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戰神令
戰神令 連載中

戰神令

來源:google 作者:秦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羽 陳初夏

為家庭辛苦奔波,一場車禍導致全身癱瘓妻子一家人卻決定放棄治療,奪他的賠償款,占他的房子,將癱瘓的他掃地出門萬念俱灰之下,秦天覺醒祖上醫聖傳承從此,一針奪陰陽,一針定生死展開

《戰神令》章節試讀:

以前請盧軍吃飯,馮傑叫他和馮玉去作陪過幾次,盧軍看馮玉的眼神總是帶着邪念。
馮傑那種以次充好的防水工程能夠通過驗收估計盧軍從中吃了不少好處。
秦羽道:「盧軍,你來得正好,我要見你們趙總。」
「什麼阿貓阿狗報個名字就想見我們趙總,真當自己是個人物啊?」盧軍滿臉鄙夷,旋即對前台美女說道:「趙總正在開股東大會,你貿然打擾小心被炒魷魚。」
前台美女訕笑,不敢反駁。
秦羽愣了愣,沒想到盧軍突然這種態度。
盧軍打量秦羽,笑着道:「是不是知道馮傑要成為城安建築的駙馬,打算以馮傑姐夫的身份來坑蒙拐騙啊?」
「我找你們趙總有事,你嘴巴放乾淨點。」秦羽沉聲道。
盧軍不以為意,繼續道:「這樣吧,叫你老婆出來陪我吃頓飯,我現在就帶你去見趙總。」
秦羽冷聲道:「你再多說一句,我打爛你的嘴。」
「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你敢動手試試。」盧軍不屑的打量着民工一般的秦羽。
「我聽說之前只有每個月上交工資的那幾天馮玉才會讓你碰,是不是真的啊?」
「也對,一個男人混成你這樣,老婆對你哪裡有半點興趣。」
「不瞞你說,馮傑為了工程,可是帶你老婆單獨陪我吃過飯的,真是風騷,嘖嘖。。」
秦羽憤然揚手,竟是帶起一股勁風。
『啪』的一聲脆響,盧軍感覺耳膜一陣嗡鳴,整個身軀竟是被一巴掌打的橫飛出去四五米遠。
盧軍半張臉已經血肉模糊,嘴角開裂,從嘴裏吐出幾顆帶血的牙齒。
在場的員工無不是看的目瞪口呆,接待美女更是張大着紅唇,滿臉不可思議,這傢伙也太生猛了,一巴掌竟然把人都打飛了。
「今天你要是能從這裡走出去,算我盧軍白混了。」
盧軍爬起來,說句話都痛的齜牙咧嘴:「保安,都給我過來。」
隨後,十多名保安快速飛奔過來。
一眾保安看到盧軍的慘狀也是一陣心悸,這特么是用板磚拍的嗎?
保安隊長見自己人多勢眾,對方又是一個看上去像民工一樣的人,倒也沒有膽怯。
盧軍怒聲道:「還愣着幹什麼,給我打斷他的手。」
秦羽神色漠然的打量着在場的保安,眼見一名保安揚起手中橡膠棍打來,一腳將那保安踹飛出五米開外。
「住手,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一群人心急火燎跑過來,為首的赫然是城安的老總趙越雲。
趙越雲從海天大酒店回來就立馬召集公司股東大會。
研討怎麼拿下凌天醫院建築業務的事情,要不是司機衝進會議室稟報,他都不知道秦羽來公司了。
盧軍見狀,哭訴道:「趙總,他是馮傑的姐夫,這種窮鬼估計是想找你要好處。」
「我為了不讓他去打擾您開會,阻止他硬闖。」
「這混蛋竟然動手把我打成這樣。」
這一刻,趙越雲臉都差點綠了,秦羽來找自己那肯定是天大的好事,竟然被自己公司的人攔着不讓見。
只是他也有些詫異,沒想到秦羽竟然是自己未來女婿的姐夫,難怪會主動找上自己公司。
秦羽道:「趙總,你們公司質檢部經理就是這種貨色,質量能有保障嗎?」
盧軍怒道:「我們城安的口碑在業內一直是極好的。」
「工程質量問題需要你來指手畫腳,你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你算個什麼東西?」趙越雲黑着臉猛然轉頭看向盧軍,反手一耳光抽過去:「馬上給我滾。」
「趙總,你這是什麼意思?」盧軍這下當真被打懵逼了。
就算這傢伙是你女婿的姐夫,也不用這麼維護吧?
趙越雲怒道:「你被開除了。」
盧軍滿臉不敢置信:「趙總,我為城安賣命這麼多年,你居然為了這種人要開除我?」
趙越雲冷聲道:「你以為你這些年手腳不幹凈的事我不知道嗎?」
「要不是念及舊情,我早讓公司法務找你談了。」
「趙總,我知道錯了,我以後一定好好乾。」盧軍頓時慌了,連忙跪地求饒。
「保安,把他扔出去。」趙越雲毫不留情面,朝保安吩咐一句。
一個部門經理說開就開了,在場的員工無不是呆若木雞。
趙越雲不再理會盧軍,看向秦羽,恭謹道:「秦先生,實在抱歉,您過來讓馮傑提前打個電話,我也好準備一下不是。」
秦羽道:「換個地方談吧。」
趙越雲連忙在前面引路,將秦羽帶到辦公室。
正如盧軍所說,城安建築的口碑在業內都是數一數二的,勢力雄厚,讓其承建凌天醫院,是最佳的選擇。
接下來的談話很順利,秦羽直接將建築業務交給城安。
末了,趙越雲爽朗道:「感謝秦先生的信任,股東大會上我們也商討出一個決定。」
「我們將單獨拿出凌天醫院這個項目百分之十的股份給您,也能讓您更好的監督工作嘛!」
秦羽自然極為心動,他很清楚百分之十的價值,他現在極度缺錢,即便收了這個錢也沒人能說三道四。
可他同樣很清楚,凌天醫院這塊蛋糕,別碰是最為有利的。
秦羽搖頭,道:「股份我就不要了,只要你們保障質量就行。」
「另外,我希望你這次多分包一些項目給我小舅子馮傑。」
在場的股東們不禁對眼前這個略顯落魄的男子有些刮目相看,這種誘惑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抵禦住的。
趙越雲愣了愣,旋即會心一笑,道:「放心,我明白。」
「對了,小女和馮傑的訂婚宴,您會參加吧。」
「當然。」秦羽笑道:「我的事希望趙總還有在座的各位幫忙保密。」
「秦先生放心,我們保證不會透露半個字。」
在場的人無不出聲附和。
注視着秦羽離開的背影,秘書撇嘴道:「這傢伙是不是不知道百分之十的股份是什麼概念,這都不要?」
「你這就是鼠目寸光。」
趙越雲瞥了秘書一眼,感嘆道:「如果他收了各大公司的好處,盯着眼前這點蠅頭小利,說明他的眼界心胸也就那樣,反而讓人看輕了。」
「而且李家欠他的恩情也就兩清了。」
「他不收才是高明之舉,此子未來成就不可限量啊。」
趙越雲知道秦羽和馮傑這層關係之後,對原本瞧不上的馮家倒也有些上心了,晚上親自帶着禮物來到馮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