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鎮國狼帥
鎮國狼帥 連載中

鎮國狼帥

來源:google 作者:紅中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蕭澈 都市小說 霍如煙

十年前,一人一劍一狼崽子,殺得南北兩座天下不敢抬頭十年後,劍斷,人逝,蕭澈重回大夏,當狼崽子露出復仇的獠牙,地覆天傾......展開

《鎮國狼帥》章節試讀:

十年相隔。

蕭澈看着撲到自己懷裡哭泣的姜蘇綰,眼神柔軟。

儘管過去了那麼久,她還跟以前一樣是個愛哭鬼。

蕭澈輕輕伸手幫姜蘇綰擦掉眼淚,大手揉着她的小腦袋。

「好了,哭什麼,哥這不是回來了嗎?」

「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可不許像小孩子一樣哭了。」

「嗯。」

聽到蕭澈的話,姜蘇綰乖巧的點頭,雖然十年不見,可是當蕭澈進來的一瞬間,姜蘇綰就認出了他。

那是不管多少年,她都不會忘的感覺,也是蕭澈身上獨有的味道。

但是後面的人可不像他們兄妹重逢那樣高興。

圍觀的賓客對着他們議論紛紛。

身為新郎官的秦明,臉色更是黑青。

大婚當天,自己的新娘卻跑到了一個乞丐的懷裡。

雖然從他們的話里,他也聽出來,蕭澈跟姜蘇綰是兄妹關係。

但是據他的調查,姜蘇綰這麼多年來都是孤身一人,從來沒有聽說過她還有一個哥哥。

不過眼下。

不管蕭澈的身份是真是假,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自己的臉算是徹底丟盡了。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目的。

秦明只能強壓下心中的怒氣,走到姜蘇綰的身旁,抓住她的手腕粗魯的拉到了自己身後,冷笑道:「原來你是蘇綰的哥哥,你看我都不知道大舅哥要來,也沒給你準備位置,你看要不這樣,今天你先離開,他日我再單獨宴請你。」

看到秦明粗魯的動作,還有他剛才的話。

蕭澈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悅。

自己妹妹大婚當日,新郎卻要趕自己走?

不等蕭澈回答,站在秦明身後的姜蘇綰一把甩開秦明的手,護在了蕭澈的面前眼神堅定道:「秦明,我已經答應跟你成婚。但是如果你今天把我哥趕出去,這場婚禮我就不辦了!」

姜蘇綰緊咬嘴唇,祈求道:「這是我……最後的請求!」

「姜蘇綰!」

秦明火冒三丈。

他怎麼都想不到,姜蘇綰居然會在這種場合讓他下不了台。

而蕭澈聽到姜蘇綰的話,眉頭緊皺。

「請求?這是怎麼回事?」

眼看局面失控,不等姜蘇綰解釋。

一個穿着花哨,尖耳猴腮的婦人從後面走了過來,一面走嘴裏還罵罵咧咧道:「兒子,我一早就告訴過你,像她這種沒爹生沒娘養的野種,根本不配進我們家的門,你現在看到了,這不是打我們秦家的臉嗎?」

聽到婦人難聽的擠兌,蕭澈眼神慢慢冷了下來。

「你剛才說什麼?」

婦人上下掃了蕭澈一眼,然後不屑道:「我說了又怎樣?要不是我兒子看得起她,就憑她也配進我秦家的門?」

「還有你,一副窮酸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從哪乞討回來的。」

「也罷,這裡是兩千塊錢,趕緊拿着錢滾蛋,別在這裡髒了客人的眼!」

說著。

婦人直接從口袋裡掏出一沓錢,狠狠地摔在蕭澈的臉上。

「趕緊滾!再不走,我就讓秦家的人把你打出去。還有那個老不死的,就等着死在床上吧!」

聽到婦人的威脅。

剛才還一臉倔強的姜蘇綰,瞬間像泄了氣一樣。

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蕭澈,眼睛中已經滿是淚水,聲音沙啞道:「對不起,哥,要不你今天就先回去吧……」

看着姜蘇綰無助的眼淚,蕭澈只感覺一陣心酸。

他本以為自己離開大夏,就不會給孤兒院,給蘇綰帶來麻煩。

可當他看到姜蘇綰無助的眼神,他後悔了。

蕭澈伸出一根手指輕輕落在了姜蘇綰的眉心,笑道:「放心,有哥在,從今往後沒人能再欺負你。」

可這次姜蘇綰非但沒有安心。

反而整個人都不好了。

因為就在蕭澈收回手指的一瞬間,他的巴掌已經狠狠抽在了秦明母親的臉上,將她整個人都抽飛了出去。

尖叫聲!

口哨聲!

一時間,整個宴會廳亂成一團!

秦明見到自己母親被蕭澈一巴掌抽飛,整個人都要炸了。

「你居然打我媽!」

面對秦明的怒火,蕭澈不咸不淡道:「她嘴臭,該打!」

「好,好啊!」

眼看蕭澈如此囂張,秦明氣極反笑,隨即臉色突變,大吼道:「給我來人,把這個不知好歹的東西給我往死里打!」

「是!」

隨着秦明一聲令下,整個酒店的大門被人從後面關上。

一群黑衣保鏢從四周一擁而上,直接將蕭澈圍了起來。

眼看蕭澈就要被打死,姜蘇綰死死護在蕭澈的身前,大聲道:「我看你們誰敢!」

這一次,秦明也不裝了。

對着姜蘇綰狂笑道:「姜蘇綰!老子要不是看你在商業上有點兒名氣,還有孤兒院那塊地,你真以為老子會跟你結婚?!」

「現在,你最好趕緊給我滾開!否則,我保證那個老不死的,今天就會死在醫院的病床上!」

聽到秦明的話,姜蘇綰面若死灰。

其實她知道的。

她從一直就知道秦明的真正目的。

可是她沒有辦法,秦家在濱海的勢力實在是太大太大,一張遮天蛛網將她死死捆住,根本掙脫不掉!

所以她只能屈服,可是她怎麼都想不到。

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局面。

從秦明的話里,蕭澈似乎也明白了什麼,對着姜蘇綰問道:「是不是院長出什麼事了?!」

姜蘇綰沒有回答,只是一直哭,嘴裏不斷地哭着:「對不起,哥,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為了我,院長也不會受傷。」

「如果不是我,哥你也不會這樣。都怪我!都怪我!」

看着泣不成聲的姜蘇綰,蕭澈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安慰道:「天下哪有哥哥會生自己妹妹的氣。」

「放心吧,沒事的。」

事到如今,眼看蕭澈居然還敢碰自己的女人,秦明惱羞成怒!

「你們都還愣着幹什麼,還不趕緊都給我上!把他打死了算我的!」

眼看秦明居然想要蕭澈的命,姜蘇綰這次徹底失了分寸,推搡着蕭澈往外走。

紅着眼睛喊道:「哥!你快走!這裡有我,他們不會打我的!」

但蕭澈卻紋絲未動。

他輕輕掙開姜蘇綰的束縛,眼神冷冽。

居然朝着眾人迎面而去。

我已歸家。

這天下便不可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