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震驚!開局你就要幫我生孩子?
震驚!開局你就要幫我生孩子? 連載中

震驚!開局你就要幫我生孩子?

來源:google 作者:山中墨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蘇小蕊 都市小說 陸峰

(單女主+年代+奶爸+都市種田+狗糧) 重生:回到1989當富翁和鄉村名醫是什麼感受?陸峰意外身亡,魂穿八十年代末……從人人看不起的該溜子,搖身一變,成為人人誇讚追捧的大富豪和名醫,期間到底經歷了什麼?擁佳人入懷,讓我們一起在這青山綠水間,發家致富,修橋鋪路,佔佔山,開開廠……閑暇之餘,治病救人,釣魚賞花,寵妻愛娃,享受嬌妻做的各種美食,過上了人生大贏家的美好生活展開

《震驚!開局你就要幫我生孩子?》章節試讀:

陸峰看着傷痕纍纍的雙手,都可以想像出蘇小蕊皺着秀眉,滿臉心疼的模樣。

吃飽後,他咬咬牙,又挖了好幾棵根系發達的毛竹苗。

毛竹也渾身是寶,用途很廣。

還看到好幾片金線蓮和魚腥草,這也是好東西。

他連土一併挖起,打算帶回去種起來。

這個時候,村裡的田地都分了下去。

山的話,誰去開荒種東西,那山就是誰的了。

上山前,他特意轉了幾圈,發現了幾個有煤礦的山脈。

離自己家的田不遠,而且比較淺,感覺能露天開採。

挖煤他沒經驗,目前也沒資金和設備,不過先把山給佔著總沒錯。

就算自己不做煤老闆,光賣山也能賺一**了,簡直是無本萬利。

他打算將那幾片有煤礦的山,都開起來,種上毛竹和果樹,建個小農場養動物。

雖然去大城市更有發展,但是陸修德年齡大了,就他一個兒子,還是先留在他的身邊陪伴吧。

上輩子沒有父母的他,格外珍惜這份天降的親情。

陸峰將毛竹苗裝好,開始去找野兔子。

這年代,葷的比素的值錢。

野兔子雖然比竹鼠便宜些,但是也很值錢,比冬筍值錢,但是就是更費勁一些。

也需要像抓竹鼠一樣,堵洞,拿煙熏。

山上的野兔很多,但是兔子逃跑的洞也特別多,抓起來也是相當費勁了。

陸峰弄得滿臉黑灰,才抓了七八隻大兔子。

抓的時候,還看到兩窩小兔子,便挖開,一起帶回家,準備養起來。

落日西沉。

陸峰滿載而歸。

雖然又累又餓,渾身都痛,特別是肩膀,感覺扁擔都要勒進了肉里。

但是想到可以讓蘇小蕊和陸修德大口吃上肉,以後能過上好日子。

他心裏歡喜,咬咬牙就硬挺了下來,覺得再累也值了。

…………

回到村子時,月亮已經爬上了樹梢,星子遍布了。

這個時代,都沒什麼娛樂,也沒有路燈。

天氣又冷,這天一黑,大家就各自回屋了。

除了幾聲狗吠和屋裡透出的光,黑黝黝的一片沉寂。

陸峰挑着着戰利品,嘎吱一聲,推開了院門。

一直在等待陸峰平安歸來的蘇小蕊,聽到了動靜,忙從屋子裡迎了出來。

「阿峰,你可算回來了,飯菜和洗澡水都給你熱着呢。」

她今天去河邊洗衣服的時候,聽了一些閑言碎語,心裏挺難受的。

不過她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感覺,陸峰一定會是一個好老公的。

「嗯,回來了。你看看,收穫滿滿,你真是我的小福星,以後我們都有肉吃了。」陸峰將東西下,笑着說道。

