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渣總罪不至死
渣總罪不至死 連載中

渣總罪不至死

來源:google 作者:鹿十二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小寶 溫黛 霸道總裁

有很多書友在找一本叫《渣總罪不至死》的小說,是作者鹿十二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比較不錯,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曾經寵她如命的男人卻對她棄如敝履,厭惡至極溫黛一直以為,只要傅西洲恢復記憶,他們就能回到從前,可她悲哀的發現,他的心冷的像石頭,怎麼捂都捂不熱他說過會寵她一生一世,可到頭來,他卻傷她至深,為了他的白月光害的她沒了命溫黛死後,傅西洲卻瘋了三年後,溫黛涅槃歸來,手撕白蓮腳踢綠茶可那個冷心冷血的.........展開

《渣總罪不至死》章節試讀:

《渣總罪不至死》內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渣總罪不至死》,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我的懵懂青春,主角為溫黛傅西洲小說精選:...第1章「病人癌細胞擴散嚴重,情況很不樂觀。」
醫院內,醫生將化驗單遞過去,面色凝重。
溫黛臉色慘白,她手指僵硬的捏住化驗單,唇瓣顫抖。
淚珠砸落在化驗單上,模糊了上面的字跡。
「照這樣擴散下去,不出一年半癌細胞會擴散遍全身。
目前用臍帶血治療是最安全保守的方式。」
一年半......她的小寶才三歲,從出生起就得了血癌,渾身插滿了管子住在冰冷的醫院裏。
他才那麼小,還沒見過外面的世界......哪怕西洲再厭惡她再不願碰她,她也一定要懷上孩子,救小寶的命!
「醫生,幫我打排卵針,我要儘快懷孕。」
溫黛擦擦臉上的淚,將化驗單小心疊放好放入包里。
「好,先去挂號。
三樓二科室排隊。」
「謝謝醫生。」
半個小時後。
溫黛推開兒童病房的門,拖着沉重的腳步走了進去。
白色病床上,躺着個昏睡的小奶娃娃。
他小身板纖弱,最小尺寸的病號服穿在他身上鬆鬆垮垮的。
小奶包瘦削的手背上插着冰冷的輸液管,他小臉蒼白,眉頭緊皺着,長時間做化療導致頭髮掉光了,腦袋光溜溜的,像一顆小滷蛋。
溫黛小心翼翼的握住小寶那隻沒插着輸液管的手,淚珠滾落,她泣不成聲,「小寶,你放心,媽媽一定會救活你。」
「再堅持堅持。」
溫黛流着淚,吻着小寶的額頭,「再堅持堅持,等媽媽的好消息,好么?」
她擦擦淚,給小寶掖了掖被子,站起身來。
臨走前,她從包里取出一筆錢給小寶的護工,「張姨,麻煩您好好照顧小寶。」
「應該的。」
「辛苦了。」
溫黛不舍的看了小寶一眼,離開了醫院。
醫院外,碧空如洗,蟬鳴聲聲入耳。
不遠處的公園處有幾個小孩子放着風箏追逐着,嬉笑着。
溫黛羨慕的看着那群在陽光下肆意奔跑着的孩子們,如果,她的小寶也能健健康康的,那該多好。
她取出手機,撥打了個電話。
毫不意外,又被掛斷了。
溫黛也不氣餒,繼續打,直到電話接通,男人冷沉森寒的嗓音出現在聽筒中。
「你又想搞什麼?」
「你不是想離婚么?」
溫黛嗓音疲憊而沙啞,「今晚來別墅,我答應你。」
——夜色漸深,月朗星稀。
奢華別墅內,溫黛做了滿桌子的菜,看着牆壁上即將指向凌晨的指針,她焦急的看向門口。
自從跟傅西洲結婚後,他看都不願看她一眼,一次都沒來過這個別墅。
他那麼想離婚,即便是再厭惡她,也會來的。
溫黛心底一遍遍安慰自己,直到——砰!
別墅的門被踹開。
男人裹挾着一身冷意,站在別墅門口,他身材高大挺拔,在月色下,那張深邃立體的俊顏冷若冰霜。
此時,他那雙涼薄而深戾的眸如兩道冰凌般落在溫黛身上,目光冷沉,滿是厭惡。
這樣的目光,刺的溫黛眼眶一酸,鼻頭泛紅。
曾經他是那樣寵愛她,捨不得她受半點委屈。
曾經他看她的目光溫柔寵溺,那裏面有濃的化不開的深情。
曾經的他那麼喜歡她,恨不得每天都要黏在她身邊,一分一秒都不願跟她分開。
可現在......「你吃飯了么?
這些菜,是我剛熱好的,都是你喜歡吃的。」
溫黛壓下種種情緒,擠出一抹笑。
「你知道我來的目的。」
男人踏入別墅內,坐在沙發上。
溫黛苦澀一笑。
如果不是離婚的名義,他怎麼可能願意來看她一眼?
明明曾經他們那麼相愛,如今,卻是連看她一眼都覺得厭煩。
溫黛關上房門,手指落在腰帶的蝴蝶結上,她輕輕一拉——淺杏色的風衣滑落在她腳踝處,露出裏面的風光來。
她身穿一件酒紅色抹胸弔帶長裙,白膩如羊脂玉般的肌膚在燈光下泛着光,線條柔美的天鵝頸,性感的鎖骨,纖薄完美的直角肩,抹胸下若隱若現的風光,以及修長曼妙的長腿......身材性感魅惑,偏偏一張臉又純又欲,水波瀲灧的杏眸濕漉漉的看着自己。
這一幕,對任何一個男人而言,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傅西洲深戾的雙眸徒然變得幽深,有兩簇暗炙的火焰微微燃起。
「西洲。」
溫黛走在他身邊,她深吸一口氣,坐在傅西洲大腿上,「今晚陪我,好么?」
「你就那麼缺男人?」
傅西洲嘲弄的笑,他眸色暗炙,兩簇幽深火焰在他眸底炸開,他大手攥住溫黛的手腕,把她往身下扯,「滾下去!」
「你逼我娶你的那天我就告訴過你,我心裏只有芷若一個。」
他力氣大,溫黛的手腕被他捏的一片通紅,骨頭差點都要被他捏碎。
可這是她最後的機會了!
溫黛不管不顧的坐在他身上,手臂死死的纏着他的脖子,那雙清湛如泉的杏眸近乎絕望的看着他,「你不是想離婚跟林芷若在一起么?
陪我一晚,我就成全你。」
「你......」溫黛纏着他的脖子,仰着下巴,吻住他的唇。
當香軟的吻落下來的瞬間,傅西洲眸色一震,所有的理智轟然崩塌。
他本能的扣住女人白膩纖細的腰身,把她拉在身下,「既然你這麼**,我就滿足你。」
瞬間,溫黛疼的額角冷汗冒起。
夜色正濃,昏暗燈光下,兩道身影交織重疊。
......事後,溫黛「得償所願」,她疲憊的躺在沙發上,渾身猶如車輪碾壓似的,痛的要命。
男人慢條斯理的扣上金屬皮帶,將一份文件丟在溫黛身上。
「記住你說的話,簽了它。」

《渣總罪不至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