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這就不是練武!
這就不是練武! 連載中

這就不是練武!

來源:google 作者:老仙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儲 老仙兒

儲者備也,謂蓄物以為備曰儲也這是一個看似練武,實則修仙的故事,且看王儲如何一步一步邁向那遙不可及的一個仙字!本書文風輕鬆詼諧幽默有金手指無系統穿越流展開

《這就不是練武!》章節試讀:

在簡陋的家中四處翻找了一遍,王儲只在一個稍顯破舊的米缸中找到一些粟米。

分量不多,大約三十來斤的樣子。

不考慮拉不拉嗓子的問題,按照以前王儲的飯量,應該能夠吃上小一個月了。

但是有了前身的記憶,王儲很清楚,這些糧食絕對撐不過三天。

當然最關鍵的還不是這個,他現在找遍了整間小院,也沒能找到一樣能作為菜品的東西。

這讓王儲很是崩潰,沒想到吃個飯都這麼不容易,不是說好的穿越者都有金手指的嗎?

難不成是忘發了?

不能吧?那他王儲一世英名豈不是要餓死,那一堆老粟米那個現代人吃得下啊!

憤憤不平的將粟米下鍋用清水洗了一遍,王儲終究還是生起了火開始做飯。

畢竟還是小命緊要一點,相比之下吃什麼都不重要了。

廚房在房子的外面,簡易的搭了一個小灶,上面架着一口久經戰陣的老鍋,只是可能因為常年缺少油水的緣故,鍋的邊緣已經生起了一些鐵鏽。

這讓王儲十分難受,嚴重懷疑自己等會就有可能死於感染。

「咕、咕」

就在王儲一心投入生火做飯的大事業之時,兩聲急促的雞鳴聲傳入了耳中。

回頭望去,他看見了位於小院一側的雞籠……

述王儲直言,這雞早不叫晚不叫,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叫,顯然是中意與我,想要與我成就一樁美逝,留下一段母雞深情救主,王儲出人頭地的美談!

「小梅,沒想到你身為一隻雞卻如此深明大義,實在是令我佩服之至,你放心,我定不會辜負的期望,日後定會出人頭地,為你立下衣冠冢,揚名天下,成為一代神雞的!」

「咕咕?」

看着眼前歪着頭顱,一副為全大義,不畏生死的小梅,王儲果斷轉身去土坯房中找了一把略帶銹跡菜刀出來。

一隻邪惡的大手伸進了雞籠中,伴隨着一陣「咕咕」的慘叫聲,小梅永遠的離開了王儲。

這讓王儲悲痛萬分,以至於腦海中都出現幻覺了!

嗯?幻覺?

看着腦海中漸漸從烤雞、叫花雞、白斬雞、辣子雞、口水雞等等各種雞變成一副畫卷的景象,王儲終於反應了過來。

這好像,不是幻覺!

「看」着那緩緩展開的畫卷,王儲不禁瞪大了雙眼。

哪怕他已經接受了穿越的事實,但是也沒想到,竟然真的有金手指,這讓他不禁對將自己弄來的人多了一絲好感。

嗯,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報答一下!

畫卷之上,是一幅猶如素描一般只剩下一根根線條的山水畫,山川龍脈走勢磅礴,其上有一條河流由遠及近一分為二,勾勒出一個抽象的「人」字。

運氣縹緲間,畫卷上方還有一行行書:

願天下人族人人如龍!

看着這莫名話語,王儲不禁一陣心塞。

他能夠記得,這畫卷是他來這裡之前,那個又有錢又風騷的女友別墅中掛着的一幅字畫。

當時他還好奇,對方一個女孩子為什麼會在家裡掛上一副這麼中二的字畫來着,沒想到現在竟然跟着自己穿越了過來。

這讓他有些無語,實在是不明白,這畫卷的主人明明是自己那個女朋友來的好吧?

為什麼穿越的會是自己?

金手指就不用管所有權的嗎?

這已經嚴重違反了郭嘉憲法、民法以及物權法了好吧!

簡直不把我大種花家放在眼裡啊!

內心強烈譴責着這種違反法律條例的行為,王儲看向了畫卷中展示出的信息。

此時,在「願天下人族人人如龍!」這一行行書的下方,正有更多的文字浮現而出。

斬殺生靈:家養母雞。

獲得獎勵:氣血0.1點。

在看到氣血0.1點的字樣時,王儲便感覺到有一股暖洋洋的能量自身體中憑空產生,游遍四肢百骸,然後化作虛無,消失不見了。

具體的反應……

嗯,啥反應沒有!

