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斬魔官柯三的不妙冒險
斬魔官柯三的不妙冒險 連載中

斬魔官柯三的不妙冒險

來源:google 作者:離夢憶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柯三 離夢憶月 都市小說

一個充斥着某種病毒的世界,名為鉛塵的灰色奪走世界的生機常理混亂,規則重組或許內心中擁有強烈願景的生物能夠在這個灰色世界中得到想要的東西代價則是徹底捨棄人類的身份展開

《斬魔官柯三的不妙冒險》章節試讀:

燈光忽明忽暗。

整個列車開始晃動起來,車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壞。

任何事物的「皮膚」都開始逐層脫落。

柯三忽然覺得眼前的一切異常陌生。

他知道遇到壞人要設法逃跑,遇到車輛要盡量躲開,遇到貓狗要小心它們的爪子……

生活中的一切,柯三已經可以應對。

每樣他都能至少可以找出兩個解決方法。

可現在呢。

人們或四散奔逃,或尖銳的嘶吼。皮膚層層脫落,血液像結晶的雪花,從傷口處飄落。

人人都自顧不暇,導盲犬找不到自己的主人,它朝着地上的一灘血腥污穢狂吠不止。

柯三看到自己的父母也不例外,他們融入人群,眼神迷離驚恐,猶豫不決的下一秒,皮膚便開始剝落。媽媽那身漂亮的水藍色夏裝染上了赤紅的鮮血。

爸爸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他想要扶起痛苦**的媽媽,但他抓空了,於是媽媽的手臂上便出現了一個血色的手印。

耳邊轟鳴不止。

腦子裡再也容不下任何事物。

那顆尚未完全發育的大腦正在用此生最大的音量朝柯三吶喊。

「跑,快跑!」

他於是整個人從座椅上彈起來,他想要向著先前那人離開的方向逃跑。

可就在這時,有什麼東西抓住了他。

「哥,我怕」小四眼淚止不住的流。

柯三眼前忽然閃過一個血手印。他受到了驚嚇,條件反射似的甩開了小四的手。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已經被嚇傻了,車廂內的尖叫讓他產生了錯覺,他覺得自己也早已叫出聲了。

回過神來的他,拽起小四的手臂,想要向著車廂中唯一的希望靠近。

大哥一直都是冷靜智慧的,他此時是唯一正常的。

他一定有辦法。

柯三懷揣着這樣的念頭,心中卻對小四產生了嫌棄鄙夷的感覺。

他覺得如果沒有這個傢伙,自己能跑得更快。

產生這個念頭的下一秒,柯三忽然感覺自己飛了起來。

緊接着他便在空中看到車廂整個調轉,斷開。

車廂旋轉,翻滾,一時之間,柯三分不清自己是在上還是在下。

人生的所有,在腦海中重現。

眼前忽然多了一抹不同尋常的灰色,他在心中絕望的呼喊。

如果一切都可以重來……

……

「醒醒!喂,你醒一下唄。」

「小四!」

柯三猛然驚醒,在陽光明媚的午後喊出聲。

眼前的是綠水青山,空氣清甜沒有灰塵,夾雜着青草和泥土的氣味。

夢中的一切開始瓦解,顏色與顏色之間的界限模糊不清。如同泡沫一般。

存在的時候華麗而顯眼。破滅的時候卻捉摸不定。

他看着空中灰色的雲朵,耳中的蜂鳴逐漸減小。眼前忽然擠進一張大餅子臉。

高文璐一臉嫌棄的指了指柯三嘴邊的哈喇子,然後露出猥瑣的表情,問道:「三兒你這是怎麼了,這才剛開始,你咋就睡過去了?是昨晚想到在高三這種緊張的時刻,學校還能組織學生來一次城內游,興奮的睡不着了?」

「你當我是小學生嗎?」

「嘿嘿,昨晚又通宵複習了?」

「那倒沒有……」

話說昨晚我做了什麼來着?總感覺自從來到青山後就覺得特別累。

「那你做了什麼?」高文璐不依不饒的問道:「是不是昨天晚上幹了點什麼刺激的事情,我聽別人說,你大半夜的跑到藥店里買了點什麼神秘的東西。」

昨天晚上?

