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戰王掌心寵:神醫毒妃太撩人
戰王掌心寵:神醫毒妃太撩人 連載中

戰王掌心寵:神醫毒妃太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霜十里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慕葉亭 蘇杳

全家慘死的那一刻,蘇杳才知道她這一生錯的多麼離譜,為渣男付出了一切,到頭來,卻被他和她最疼愛的庶妹聯手背叛,禍及全家,家破人亡!她含恨而亡,死不瞑目——一朝重生,這一世,蘇杳發誓自己絕不再做愚蠢之人!強勢復仇,手刃仇人,將她所承受之痛千萬倍奉還!還有那曾愛她到發瘋,將她捧於心尖上的戰神王爺,這一世,她絕不負他!展開

《戰王掌心寵:神醫毒妃太撩人》章節試讀:

  她兒子的聲音,她的淮玉!
  淮玉沒死?

  慕晚照立刻起身出門往外而去,循着哭聲來到了一個漆黑的院子里,啼哭聲從那虛掩着的房門內傳出,她心猛地揪起,懷着沉重而緊張的心情推開了那扇房門。
  房間里赫然停放着一口小棺材!
  哭聲是從那小棺材裏傳出來的!
  她猛地快步上前,用力的推開棺蓋。
  心頭懷着一絲不切實際的期待,她都能重生,淮玉說不定也沒死呢!
  棺蓋打開,映入眼眸的是她的小淮玉,臉上的血跡已經擦凈,裂開的頭骨也已經縫合,可那雙眼,卻怎麼也不會睜開了。
  黑暗的記憶一涌而出,頃刻席捲而來。
  她猛地揪住胸口,卻如何也壓不住那痛徹心扉的感覺。
  「娘親……」突然淮玉稚嫩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令她渾身一震。
  「淮玉!」
她慌張急切的左右張望,猛然發現淮玉胸.前正泛着幽幽綠光。
  她立刻從淮玉胸.前的衣襟里摸出了那枚玉佩,這時那聲娘親再次響起,她確認了就是從這玉佩中傳出來的!
  這枚玉佩是淮玉出生那年,去廟裡上香時,一位高僧說淮玉將來有一劫難,便指點她求了這枚玉佩,這是淮玉的護身符。
  難道真的靈驗了?
淮玉被護身符救了?
  「淮玉,是你嗎?
娘親在這兒!
娘親在這兒!」
她緊握着玉佩,按捺不住激動心情。
  「娘親,你在哪兒?
我害怕……」淮玉那稚嫩的嗓音帶着哭腔,聽的她心都揪起來了。
  她更加確定聲音就是來自玉佩,淮玉的魂魄真的在玉佩里!
  她一時間悲喜交加,淮玉的魂魄還在,可是她卻摸不到碰不着,淮玉自出生就沒離開過她,如今才兩歲多,此刻該有多害怕。
  「小淮玉別怕,你是不是在玉佩里?
你好好待在那,娘親在你身邊呢!」
她連忙安慰。
  就在這時,外面忽然傳來腳步聲。
  她心中一緊,連忙將玉佩放入懷裡。
  門外灑下的月光中,出現一抹凌厲身影,傳來一個冰寒的呵斥聲:「慕晚照!
誰允許你到這兒來的!」
  秦玉遙一走進來便看到打開了的棺蓋,臉色陰沉如要殺人般,上前一把掐住了慕晚照的脖子,語氣凌厲:「慕葉亭到底給了你什麼任務!」
  窒息感傳來,慕晚照緊緊的抓着他的手臂,艱難開口:「王爺……王爺你誤會了,你聽我解釋……」  秦玉遙狠狠的鬆開了她,眼中卻泛過一道殺氣,「本王倒是想聽聽你這次要怎麼狡辯!」
  慕晚照整個人跌倒在地,抬頭看着他,「我與棺材裏的這孩子有一面之緣,孩子乖巧,又死得不明不白,我覺得孩子可憐,想來祭奠他罷了,並無其他目的!」
  裝模作樣!
  秦玉遙不信慕晚照會不知道,淮玉的死與慕家有關!
此時不過是裝善良,試圖改變他對她的印象,以博取他的信任罷了!
  他倒要看看,這慕晚照到底想做什麼。
  「滾!
再讓我看到你到這兒來,定不饒你!」
秦玉遙冷聲呵斥。
  慕晚照起身正要離開這裡,突然黎風來了,快步上前跟秦玉遙說了些什麼,還遞給他一封信。
  眼角餘光瞥見的時候,她渾身一僵,那不是……她送出去給段叔叔的信嗎?
  果然,下一刻便響起了秦玉遙冰寒的呵斥聲——  「站住!」
  秦玉遙緩緩轉身,月光下他的臉色陰沉至極,冰冷的眼神帶着強烈的殺意,他拿着那封信,冷聲質問:「解釋解釋,這是什麼東西。」
  慕晚照心中咯噔一下,信沒寄出去?
  她趕忙解釋:「王爺,我並無惡意,信上的內容你都能看到,我只是提醒段將軍小心慕葉亭!
王爺能不能,把這封信送出去?
此事十萬火急!」
  可是不管慕晚照再怎麼解釋,她從秦玉遙眼中看到的都是懷疑與防備。
  他不會因此認定這是她與慕葉亭設的陷阱,反而反其道行之吧?
那樣真的會害了段叔叔!
  下一刻,秦玉遙當著慕晚照的面,將那封信,一點一點撕毀。
  他聲音陰寒無比:「段蓬立與你非親非故,甚至你都不認得他,平白送信,你真當本王那麼好騙?」
  那封信被他撕得粉碎,摔了一地。
  慕晚照心裏猛地咯噔一下,所有的希望也如這書信一般,被撕了個粉碎。
  她緊攥着衣袖,委屈感洶湧而出,生生逼回將要落下的眼淚。
  因果輪迴,這大概就是報應吧。
  前世她從未真心待過他,接近也只是利用。
  而這一世,他再也不會信她。
  「怎麼?
答不上來了?
還是說沒想好怎麼編?」
秦玉遙冷冷的看着她,輕嗤一聲。
  她看着他那冰冷的眼神,心如刀割。
  看着她那眼眶紅紅的模樣,那張與蘇杳極為相似,甚至神情都無二般的臉,讓他心頭生出一股煩躁感,蘇杳都死了,他們慕家人還要利用她!
利用她在他心裏的位置!
  思及此,他胸口又是一陣因憤怒而引起的絞痛。
  他厲聲呵斥:「拖下去,杖責三十!
再有下次,本王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慕晚照無法辯駁,他不信她,解釋再多他也不信。
  侍衛上前來生生將她拖走,拖離房間後,秦玉遙猛地捂住胸口,身體不穩的後退了一步,因疼痛臉色煞白,額間青筋暴起。
  黎風一驚,連忙扶住了他,緊張萬分,「王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