地走了過去,正要詰問於她,她忽地轉過身來……

彷彿一陣山重水複的摸索後,越過拐角,突然有一片美麗到耀眼的風景轉身面對於他,把他整個人都照亮了。

他從未見過這麼漂亮的少女,他從沒想過人可以長得這麼漂亮。

她那一身火紅衣衫,似乎能帶動他的心臟一起燃燒。

他的臉上瞬間騰起了一片紅色。

但他可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事兒還是要處理的,於是他看着身前三尺遠的地面,喉結抖動了一下,質問道:

「你為什麼拿我的藥草?」

少女掩口一笑,隨即一抬頭,理直氣壯地道:

「因為你種得好啊。」

其聲如鶯出幽谷,婉轉悅耳,希辰一聽,頓時覺得很有道理。

他忽然覺得身上有點癢,撓了撓這兒,又撓了撓那,然後便揮手撤去了木牢道:

「那你走吧。」

然而少女沒有離開,她大方地走到希辰身邊,歪着腦袋打量他,圍着他轉了好幾圈。

希辰獃獃地站着,大氣都不敢出卻呼吸得很愉悅,他覺得自己身邊好像突然開滿了鮮花,周圍的空氣都好香啊。

少女繼續在藥草谷中閑逛,希辰不好意思再趕她走,但他畢竟身負看守職責,只能一直跟着少女。

一路上,少女看着長勢很旺的藥草不住點頭,顯然是很認可希辰的種植手藝,希辰心裏頓時湧起一種特別舒服的感覺。

冷不丁地,少女突然轉身躍到希辰身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一股火熱的感覺頓時從被抓的地方滲透進來,一下湧上了希辰的臉。

他頓時臉紅了,喉結動了動,澀聲道:

「你要幹什麼?」

少女手勁極大,輕輕一搖,希辰整個人就猛烈晃動了起來,只聽她很有興趣地道:

「你的藥草為什麼種得這麼好啊?」

希辰好不容易穩住身形,擦了擦冷汗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種着種着,它們就長得很好了。」

少女無奈地點了點頭。

確實,這種事情是要看天分的,如果知道秘訣就能做好,那麼滿天下都是能種好藥草的人了。

只能說,眼前這個傢伙很有天分。

之後兩人邊走邊聊,很快熟絡起來,希辰也知道了那少女的名字——花重(chong)錦。

離開時,花重錦縴手一揚,甩給希辰幾棵幼苗道:

「考考你,看你能不能種好這幾棵靈草。」

希辰接過一看,全是三階靈草,種植難度很大,對他來說也是個挑戰,當下鄭重地點了點頭。

第二天一早,花重錦就翩翩降臨了藥草谷。

當她看到,僅僅過了一夜,那幾棵巴掌大的靈草就長到了膝蓋處,足足變大了好幾倍時,不由震驚地用手捂住櫻口道:

「這是我給你的那幾棵?」

希辰撓了撓腮幫子,不好意思地道:

「對不起啊,我昨天試驗了一種新的方法,沒想到它們長得這麼激進。」

花重錦用難以置信的目光打量着希辰,彷彿在重新認識他,突然,她神色一動,從儲物袋中掏出一棵乾枯的靈草,交給了希辰,然後試探地道:

「你能……能讓它復蘇嗎?」

希辰一看,這是棵極為珍貴的四階靈草,可惜已經死透了,想讓它復蘇簡直是痴人說夢。

他拿着這把枯草,一瞬間覺得花重錦在耍他,於是沒好氣地道:

「我試試吧。」

他蹲下身子,在腳邊幾把掏出了一個洞,塞進靈草,埋好,然後站起身來氣呼呼地看着花重錦。

花重錦訕訕一笑,也覺得這是不可能的。

那棵靈草本身是廢物,但結出的靈瓏果是四階藥材,十分珍貴,可惜她得到它的時候,它還沒結果就枯死了,剛才看希辰種植能力這麼強大,這才興起了讓他復蘇靈草的念頭。

現在看來確實荒唐了。

然而,荒唐的事情竟然真的發生了。

《戰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