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戰龍
戰龍 連載中

戰龍

來源:google 作者:查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方清雪 查理 都市小說

兵王回歸,上門當廢物贅婿,受盡侮辱與唾罵,終將覺醒,潛龍都市展開

《戰龍》章節試讀:

這時,李塵風當即說道: ”其實你的貸款不一定是林少幫的忙,這個人對你不懷好意,不要去! ”

方清雪當即問道: ”不是他難道是你嗎?李塵風,我知道你心裏在想什麼,但請你不要做這些無謂的舉動,對我沒有用,只會讓我感覺到噁心。 ”

語氣之中帶着冷漠,她生氣的主要原因是李塵風竟然懷着這樣小人心,平時李塵風雖然廢物了一點,但也沒有爭風吃醋。這一次,真的傷她心了,所以,她沒有理會李塵風,而是直接離開了。

方清雪的母親周紅艷當即對李塵風開始怒罵,她知道李塵風是在吃醋,但那又如何,自己女兒這麼優秀,李塵風一輩子都不可能得到,也沒有資格得到。

唯有林少那樣優秀的人才配得上自己的女兒,想起林少,周紅艷的怒氣少了一半,但願這一次他能把女兒拿下,讓這個廢物滾遠點。

李塵風沒有發火,因為半年的隱忍,讓他已經開始麻木了,一切只為了對兄弟的承諾。

但他始終不放心方清雪,他知道,方清雪在內心對他還是有感覺的,每次說難聽的話,完全就是在激勵他。

這一切他都懂,不然也不可能會幫助方清雪了,但他有他的難處,他只想過一段平靜的時光,一旦他那些手段露出來,那麼等待他的將會是無盡的麻煩。

所以,他直接轉身就走了,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方清雪受到傷害。

四年前,好兄弟孤狼為了幫自己擋住子彈,付出了生命,同時請求他,一定要保護好方清雪,為了兄弟的承諾,這點委屈算得了什麼,大丈夫能屈能伸,沒有什麼不可。

”你長張脾氣了,有本事就別回來! ”

周紅艷恨鐵不成鋼的怒罵道,心說等李塵風回來,一定要好好收拾他,最好是讓他自己掃地出門,省得礙眼,女兒找了一個廢物贅婿,讓她成為了整個江州的笑柄,這口氣,她咽不下。

……

方清雪來到了尚都餐廳,這算是江州比較豪華的餐廳了,消費一頓,差不多要上萬元,堪稱奢侈。

此時,一個長相帥氣且帶着幾分深沉的男子已經在包廂里等着方清雪,他就是林少,林家大少。

他在這裡只為等方清雪,這一次,他一定要用貸款的事情威脅方清雪,把方清雪給辦了,畢竟他對方清雪已經垂涎已久,軟的手段不行,那就來硬的。

方清雪來了,只見她抱歉的說道: ”不好意思,林少,我來晚了! ”

林少當即笑道: ”沒事,我也才剛到,我和你說的條件如何了?如果你真的需要錢,我可以幫你,因為我認識他們的貸款經理,而且還是好朋友,雖然貸款很難批,但只要我出面,完全沒問題! ”

方清雪疑惑的看着林少,錢不是已經到自己的賬戶上了嗎?難道林少還被接到通知嗎?

為此,她當即說道; ”林少,貸款不是已經批了嗎?並且還是查理總裁親自給我打的電話,貸款都已經放到我的賬戶上了。 ”

”什麼? ”

林少錯愕了,自己的影響力難道有這麼大?此時他在心中早就把貸款經理咒罵了一個遍。

這個傢伙還真不讓人省心啊!竟然不提前告訴自己,提前告訴自己,自己可以早做準備啊!比如用貸款來威脅方清雪。

然後得逞自己的陰謀,竟然放款放得這麼快,自己的面子果然好使,雖然林家在江州只是二流家族,但或多或少還是有些影響力的,這一次可謂是出足了風頭。

為此,林少假裝淡定的笑道: ”沒想到他們放款的速度竟然這麼快,我只是告訴他們,清雪你是我的朋友,不過他們必須給我這個面子,再不放款,我真要打過去罵他們了。 ”