「天啦!這麼多,還有竹鼠和山兔,你這是掉進竹鼠、山兔窩裡吧。」

蘇小蕊一臉驚喜,滿心歡喜。

自己沒看錯,自己的男人果然是勤勞能幹的主。

她們那些人都在放屁,一定是嫉妒自己的老公又帥又有能力還體貼,故意滿口胡掐的。

她還沒見過哪個人,去山裡一趟,能帶回這麼多好東西回來的。

「你看還有小野兔和小竹鼠,你會養嗎?」陸峰小心翼翼地拿出了毛絨絨的小野兔和小竹鼠。

「好可愛,兔子我有養過,竹鼠沒養過。」蘇小蕊滿眼放光,輕輕摸了摸地小野兔和小竹鼠。

「有經驗就好辦,竹鼠應該也差不多吧,小時候都挺像小老鼠的,試着養吧,不要太有心理壓力。」陸峰溫柔地說道。

「嗯,那我試試,先給它們弄個窩。」蘇小蕊點了點頭。

一抬眼,就着昏黃的燈光,看清了陸峰的一臉黑灰,眼裡滿是心疼。

「看把你累的,臉都黑成包拯了。」

「這樣嗎?」

陸峰抬指在額頭上畫出一抹月牙,咧嘴一笑,黑乎乎的臉,襯得一口整齊的白牙,更白了。

「簡直一模一樣,包大人,我這就去打水,給你擦擦。」蘇小蕊笑着,轉身去廚房打水了。

陸修德聽到了動靜,也從屋子裡挪了出來。

看見陸峰滿身泥灰,帶了這多東西回來。

瞬間,激動地眼眶發酸,不敢相信。

「這都是你弄回來的?我還是第一次見人弄這麼多回來的。」陸修德激動地說道。

「嗯,這野兔我們宰一隻來吃。阿姐不是懷孕了嗎?這竹鼠我明天給她送一隻過去。」

提起姐姐陸宜蘭時,陸峰皺了皺眉。

都說長姐如母,這陸宜蘭對陸峰這個親弟弟真是沒話說。

有什麼好吃的,都是先給他吃,也早早的出去打工供他讀書。

這次婚禮上見到她時,感覺她好像有心事,莫不是在婆家呆的不開心,受委屈了?

「好,竹鼠可以保胎,阿蘭沒有白疼你。我看阿蘭好像有心事,問她也不說。這懷孕的時候,最不能受委屈了,你明天好好和她聊聊。」

陸修德連連點頭,滿是皺紋的臉上,皺出了一朵笑花,心裏滿是欣慰。

「好,我會的。小的野兔和竹鼠,我想留起來養,剩下的明天我拿到城裡去賣,賣完就去找姐姐。」陸峰將竹鼠和野兔分別關進了大籠子里。

「行,你安排就行。」陸修德點了點頭。

「阿峰,毛巾給你,擦擦吧。」蘇小蕊拿着溫熱的毛巾,去而復返。

陸修德也在院子里,她沒好意思親自動手幫陸峰擦。

「謝謝。」陸峰伸手接過毛巾,往自己臉上抹去。

他身上的衣服都結鹽霜了,都能聞到自己身上的酸臭味了。

擦過臉的毛巾,果然黑黢黢的。

「你這手怎麼傷成這樣了?疼死了吧。爸,家裡有老茶油嗎?」

蘇小蕊一眼就看到了陸峰滿是傷口的手,心疼地不行,感覺心一抽一抽的。

「有,在廚房碗廚最底下那層,玻璃小罐子里的就是,我去拿。」陸修德看見陸峰受傷了,也心疼了,着急想去拿。

「爸,我去就行。」蘇小蕊忙轉身去廚房拿。

「沒事,就起水泡破皮而已。等下洗過澡再塗,免得浪費茶油。爸,我給陸叔家送一隻野兔,張嬸今天出門的時候,還送了我兩個窩窩頭呢。」

陸峰將毛巾遞給陸修德後,挑了一隻肥胖的大灰兔。

「是該送一隻給他們,這些年,沒他們幫襯都不知道要怎麼把你們拉扯大。」陸修德提起堂弟陸大山夫妻也滿是感激。

「那我先給他們送去,一會他們該睡了。」陸峰領着肥兔朝院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