柯三想都沒想,直接回道:「我那個倒霉妹妹來月事了,我去買了點葯。話說誰大半夜的閑着沒事,去藥店溜達?」

「不愧是我們之中最出色的那個,輕易的就說出了我們不好意思說的詞兒」高文璐比了一個大拇指。

「有什麼可難為情的」柯三白了他一眼,順手打開手機,瀏覽起早間新聞。

這是他多年來養成的習慣,不把每天的新聞讀個遍,他總會感覺自己與時代脫軌了。

其中一條篇幅不大的報告吸引了他的注意,平化市附屬村,撞攔村發生了離奇的靈異事件。

會是什麼靈異事件呢?小小的報告上只有幾個諸如,亡者歸來,死而復生等吸引人注意的詞彙。

「真是個好哥哥呀,你說我怎麼就對我家那頭妹妹好不起來呢」又一個人走了過來。

即便是班級一起外出團建,實際上也是分團體的,幾人以柯三這個學習出色的為中心,自然而然的聚集在一起。

「劉大同,你也不看看你家那頭妹妹什麼貨色,丑就算了,心地還特黑!上次去你家玩,你那頭妹妹一屁股把我的平板坐成了兩半,完了還罵我的平板硌得她屁股痛。」

「安啦,安啦,我不是說等有錢了,一準兒賠你個新的嗎?」劉大同汗顏,自從弄壞了高文璐的寶貝平板,一有點什麼他就拿這個說事。

「得了吧你,去年你也是這麼說的,前年你還是這麼說的,今年你是髮型換了,衣服也上了一個檔次,就連人設也跟着酷雅路線走了」高文璐陰陽怪氣的學着劉大同:「哎呀就只有,等有錢了,一準兒賠你個新的沒變。」

「他衣服看起來挺貴的」柯三抬頭看了一眼,認出了劉大同身上的衣服牌子,雲淡風輕的來了一句:「阿瑪尼GA的。」

「假的,假的!」

劉大同嚇了一跳,自己這省吃儉用好幾個月,才湊了這麼一身行頭,要是讓高文璐那夯貨知道了,以他那做起事來不管不顧的特點,還真有可能大庭廣眾之下就給自己扒了。

到時候自己可沒處說理,要是再傳出高三二班有兩個有龍陽之好的人才,那才是真悲哀。

看看高文璐那人高馬大,一米九多的大個子,自己這鋼鐵直男,百分百要被好好編排一下。

「算了算了,我也不跟你多計較」高文璐瓮聲瓮氣的說:「我聽說高一新來了個小妹,嘖嘖,那皮膚,那小臉,長得跟仙女似的。」

「那又怎麼樣?」劉大同心裏納悶:人家長得再好看,關你屁事。

「我聽說她今天也過來了。」

「高一尖子班確實跟着高三的來了」劉大同謹慎極了,生怕這腦迴路清奇的高文璐讓他做點什麼當眾出醜的事情。

高文璐做作的扭捏起來,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心:「今天早上來的時候她多看了我好幾眼,還衝着我笑,俺覺得她肯定是被我這一身壯碩的肌肉迷住了。」

「少女嘛,總是喜歡像我這樣強壯的男人」高文璐自信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膀子。看了看營地的另一邊。

劉大同早上也見過,確實是膚如白雪,長發飄飄,一雙眼睛如翦水秋瞳,站在一眾女生之中,給人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你又想幹什麼蠢事」劉大同垂頭喪氣,估計今天這一遭是躲不過去了,大傻個擺明了是想拿自己當槍使,他只好認命,「你就說你想讓我幹什麼吧。」

「沒想幹什麼,幫我要一下她的聯繫方式」高文璐滿意的點了點頭,補充道:「千萬記得要報我的名字哦。」

放心吧,我肯定會報的,這種丟臉的事情那必須得你來頂上。

心裏細細的思索着,劉大同沒注意到一直埋頭看新聞的柯三默默的抬起了頭。

「她叫什麼名字?」

「嘿嘿,她好像叫柯肆」高文璐憨憨的笑了笑:「瞧瞧,多高雅的名字。」

「恐怕高雅不到哪裡去,畢竟給她取名的人是個老年痴呆。」

柯三忽然開口,拉住了正要上前的劉大同。

「怎麼你也喜歡她?」劉大同來了興趣。

高文璐在一旁嚷嚷道:「是兄弟我也不能讓!」

「喜歡不喜歡的,你要非挑一種,那就只能是喜歡了」柯三嘆了口氣,直說道:「你不是想要她的聯繫方式嗎?不是想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歡你嗎?」

「對啊」高文璐點了點頭。

只見柯三伸出兩根手指,指了指自己,說道:「問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