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這個世界有點恐怖
這個世界有點恐怖 連載中

這個世界有點恐怖

來源:google 作者:懶惰的阿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揚 懶惰的阿貓

五層樓高的鬼蜈蚣,獅子般大小的蚊子,堪比泰坦的老鼠,兩條腿跑路的大狗……張揚一覺醒來發現世界大變,鬼物四起,生物變異,不過還好他有任務系統展開

《這個世界有點恐怖》章節試讀:

無語!

張揚此時兩隻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地盯着前面這個矮小的女人,剛剛他還在大街上一往直前的走着,幻想着有一位絕世高人發現自己的絕世天賦,收他為徒,從此過上豪車豪宅,迎娶白富美的生活。

可……全被她打碎了!

她二話不說就把他拉進她家,然後還威脅他不要說話,否則就用她家的殺豬刀宰了他,太危險了!一天兩次面臨被殺的風險!

可恨!

而這個矮小的女人此時並沒有注意到他表情的變化,只是神色凝重地望向緊鎖的大門。

夜裡的月光從窗戶鑽入屋內,像流水一般灑在地上,把原本髒兮兮的水泥地照到光滑白潔,同時灑在女人的半邊臉上,她並不是很漂亮,臉上還有許多痘,如果硬要說好的話也只有五官端正吧。

張揚心中很是憤怒,他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奇恥大辱!被人拿刀威脅不要說話!

不要以為是女人他就不會動手打了!剛好試試剛剛修鍊的《九陽真經》!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一陣巨大的嗡嗡聲,一瞬間,張揚還以為是直升機飛到家門口了?可轉念一想,這聲音要小得多,跟大風扇刮刮轉着的嗡嗡聲差不多,心中很是疑惑這是什麼東西?

他看着這個女人,可她並沒有給她答案,她依舊凝重地望着緊鎖的大門。

空氣中異常寧靜,只有那巨大的嗡嗡聲持續地響起,它在門外盤旋了好大一陣子,並且有好多次去而復返,甚至有許多嗡嗡聲同時出現,這可把張揚嚇得雙腿直打顫,這是什麼東西!能發出這麼大動靜的東西恐怕至少要跟大花狗差不多!而且數量還不少!

許久之後,嗡嗡聲消失不見,似乎已經離開了,女人才緩緩鬆了一口氣,張揚此時心裏怒氣全無,滿是感激,要不是她把他拉進來,就要撞見這些嗡嗡叫的巨型怪物了。

「那個……門外是什麼東西?」

她看了他一眼,眼神中閃爍的光芒跟看白痴一樣:「那是食人蚊,記住夜晚絕對不能走在大街上,否則會被這些食人蚊吸成乾屍。」

「你長得真好看!」

「……」

「……」

「你不用誇我……誇我也沒用,我只留你一晚上。」

女人臉色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有些通紅,連說話都有些結巴。

「那噴火的蚊子是什麼?外面的不是噴火的蚊子嗎?」

「那是在南方,我們北方沒有這種蚊子。」

「對不起,我是一個比較老實的人,問題有些多。」

「沒事,有問題都可以問。」

張揚聽見這句話臉上表情有些怪異,可月光沒有在他這邊,她也沒有看到。

「你為什麼這麼矮?」

「……」

「……」

「只有一米!」

「……」

「……」

「剛剛能碰到我的腰子!」

「……」

「……」

「你出去!」

矮小女人怒上心頭作勢要開門,可大門直接被張揚死死地頂着,紋絲不動。

「小燈籠?咱家是不是又來人了?」

烏雲遮擋月光,屋內一片漆黑,突然傳出一道異常刺耳的聲音,它宛如金屬與金屬之間相互摩擦的聲音,但其中還非常沙啞、乾涸,讓人一聽渾身毛骨悚然。

周圍的環境陰沉、寂靜、灰暗、潮濕……

「沒有,媽媽,是我一直自言自語。」

「哦~是這樣啊!那來的人能不能把燈打開一下。」

把燈打開一下……

把燈打開一下……

刺耳沙啞的聲音宛如有着勾動人最深處靈魂的能力,直接牢牢地刻入張揚的心海,腦海里滿是這道刺耳的聲音,他一瞬間便沉醉了,隨着她的聲音動了起來,開始在房間里找燈。

他的雙眼中丟失了目光,從門口開始,整個人宛如行屍走肉一般慢慢地移動,兩隻手在黑暗中四處摸索,找尋着燈光的開關。

突然,一隻小手緊緊抓住他,她手裡的粗繭微微刺痛,讓張揚瞬間清醒過來,大意了,這屋子裡深處是什麼怪物?僅僅是聲音就能讓人被催眠!

更恐怖的是聲音還在繼續。

「幫我開開燈吧!」

「幫我開開燈吧!」

……

詭異的黑暗充斥着整座房間,陰沉和潮濕的空氣異常濃郁,除了這個怪物的喊聲,只有兩人的心跳聲撲通撲通的跳着。

張揚回頭望向這個被叫做「小燈籠」的女人。

而她的臉色很是難看,身體微微顫抖,似乎看到了張揚詢問的目光,她嘴巴輕輕地張合,聲音非常小地吐出幾個字,如果不是張揚認真聽還真聽不見。

「別開燈!」

一時毛骨悚然的感覺讓他的汗毛倒立,他再次看着黑暗深處的聲源,其實他什麼都沒有看到,只能聽見她在嘶啞地叫着。

「那怪物……」

「那是我媽媽!」

小燈籠崩潰般地蹲下身子,渾身綳不住地顫抖,似乎矮小的身體里藏着一種巨大的哀傷,絕望、沮喪、崩潰各種東西在這一刻轟然爆發,她壓抑地抽泣着。

而身前的空氣里迴響着令人沙啞詭異的聲音。

「別哭,小燈籠,你永遠是最棒的,別哭小燈籠,媽媽一直在你身邊。」

「別哭,小燈籠,世界上沒有過不了的坎,別哭,小燈籠……」

……

不知是這詭異沙啞的凄涼之音有了效果,還是時間再次化作治癒劑,小燈籠的哭泣聲慢慢的停止了,但她的眼淚還在流着。

她自言自語地說道:「其實,你不是第一個來這裡的,有許多流浪漢沒有地方住,我都會把他們帶回家躲避食人蚊,可他們沒有一個能抵抗媽媽的聲音。」

說到這裡,她停了一下,似乎覺得自己太罪惡了,但搖了搖頭繼續說著:「你不是問我為什麼這麼矮嗎?我今年十三歲了,是不是還要叫你小哥哥……」

「十三歲也有些矮對吧?媽媽說小時候活干太多了就容易矮,因為矮小代表把精華壓縮了。」

張揚看着女人,不!應該是女孩如此,心中百感交集,他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他也體會不到這其中的辛酸和痛苦。

但他將前世所經歷過最大的痛苦和她對比,卻不過是九牛一毛。

屋內深處不斷傳來沙啞的呼喚聲,彷彿一首首動人的童歌呼喚那些要回家的孩子,但如果望去,只會發現前面是一片漆黑的黑暗,宛如深淵裏的地獄。

「為什麼不能開燈?」

女孩抬起頭看向了他,月光剛好照在他的臉龐,堅毅冷靜,那是女孩小時候幻想中的男人,這或許就是他什麼沒有被誘惑的原因吧……

「在光源下,媽媽會發現你的……」

張揚看着她的淚不斷地落着,心中傷感,畢竟想像一下任何一個母親成為這樣,她們的女兒會好受嗎?

一個小女孩和一頭會吃人的怪物。

《這個世界有點恐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