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震驚!我穿越竟還拖家帶口?
震驚!我穿越竟還拖家帶口? 連載中

震驚!我穿越竟還拖家帶口?

來源:google 作者:冰蓮銀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冰蓮銀鈴 古代言情 銀鈴

叮——恭喜宿主再次脫離原世界熟悉的系統音自腦中響起,銀鈴愣了一下,隨後……麻了這都第幾次了?好不容易才回到地球,這才一個月不到!一個月不到啊,居然又……她不就是熬個夜么,怎麼就又雙叒叕猝……呃不,穿越了???展開

《震驚!我穿越竟還拖家帶口?》章節試讀:

「要進去拿東西?」銀鈴猜到了大概,又指了指裡頭:「你們進不去?」

銀鈴言罷,便發現繞在了她身上的血絲和其他非自然物質盡數褪去,甚至還不知被哪個向前推了一把。

這下銀鈴算是明白了,詭異們進不去那處光源內的世界,可正常人類又極難在如此眾多的詭異手中活着來到此地,而其中必是藏着什麼大寶貝,可惜誰都拿不到。

「你們就不怕我拿了東西不給你們?不怕我自己跑了啊?」銀鈴竟還有心思開起了玩笑,卻不料直接被某個脾氣暴躁的詭異一把就給手動『進去吧你』了。

險些臉着地的銀鈴回頭望去,竟在一眾詭異那扭曲詭異甚至是殘破的面龐上讀出了期待和興奮。

「我……」銀鈴不禁自嘲:「我還真是任重道遠啊我。」

光幕里外相互都能看見,銀鈴也不知道詭異們想要的是什麼,只好走幾步就一回頭,拔起這個回頭看看,再搬起那個問問有沒有誰要。

不一會兒功夫銀鈴便搬空了小半個空間,外頭的詭異也在以各種怪異的聲調歡慶着,只是一些拿到物品的詭異久久沒有離去,也不知是還想要些什麼還是在等待他們盡心儘力的朋友。

銀鈴瞅着系統面板上那愈發增多的名字和友好值,往外丟東西的速度愈發快了起來,這感情兒好,也沒費多少力氣,頂多心裏多承受着點兒。

銀鈴幾乎已經能想像到日後揮手便召喚來一群詭異的畫面了,可真是核諧鈾善大家庭啊,就是希望別太相侵相礙。

直至最後,除了一個盒子便只剩餘了一件東西,銀鈴拿起那顆珠子,轉身揚了揚手,而後拋出,打發走了最後一位等候的詭異。

但這個盒子?銀鈴抬頭再外望去,只剩下了不足十個詭異,可銀鈴再抬手揚起盒子時卻並沒誰搭理她。

「盒子沒人要?」銀鈴不解,又瞅了瞅四周,確定了沒有其他東西後便抓着盒子離開了光源空間。

完全踏離的瞬間,銀鈴身後的光源空間消失不見,周遭頓時暗了下來。

銀鈴的眸子才適應了光亮的環境,這下還沒緩過來,一時間看不清東西,便立在原地沒動。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拽她的手?銀鈴看不清,只以為是哪個詭異想要她手裡的盒子,便順着力遞了過去。