果然是林少幫忙的,方清雪在心中竊喜,為此,她當即說道: ”林少,這一次你幫了我太多! ”

”我無以為報,所以,我準備讓林少入股我的公司,股份是百分之三十,不知林少意下如何? ”

林少聽到此話之後,在心中冷笑,想用股份來搪塞他,可沒那麼簡單,他要的不是股份,畢竟他可是要繼承林家產業的人,那點股份算個毛。

他要的是方清雪,想要方清雪成為他的玩物。

不過在這個時候,他還是打算循序遁進,因為今天晚上他做足了準備。

為此,他當即說道: ”清雪,我們這麼多年的朋友了,你難道還不了解我對你的心意嗎? ”

”你守着那個廢物贅婿,真的不後悔嗎? ”

一想到李塵風,方清雪在內心顫動,雖然李塵風很廢物,但她的確沒有在合約期內外遇的意思。

她只想要把自己的命運抓在手中而已,雖然李塵風比起林少來說,差了十萬八千里,但如果真要她選的話,她也不會選擇林少這個人面獸心的傢伙。

為此,她當即抱歉的說道; ”多謝林少的好意,我現在沒有離婚的打算,林少,不管怎樣,這一次多謝你幫助我! ”

林少在心中憤怒,果然方清雪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還是拒絕了他,他林少想要得到的女人就沒有得不到的。

所以,他當即說道: ”沒事,我尊重你的想法! ”

心說回頭一定要和貸款經理理論理論,我都和你明說了,不要急着放貸款,你丫就先把貸款放了。

現在還真沒有捏住方清雪的把柄,為此,他當即換了第二套計劃。

這時,方清雪當即說道; ”林少,我去趟洗手間! ”

”去吧! ”

林少笑道。

等到方清雪離開了包廂之後,林少眼神當即冰冷了下來,只見狠辣的說道: ”方清雪,敬酒不吃吃罰酒,是你逼我的! ”

然後他當即拿出一顆藥丸放到了方清雪的杯子之中,入水既化。

不多時,方清雪回來了,只見林少當即說道; ”清雪,來我們干一杯,為了你此次貸款成功乾杯! ”

方清雪連忙說道; ”林少,不好意思,我這兩天不能喝酒! ”

林少憤怒了,開什麼玩笑,如果方清雪不喝酒,他哪裡有這個機會,為此,他在表面笑道: ”清雪,這就不厚道了,我們是什麼關係,這一次,我好歹也算是你的恩人吧!不用喝一杯,喝一口表示心意就可以了。 ”

方清雪雖然很想拒絕,但這一次林少真的幫了她的忙,為此,她當即為難的說道: ”好,還望林少不要生氣! ”

”怎麼可能,我沒那麼小心眼! ”

林少爽快的說道。

心中則是冷哼,待會有你好受,他想要強行辦了方清雪,因為誰都知道,方清雪還沒有被男人碰過。

他不僅要拿下方清雪,還要給方清雪那廢物老公戴帽子。

方清雪當即喝了一口,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她卻感受到自己腦袋有些眩暈。

”清雪,你怎麼了?是不是喝醉了? ”

林少連忙關切的問道。

事實上他正在心中得意,總算上鉤了。

方清雪艱難的說道: ”我,我頭好暈! ”

說完這句話之後,她當即暈倒在了桌子上,林少連忙喊道: ”清雪,快醒醒! ”

下一刻,他露出了陰森的笑容,總算是把方清雪給弄到手了,外面有他的人在把守,所以,他可以完全放心。

也不怕方清雪報警,他敢這麼做,定然想好了一切退路,他不僅要得逞,還要拍下照片威脅方清雪,畢竟這樣一個絕色女子,誰不心動。

這時,他把魔爪伸向方清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