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震驚陛下竟然做了那樣的事
震驚陛下竟然做了那樣的事 連載中

震驚陛下竟然做了那樣的事

來源:google 作者:陌若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戚未眠 現代言情 聞頌

戚未眠的孕吐,給眾人來了個措手不及,因為眾所周知,她從未翻過後宮侍者們的牌子,那展開

《震驚陛下竟然做了那樣的事》章節試讀:

寢殿內,徐柯與柳青穎測測不安的跪坐在地。
軍餉抵達邊關,已然被路上那些老鼠小偷小摸的拿掉了大半,剩下的,不足以讓將士們過個好年。
徐柯知道後一氣之下回了京中,一路順藤摸瓜的查到了中書侍郎身上,只是,缺少最關鍵的證據。
戚未眠換上了羅裙與氅衣,朱唇翹起,帶着凌冽攻擊性的眼此時溫順的垂着。
沉默許久,戚未眠才悠悠的開口: 「柳大人有想說的嗎?」
柳青穎跪的直,腰桿挺的直直的,沒有半點心虛: 「中書侍郎是中書侍郎,臣是臣,若徐將軍真有證據,隨便抓。」
徐柯咬着牙根,死死的盯着柳青穎: 「柳青穎,你怎會不知你手底下的人是什麼樣的?
!」
柳青穎不疾不徐道:「臣不是神人,哪能什麼都知道,陛下聖明。」
戚未眠輕笑了一聲,笑里泛着絲絲涼意: 「證據這事,朕會交給大理寺來查。
中書侍郎是中書侍郎,與柳丞不是一人,他的事犯不着扣帽子在柳丞頭上,不過——」 她轉了話音,嗓音極冷: 「徐柯貿然回京,沒有調令隨意搜捕官員,按律當誅,正所謂功過相抵,先等候發落吧,待真相水落石出。」
徐柯和柳青穎同時抬起了頭,徐柯正要說些什麼,柳青穎在她開口之前搶先道: 「那軍餉呢?」
徐柯眼角猩紅,急的臉都紅透了。
戚未眠懶洋洋道: 「將士們不易,那便再按照規格發一次吧,護送的人朕會重新安排。」
此事就這樣定奪下來,徐柯失神片刻,前一秒跌落地獄,此刻卻置身天堂。
她忙不迭的磕頭謝恩,眼裡含着熱淚,倔強的抬手抹去。
此情此景,柳青穎於心不忍,遞給了她嫩粉的帕子: 「徐將軍,擦擦吧。」
徐柯嫌棄的拎着,淚珠還掛在臉上呢,便毫不客氣的吐槽: 「柳大人真娘。」
柳青穎:「?」
柳青穎頓時氣上心頭,顫抖着嘴皮子罵她: 「徐柯!
你掉眼淚就不娘了嗎!
正所謂流血不流淚,把帕子還我!」
徐柯粗魯且隨意的擦了眼淚,然後一把丟給柳青穎: 「還你。」
柳青穎當場給她來了一段被電劈中舞,帕子洋洋洒洒的落在冰冷的地板上,她嫌棄的自己都不敢碰自己了: 「臟死了!」
眼看着兩人又吵起來了,戚未眠撐着下巴,悠悠的看戲一般的姿態望着。
凌霜無奈勸架: 「二位大人莫要吵了,陛下有孕需得好好歇息。」
柳青穎有眼力見,但大概徐柯是個缺心眼的。
柳青穎太了解自己這發小嘴多笨了,她一張嘴,柳青穎便連忙捂着她的嘴,朝着戚未眠訕笑着,強行給徐柯拽走了: 「臣等告退。」
戚未眠唇邊浮起淡淡笑意,凌霜陪在她身邊多年,自然懂她,也笑: 「徐將軍與柳大人自幼時便是玩伴,後來一個做了文臣,一個做了武將,一見面便吵,卻又從沒一次真捨得置對方於死地,發小的情誼終歸還是濃厚的……」 瞧,柳大人生怕徐將軍沒心沒肺說錯了話被拖下去斬首了。
-- 出了寢殿,柳青穎才撒手,徐柯呸了幾聲,瞪了她一眼: 「你一弱不禁風的文官哪來那麼大力氣?
偷偷練了?」
柳青穎無語凝噎,冷若冰霜徐柯個屁啊,這傢伙自小便不是個高冷的,只是瞧着像個人,實際上蠢笨如豬。
懶得跟她做無聊的爭執,柳青穎不再回話。
徐柯本想說些什麼,餘光忽然注意到攝政王竟然還站在原地。
陛下讓滾不滾,脾氣還很好,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遠遠的幾米開外都能感受得到,以往在攝政王身上感受到的壓迫感消失殆盡了。
二人朝着聞頌簡單行禮之後,不再多加滯留離開了。
離開時,徐柯神經大條的說: 「陛下有孕,他又不是腹中孩子的爹,他那樣高興合適嗎?」
柳青穎也奇怪呢,但不忘和她唱反調: 「王爺的心思我等不該揣測。」
她變相的提醒徐柯記得給陛下備上厚禮: 「陛下有孕,比比看誰送的禮更得陛下歡心?」
徐柯這沒腦子的定然不通那人情世故,陛下下令再批軍餉,確實仁慈,軍餉扣了,宮中吃穿用度緊張,陛下還得想想抄誰的家填補庫房。
這是天大的仁愛,徐柯得替將士們備上厚禮謝主隆恩。
兩人遠去。
聞頌就站在寢殿外等着。
他是攝政王,阿眠即便想要發發脾氣冷冷他,卻不會蠢笨到真的一直不見他。
只要等着便好,他不至於這點耐心都沒有。
往來的宮女太監,以及侍衛臣子都忍不住的頻頻朝着他投去視線。
陛下有孕,便有大批大批的人前來探望,臣子,後侍,戚未眠都見了,偏偏就是沒有召他進去。
這顯而易見且過分的區別對待,旁人心驚膽戰生怕聞頌大發雷霆: 「陛下此番真是狠了心的冷着王爺,旁的人要見陛下,陛下盡數見了,王爺在外吹着冷風等了兩個時辰了,陛下竟……」 「王爺脾氣一向是不好的,以往只是有位大人說了幾句難聽的話,那位大人沒幾日便被流放了,險些滿門抄斬。」
聞頌憑藉著雷厲風行,血腥暴力的行風,強行逼人服氣。
他守在陛下身邊,既像是隨時都要取陛下命的亂臣賊子,又像永遠忠於陛下的煞神,將所有對陛下不利的人,斬於刀下,送他們下地獄。
眾人都怕聞頌沒了耐心生氣。
但他沒有,一點生氣的神色都沒有。
就在臣子們耐心不足,為討好聞頌,而打算找陛下求情時,戚未眠總算大發慈悲的,讓凌霜請他進去了。
聞頌闊步快走,卷留一道殘影。
凌霜無奈又好笑,她熟練的將寢殿內多餘的宮女太監都叫了出去,在寢宮外候着。
朝臣百姓都以為是攝政王將陛下拿捏的死死的,陛下是王爺的提線木偶,其實不然,那只是他們不知道內情。
實際上,是陛下將王爺給吃的死死的,讓王爺滾,王爺都不生氣,死皮賴臉的不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