卻不料鬆手時竟沒人接,啪嗒一聲,盒子摔在了地上,在寂靜的古墓中激起回聲。

各路詭異的聲音也窸窸窣窣起伏了一陣兒,卻很快又安靜了下來。

「真不要?你們都不要麼?」銀鈴此時已經大概看清了環境,彎下身撿起盒子,又向四周挨個兒遞了個遍。

結果這下倒好,又遁地了倆,飄走了仨,還有一個踢着自己腦袋不知道去哪了。

「這什麼東西啊?這麼不受待見?」銀鈴不解的直接打開了盒子,卻見裡頭靜靜的躺着一個疑似鑰匙的東西。

也不知有什麼用,但既然拿了就沒有扔掉的道理,銀鈴只得先收好。

摸着黑繼續找路,卻突然聽着一個陌生的聲音:「你想去哪?」

這聲音冷不丁的出現,又飄忽不定的,銀鈴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理解。

「你說去哪,我帶路。」見銀鈴沒回答,那聲音解釋道,似乎是怕銀鈴理解為要被永遠留下。

「你是?」這肯定不是人在說話,不得不說,銀鈴心裏竟還有點兒小激動,這還是頭一次有詭異跟她張口說話。

「記不住的名字。」

「什麼?」銀鈴心說我還沒聽過呢怎麼就記不住了,結果一瞧系統面板,友好值最高的一位名為——記不住的名字。

這……銀鈴語塞:「你是名字就叫這個?」

「是詛咒,所以我一般不跟人說話。你雖說也不會記住我的名字,但你能免疫詛咒。」

「這樣,那你能說一下么?」

「***」

「……」銀鈴回憶着『記不住的名字』才說完的話,卻什麼都想不起來,沉默片刻,最終道:「好吧,三個字兒。」

隨後銀鈴看向系統面板,『記不住的名字』友善值已達到了60多,已經滿足了遠程召喚的條件,而還有一位『散不去的咒怨』友善度竟也達到了50,雖說只是將將卡在50。

不過這名字……銀鈴又多瞧了幾個名字,最終釋然,懂了,就是都不願透露姓名唄。

「散不去的咒怨是哪位?」銀鈴試探着問。

一陣尖銳的嬰兒笑聲回應了她,隨後便見數不清的小手印遍布在視線所及之處,接着,銀鈴一抬頭……

嗯,很熱情,就是出場有些過於別緻。

「我離開這兒,或者找到方才那一隊人,一會兒你們就別跟着了,容易產生衝突。」

銀鈴言罷,也沒見有回應,面前倒是好像閃過了一道影子,不過他卻立在了那兒不再走動。

這該不會就是當初『打桌球兒』的那位吧?銀鈴再次翻起系統面板,果然,友好值37的影詭。

看來是他幫忙帶隊,銀鈴又回頭兒瞅了眼,卻不見了方才一直飄在後頭的其他友好值二十左右的詭異,而那『散不去的咒怨』也不見了。

離開的路上異常順利,前路稍有移動便會聽聞細微的嬰兒笑聲,看得出『散不去的咒怨』清路工作做得十分到位。

「小心!」才再見火光,銀鈴便被一聲大喝嚇得一個激靈,還因此疑似被旁邊的影詭嫌棄了一下,他就好像在說:看見我們你都淡定如常,怎麼還能被喊聲嚇一跳?

銀鈴趕忙瞧去,卻見一張熟悉的面孔迅速趕來,手中握着一把貼了符紙的大刀直直指向影詭。

一陣若隱若現的嬰兒笑聲開始飄忽着響起,銀鈴看着一臉正氣衝過來的劉勇暗道不好,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大喊了一聲:「別!!!」隨後情急之下竟拿自己的身子迎向了劉勇的大刀。

這一舉動可把劉勇嚇壞了,連忙收力,而銀鈴也在霎時間感到左腿似乎被什麼猛的抱住,整個兒身體便隨之向一側倒去。

定是那『散不去的咒怨了』,不過它的速度極快,做完一切後便又閃身遁入黑暗。

這一下劉勇的刀刺了空,摔得生疼的銀鈴第一反應卻是看向身後揮手道:「我沒事兒,快回去,先別來了。」

這一舉動也是看得劉勇一愣一愣的,但他還是先將銀鈴扶起:「你沒事吧?」

見影詭等離去,銀鈴這才放下心來,道了聲沒事,便伸手去撿因摔倒而掉落的盒子。

「這次任務恐怕完不成了,完好的出去就不錯了,可算找到你了,咱們一會就離開,一旦靠近有可能放置靈鑰的地方都會出現大量詭異,等級都不低,且有很多能力很難纏的。」劉勇自顧自的碎碎念着。

「那是什麼東西?」銀鈴將盒子抓到手裡,站起身來。

「是一把鑰匙,對於幫派來說很重要,實在可惜了,我想着是回去多叫幾個高手再來,可就怕被其他幫派的人捷足先登。」劉勇此刻還沒留意到銀鈴手中的東西。

「你們不是好幾人組的隊么?其他人呢?而且就算真得到了,鑰匙就一把,你們怎麼分?」銀鈴說著,緩緩打開了手中的盒子。

「我們都是不同幫派的,全是帶着自己幫派的期望來的,所謂組隊也不過是個形式,真要拿東西還是個憑個的本事……等等,」劉勇終於發現了銀鈴手中已經打開了的盒子:「靈鑰?!」

「這個就是?」銀鈴被激動的劉勇嚇得手一抖,險些再次令盒子與地面親密接觸。

劉勇眼疾手快的接了過來,拿起來端詳一番,眸中滿是興奮和不可置信:「我的天,居然真的是,你是怎麼得到的?!」

「這個不太好解釋。」畢竟銀鈴總不能拉劉勇一起去冥風淳樸一下。

「真是辛苦你了,才進入幫派就做出這麼大貢獻,回去准能提升到幫派精英地位了。一定吃了很多苦吧?我這都五十多級了也一點好處沒討到,你才不到十……等等?!你什麼時候二十五級了?!」劉勇再次瞳孔地震。

「嗯?我升級了?」銀鈴後知後覺,隨後順口答道:「不辛苦,沒吃什麼苦,就是看這玩意兒那麼不受待見,都沒鬼要,太凄涼了,就隨手撿了。」

幸好已經大腦死機的劉勇根本沒聽清銀鈴的話,否則可能就要進行自我懷疑了。

「好啊劉勇!你說去找人,原來是發現了靈鑰準備私吞啊?」一道不善的聲音響起,銀鈴望去,是一男子領着另外一男一女走來。

「這又不是你們第一個發現的,都說了各憑本事,再說我確實是找人啊,東西可是我們情柔幫的人找到的!」劉勇自然不甘示弱。

「你打得過他仨么?」銀鈴冷不丁問了句。

劉勇一愣,隨後耿直道:「單個打得過,一起上就不行了。」

「那這地方離出口遠么?咱們能快速離開么?」銀鈴無視愈發靠近的三人,與劉勇大聲密謀着。

「不遠,但他們三個人,你又沒什麼戰鬥力,恐怕也不好跑。」劉勇實話實說。

「還想着跑呢?你當我是空氣嗎?!」那男子不滿的瞪着銀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