也不對,至少前身常年習練猛虎拳,顯得比同齡人要健碩不少的身軀好像是更加健碩了一分。

但是也十分有限,沒有仔細觀察的話,就算是王儲自己也感應不出來。

不能說沒用,但是也有用的有限……

看着那緩緩收起再度陷入沉寂的畫卷,王儲的心中有一大堆的槽不知該如何吐起。

好雞肋的說,就算是沒有新手大禮包,好歹獎勵也給的豐厚一點吧?

結果期待了半天就這?

將視線重新轉回手裡小梅的殘軀,王儲開始想着該怎麼烹飪。

辣子雞好像有點太辣了,受不了,可是白斬雞還要醬料……

最終,小梅的身軀變成了一鍋帶着濃郁雞香味的雞湯。

別問他為什麼不做烤雞,白斬雞,口水雞。

問就是條件有限!

小半個時辰後,王儲摸着圓滾滾的肚子,不禁感嘆着原身飯量之大。

這一頓他不僅吃了一隻數斤重的老母雞,還幹了三大碗粟米飯。

也幸虧他有着原身的記憶,煮飯時多放了些粟米,要不然可能還不夠吃的。

正所謂飽暖思淫……咳咳,他現在條件有限,就不做考慮了。

搬了張小木椅,王儲靜靜的坐在小院中,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大事。

從原身處獲得的記憶來看,這個叫王家莊的村子是大離國天豐郡清平縣的一個小村莊。

因為臨近一條十分龐大的山脈,所以在這裡生活的村民經常就能碰到一些野獸,也有很多村民是以打獵為生的,就比如原身的父親。

當年就是十里八鄉有名的俊……打獵老手!

可是去年不知道因為什麼,附近的村民都打不到獵物,父親藝高人膽大,仗着當年在流雲宗當過兩年雜役,孤身進入深山,再也沒有回來。

而原身常年抱病在床的母親也因為聽到這個消息,一時間接受不能撒手人寰了。

只留下原身一人孤苦伶仃留在這世上,好在一些有條件的村民們時不時地也會接濟一把,這讓當年葬下母親後便家徒四壁的王儲,得以在村中生存了下來。

不至於淪為流民的地步。

而王儲也很是爭氣,憑藉著數年的時間,便憑藉他父親當年帶回來的猛虎拳進階鍛體三層,一身氣力不下於兩百斤。

可能這點力氣對於這個世界的成年男子來說還是弱了些,但是也足以讓他獨自生活了,偶爾還能去山中放下幾個捕獸夾,獵上一些小獸打打牙祭。

只是即便如此,現在的生活條件也要比他父親在時差上不少。

自身早已經是鍛體三層的修為,也因為缺少肉食進補,難以寸進,花費一年時間也不過是勉強練到第三層圓滿罷了。

其實這已經算是不錯了,起碼在同齡人中絕對是優秀,比不過那些傳說中的天驕,但是也足以算得上中人之姿了。

相信即使日子難熬,只要再過半年,就能夠成功將猛虎拳修鍊到第四層,突破鍛體三層的瓶頸,跨入鍛體四層了。

但是再過不到兩個月,就是武道大宗,流雲宗來招收門人的日子了。

而拜入流雲宗的條件也很簡單,只有一條,在十二歲之前,修鍊到鍛體四層!

這個條件也不難,王儲就能夠辦到,前提是他的父親還在,能夠為他提供充足的肉食,為練習拳術提供最基礎的供養。

可是這中間大約斷糧了小半年,要不是村民接濟,恐怕王儲早已經餓死,更不用說練拳了。

少卻了這半年的時間,且加上後期也沒有足量的肉食滋補,練拳的速度也一直提不上來。

現如今距離流雲宗弟子到來更是只剩不到兩個月,想要練猛虎拳練到鍛體四層簡直是痴人說夢!

除非他能夠找到足夠的肉食,將身體滋養起來,才能有一線希望。

否則他就只能像自己父親當年一樣,孤身一人前往流雲宗駐地,拜入門內成為雜役弟子,修鍊着最粗淺的武學。

妄想着有一日能夠魚躍龍門,修成凝氣期,一朝成為內門弟子。

但是這種機會又是何等渺茫?

不知多少武者前赴後繼的倒在了煉體突破凝氣這一大關卡之上。

最終那些無突破的弟子們要不就是留在山上,等待着自己老朽成一塊朽木,徹底不能動彈,然後再由流雲宗出面埋在後山。

要麼就像是前身父親那般,自知突破無望,直接下山,成家立業。

這些都是王儲自記憶中搜尋到的隻言片語總結而來的,多是來自幼年時前身父親講的一些在流雲宗發生的故事,那時的王儲看向他時眼中都是放着光的,因此記得十分清晰。

《這就不是練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