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戰神之兵王歸來/戰神之兵王歸來
戰神之兵王歸來/戰神之兵王歸來 連載中

戰神之兵王歸來/戰神之兵王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半壺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月 現代言情 陸昊

他,廢物的兒子!他,炎龍軍的首領!他,消失四年,滿血而歸他,面對父母的血海深仇,開始了一系列的復仇計劃!他,姓陸名昊,專門拳打腳踢各種裝逼的人展開

《戰神之兵王歸來/戰神之兵王歸來》章節試讀:

黃昏,明青市建國大道上,十九輛寶馬X6跟在一輛勞斯萊斯幻影后,急速行駛着。

路上的行人一一駐足。

「哇!裏面是誰啊?這麼大的排場!」

「好像明青市根本沒有這號人物敢這樣招搖吧!」

忽然帶頭的幻影停了下來,緊接着,跟在後面的十九輛X6也跟着停了下來。

幻影的車門打開,一黑色西裝墨鏡男走了下來,將前排副駕門打開,恭敬地說道:「大人,我們到了。」

只見一個年紀約二十多歲,身高約1.8米的年輕人走了下來,稜角分明,冷酷的臉頰透着幾分俊氣,只不過穿着比較寒酸,身上還背着一個帆布包。

隨後,車隊所有人都走下車,整齊地站成一排,清一色的黑西裝和墨鏡。

「靠!不是吧!那麼豪華的車隊,裏面坐的竟然是個毛頭小子!」

「是啊!看他那身衣服,絕對是地攤貨,全身加起來最多不超過二百塊錢。」

此時,路上的行人議論紛紛,都覺得那年輕人的穿着和排場不搭調,顯得格格不入。

年輕男子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嘆道:「我陸昊終於回來了!」

隨後,他擺了擺手:」孫宏,你們都回去吧!」

「是!大人。」孫宏一臉嚴肅。

緊接着,所有黑西裝同一時間,向陸昊敬了個禮。

發動機引擎響起,二十輛車緩緩離開。

陸昊看着眼前熟悉的街道,不由得心中感慨起來。

四年了,曾經的慘狀仍刻骨銘心,歷歷在目。

陸家,你們一定要為我父母的慘死,付出百倍,千倍的代價。

四年前,父親投資一個地產,虧損了幾十億,被爺爺陸百鳴一氣之下,打斷雙腿,並逐出家門,並在風雨交加的夜晚含恨而死,母親因傷心過度,也跟着跳樓離去了。

父母的慘死,並沒有得到陸家的原諒與同情,他們反而不顧血濃於水的關係,將他們的屍體扔到了荒郊野外。

當時年少的陸昊,親眼看着這一切,卻無能為力,唯有心如刀割!

想到這裡,他已是情不自禁,淚水從臉頰滾落。

四年前,他一氣之下,從大學輟學,參軍入伍,刀槍劍雨里滾了三滾,鬼門關闖了四五回,戰功立了無數,並學得了一身本事,終於成為了炎龍軍的首領。

三天前,他做出了一個令人吃驚的決定,退伍!

炎龍軍將士紛紛挽留,甚至是戰區司令親自勸說,都改變不了陸昊的決定。

此刻,他回來的目的就是報仇,他的爺爺,以及大伯,二伯,他一個也不會放過。

不過,此刻他並不急於報仇,他要慢慢將陸家整垮,他要先把他們從富豪變為貧民,再慢慢玩死。

他招停了一輛的士:」師傅,去飛霞嶺!」

的士師傅看他一身寒酸,直接擺了擺手:」不去,那鳥不拉屎的地方,接不到回頭客。」

說著掛上檔,就要離去。

陸昊笑了笑,直接扔了十張百無大鈔在他身上:」現在去不去?」

「一千塊!」的士師傅打消了離去的念頭,露出了貪婪的眼神。

有錢能使磨推鬼,這句話真沒錯!

的士行駛在蜿蜒的山路上,馳向飛霞嶺。

飛霞嶺,就是當年陸昊父母被拋屍的地方。

雖然,屍體早已被大自然吞噬,但陸昊還是想去拜祭一下。

「停!」陸昊讓司機師傅停在了一處雜草前,他清晰的記得,這個地點就是父母被拋屍的地方。

的士依言停下,陸昊又對司機說道:「師傅,剛才那一千塊只是來時的路線,如果你不介意多等我一會兒,回去時我再給你一千塊!」

的士司機的腦袋點得像個撥浪鼓似的,這一天能賺兩千元,那是他從來沒有過的大生意:」我等,我等!」

陸昊走到那片雜草前,從帆布包里取出了香燭紙錢,點燃,跪在地上磕了幾個頭,

緊接着他放聲大哭了起來,哭聲撕心裂肺,連上天都為之動容,下起了滂沱大雨,電閃雷鳴。

轟隆隆的雷聲,終於將陸昊從悲傷的記憶里拉扯了出來。

他止住悲傷,鑽進的士:」師傅,去陸家大道1號。」

陸家大道1號,那是陸家的住宅。

陸家,明清市最龐大的家族,擁有着整個明青市百分之二十以上的資產。

夜幕降臨,雨也停了,的士順利地停在了陸家大門口。

陸昊按響了門鈴,走出了一個老者。

老者仔細地掃視着寒酸的陸昊,聲音冷漠:」你是誰?到這裡幹什麼?」

陸昊點燃一根煙,深深地吸了一口:」陸生,才幾年不見,你就不認識我了?」

陸生從三十歲開始就給陸家看門了,此刻他仔細打量了陸昊一番,驚訝地說道:「你是……陸昊?」

「沒錯!」陸昊輕輕一笑。

陸生也知道當年陸昊父母慘死的事情,不解地看着陸昊:」你來幹什麼?」

陸昊的臉沉了下去,眼裡透出一股攝人的光芒:」你一個看門的問這麼多幹嘛?讓陸百鳴來見我!」

陸生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你等着!」

隨即,陸生撥了一個電話:「家主,陸昊回來了,就在大門口,說是……說是讓您出來見他!」

隨後,陸生掛斷了電話,冷聲道:「家主讓你等着,他老人家馬上就來。」

不一會兒,一個鬚髮全白的老者,拄着拐杖,在兩個中年男子的跟隨下,來到了大門口。

那老者就是陸昊的親爺爺陸百鳴,而兩個中年男子,是陸昊的大伯陸雲祥,二伯陸雲海。

「陸昊,你個廢物的兒子,還有臉回來?你再也不是我們陸家的人了,滾吧!」陸百鳴眼如鷹隼,凜冽無比。

陸昊也不生氣,淡淡地笑道:「陸百鳴,有一件事情你弄錯了,我今天來這裡,並不是要回陸家。我只想告訴你一聲,我要把你們陸家扳倒,讓你們一貧如洗,然後在饑寒交迫中一個個死去,你們做好心理準備!」

「哈哈哈!」

陸昊話音一落,幾道譏笑聲驟然響起。

陸百鳴笑得很大聲,一臉鄙夷:「就憑你?一個廢物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