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震驚!我做夢就能變強
震驚!我做夢就能變強 連載中

震驚!我做夢就能變強

來源:google 作者:不朽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不朽人 楚寒 都市小說

【腦洞文+修仙+異能+科技+殺伐果斷】楚寒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世界人們通過做夢就能覺醒異能,獲得高科技當他努力想成為這樣的人時,卻驀然發現自己是天帝轉世!還整什麼異能和高科技?修仙啊!展開

《震驚!我做夢就能變強》章節試讀:

楚寒剛在高三二班門口停下。

全班三十多雙眼睛就齊刷刷地看了過來,就連曾經被楚寒表白過,三大校花之一的胡琳琳此時也望了過來。

在眾目共視下的楚寒臉皮還是很厚的,沒有理會他們那些詫異的目光,反倒是氣定神閑的喊了一聲:

「報道!」

台上一位穿着粉藍色裙子,年約30歲左右,面容姣好的女子,聞言轉頭看了楚寒一眼,臉上的神情表露得不是很友善,明顯她也是知道了楚寒表白鬍琳琳的事情。於是淡淡開口道:

「進來吧,以後少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楚寒徑直地走向自己的座位,直接把她後半句話給過濾掉了。

楚寒剛坐下來,一座肥漲的山峰就壓了過來。

同桌胖子錢多多。身高七尺,滾實的腰上圓圓的凸起一塊大肚皮。有人曾拿他開心,說他站着不像冬瓜,他躺着不像個西瓜。

聽說家裡是做房地產的,平常最喜愛的裝扮就是人字拖,白背心,短褲。一副低調土豪的氣息顯露無疑。

他是楚寒高中三年難得的一位真心朋友。

「我說老寒啊,你這勇氣可嘉啊。那麼多人喜歡胡琳琳,你竟然是第一個沖前頭的!爺們!」說完錢多多還比了個大拇指。

楚寒沒有回話,就靜靜的看着他。

而錢多多似乎有點好為人師,繼續自顧自的說道:

「要我說啊,你也不要太傷心,更不可以萎靡不振, 因為那樣會被女孩子瞧不起的,這點挫折算個啥?一次表白不行咱就來十次!十次不行就百次!舔得狗中狗,方為狗中皇。成為狗中皇,不懼海中王!」

說完還挺得意地笑了下,像是很滿意自己能說出這樣一番安慰人的話。

「滾。」

楚寒淡淡吐出一個字。

錢多多聽到『滾』字,反而湊的越近了,笑嘻嘻的在楚寒耳邊小聲道:

「我覺得胡琳琳學習成績那麼好,那麼她肯定喜歡長得帥又有氣質的人,你帥是有了,但還缺點氣質,聽說看書就能提升氣質,你要真想追她,我推薦你看魯訊先生的《從百草味到三隻松鼠》。」

楚寒:「……」

看到楚寒有點不太想搭理他的樣子,錢多多也不貧嘴了,趕緊轉移了話題:

「得!不說這個不說這個,下節課我們就要『開悟』了,你緊張不?」

楚寒聽到『開悟』這兩個字,瞳孔不由一縮。他想起了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進入夢境。

大多數人只能停留在夢境邊緣,進入不了真正的夢境。

那一類人被認定為沒有「慧根」,所以只能在夢境邊緣徘徊。因為他們大多是夢醒後知道自己做了一個夢,但仔細去回想又記不清做了什麼。只會時常在現實中遇到某些陌生場景,感到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所以更不要說從夢境中覺醒超凡的力量。

而「開悟」,就是測試有沒有慧根,因為只有存在慧根的人,才能夠進入真正的夢境,才能夠成為覺醒者。

沒有慧根的人終其一生只能是一個普通人,娶妻生子拚命工作養活家庭,平凡度過一輩子。

楚寒收回心神,對錢多多回道:

「有點。」

有點緊張也是真的,畢竟在這個世界上大多超凡的事情都是跟夢境相關,如若他測試出沒有慧根,那豈不是玩完了?穿越後還是做個普通人?

這一想,心中竟然對下節課的「開悟」有些忐忑了。

錢多多倒是沒想那麼多,只是把手抵在額頭,做出一副黯然傷神的樣子,惆悵的說道:

「我不像你一樣,就算沒有慧根還能做個普通人。大多數人只看到了我表面的光鮮亮麗,卻沒看到我背後的辛酸。我壓力其實是很大的。

如果下節課『開悟』我沒有慧根,我就只能回去繼承我爸那十幾個億的家產了,想想就心好累,你知道我不想的。」

楚寒:「……」

鈴!鈴!鈴!

清脆的下課鈴聲響了起來。

語文老師夏冰似乎有什麼事,抱着課本就急沖沖離開了。

學生們聽到下課都一下子精神振奮了起來,大家交頭接耳,面露喜色,教室里像炸開了鍋一樣,紛紛都在討論下節『開悟』課的事情,各個滔滔不絕,暢叫揚疾。

而這時楚寒前排的桌子,一個賊眉鼠眼、尖嘴猴腮的少年突然轉過身來,眼底深處帶着嘲諷,朝着楚寒冷笑道:

「楚寒,你挺能耐的啊,連花少預定的女朋友胡琳琳你都敢惦記,你這楚家私生子還真是非同凡響啊!」

楚寒如果沒記錯的話,這人叫於廈,是隔壁一班校草花英才的狗腿子。

開學知道楚寒是大州市三大家族的楚家人後,便阿諛奉承、奴顏婢膝。

再後來聽說楚寒只是楚家一個不得寵的私生子,立刻翻臉比翻書還快。他更是感覺之前對楚寒的奉承是一種恥辱。於是在抱上花英才的大腿後,開始處處跟着楚寒作對,楚寒表白校花胡琳琳也有他慫恿的成分。

理清楚事情緣由後,楚寒不禁心中默然。

於廈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想借花英才的手收拾他而已。

畢竟他再怎麼是楚家私生子,卻也不是一個家裡開小廠的於廈能夠隨便收拾的,畢竟大家族要的就是臉面,哪怕不在這星光市。

於廈看見楚寒沒有理會他,不由冷哼一聲,心中騰起一股無名之火,目光直接冷了下來,他湊到楚寒耳邊小聲道:

「楚寒,我其實就是故意讓你跟校花表白的。就你這樣的私生子,也配的上胡琳琳?別笑死人了!你這結局我早就猜到了。」

楚寒雙眼不由微微眯了起來。

於廈看見楚寒沒有回應他的話,以為是被他說到痛處了。不由洋洋得意起來,感覺多年的大仇得報一樣。

接着他便從座位上站起,帶着像看可憐蟲一樣的目光看向楚寒,陰陽怪氣地說道 :

「花少聽說了你的事,他表示很生氣,已經放出話了,今天放學後就會讓社會上的人來教育教育你,讓你知……」

話還沒說完,於廈就看見一隻匍匐大手在眼前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