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真千金和大佬閃婚了!
真千金和大佬閃婚了! 連載中

真千金和大佬閃婚了!

來源:google 作者:泡麵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媚茹 蘇綰

蘇綰已經走下台,跟他台前面對面站着「霍閻先生,請問你願意娶蘇綰小姐為妻嗎?」一向將別人命運掌控在手中的霍閻,還是第一次處於這麼被動的狀態不過他並沒有讓蘇綰等太久「我願意」他低沉而磁性的聲音,通過蘇綰手中的話筒,響徹整個會場展開

《真千金和大佬閃婚了!》章節試讀:

「當然喜歡了,不然為什麼要跟他領證。」蘇綰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

反正她跟霍閻已經是夫妻了,喜不喜歡的不重要。

「怎麼就喜歡了?在今年之前,你喜歡的還是周南宇呢!」蘇靖賢壓根不相信蘇綰的鬼話。

不過說完之後,他就意識到這話有些不合時宜了。

「抱歉綰綰,我不是故意要提到那混蛋玩意兒的,只是你用不着這樣忽悠我,我知道你跟霍閻今天才認識,你們根本沒有感情基礎!」

見蘇靖賢有點上火了,蘇綰也沒有再繼續鬼扯。

「是,我們的確沒有感情基礎,那又怎麼樣呢?有感情基礎的,也很難說那些感情不是虛情假意。」蘇綰指的也是周南宇。

在蘇媚茹跟周南宇的聯合哄騙下,前世的她真以為周南宇是喜歡她的。

結果呢?不過一場算計罷了。

「那你選個什麼樣的不行?為什麼要選一個,一個……」蘇靖賢的教養讓他說不出「殘廢」兩個字,但是霍閻坐輪椅是事實。

如果霍閻跟他們是一個不相干的人,他絕對不會因為對方坐輪椅而有任何不適的想法,甚至還會伸出援手。

可他想要成為他的女婿,成為蘇綰的丈夫,那他就不能不在意。

「當時那種情況,除了他我別無選擇。」蘇綰認真道。

蘇靖賢反駁,「胡說,台下那麼多有志青年,你隨便挑一個都比他強!」

「隨便挑一個?那怎麼保證他們不是衝著蘇家的錢財來的?」蘇綰問。

這話算是問到點子上了,蘇靖賢反問:「那你有怎麼知道霍閻不是衝著咱們家的錢來的?」

「他肯定不是……」

蘇綰話沒說完,蘇靖賢就把話頭搶了過去,「他是!」

他語氣十分篤定,「他沒車,沒房,不是衝著錢還能沖什麼?」

蘇綰搖搖頭,不贊同蘇靖賢的說法,「他坐輪椅還要什麼車啊?又不能自己開是不是?沒房子他可以住我們家嘛,一樓有那麼多空房間,正好他輪椅不方便上樓。」

好嘛!原來這些蘇綰都已經想好了。

蘇靖賢心痛萬分,「你看,他什麼都沒有還想娶你,不就是想以後不努力,靠你養活嗎?」

這樣的場面,按理說父女兩人應該爭得面紅耳赤的,但他們看起來情緒都還算平穩。

蘇綰是知道蘇靖賢的用心,不會和他生氣。

後者則是在努力剋制,怕激動起來的樣子會嚇到蘇綰。

正因為這樣,蘇綰才會有耐心跟他說這麼多。

「爸,你換個角度想想,如果現在跟我領證的人,是現場你認為的任何一個有志青年,他必定是炎城人家的少爺對不對?」

「那是自然的。」能來參加他女兒婚禮的人,身份肯定不會普通。

說起來他都有些想不通,那霍閻是怎麼混進來的!

「但是再有錢,也沒有咱家有錢是不是?能在那種情況下答應娶我,肯定是別有用心,要麼是看中咱家的地位,要麼就是看中了我的外表,無論哪個理由,我的婚姻都是不會幸福。」

「看中地位的,那就是第二個周南宇;看中外表的,他很快就會發現我是所謂的鄉下草包,虛有其表,然後再變成第三個周南宇……」

「好了綰綰,你別說了。」蘇靖賢現在聽到「周南宇」這三個字,腦仁就突突地跳。

看看這個狗東西都給他的綰綰刺激成什麼樣了?

「爸你別著急,聽我說完。」看到蘇靖賢的模樣,蘇綰幾不可見地勾了勾唇,繼續說道:「霍閻他就是窮一點,日子過得苦一點,但他不會想着算計我是不是,因為就算蘇家全部財產給他,他也幹不了什麼!」

這思路清奇的,蘇靖賢感覺他都要被蘇綰給說服了。

見他聽完後沉默不語,蘇綰笑道:「你覺得我說得對是吧?那就這樣,我先下去讓人給霍閻收拾房間!」

「等等……」蘇靖賢反應過來時,蘇綰已經跑出房間了。

雖然蘇綰的話聽起來好像沒毛病,可細細一想有覺得不大對勁是怎麼回事?

樓下,夏雲跟霍閻的談判也進入僵局。

聽到樓上房門打開的聲音,夏雲看到是蘇綰下來了,她趕緊把支票藏起來。

「我剛才跟你說的話,不準讓綰綰知道!」夏雲看着蘇綰的方向,低聲警告霍閻。

霍閻順從地應聲:「您放心,我不會亂說的。」

說完他也看向蘇綰。

想知道蘇綰面對父母輪番的勸說,是不是已經改變主意了。

蘇綰走近他們,然後推着他的輪椅就轉了個方向,正好是衝著大門那邊的。

「我們走。」蘇綰道。

看到這架勢,夏雲心頭一喜,以為是蘇靖賢把蘇綰說通了,兩人這是要去離婚了。

「好,好,媽跟你一起去!」夏雲激動得快要扭起秧歌來了。

蘇綰對夏雲的轉變有些受寵若驚,「不用了媽,這種小事兒,讓傭人做就好了。」

「瞎說什麼呢?這麼大的事,怎麼能讓傭人去做?」夏雲輕喝一聲,隨後高興地跟在推着霍閻的蘇綰後面。

走到大門旁邊的時候,夏雲發現蘇綰方向一變,直接拐進了旁邊的房間了。

「綰綰你這是要做什麼啊?」夏雲懵了。

蘇綰回道:「給霍閻準備房間啊,媽你出去吧,這種事兒真的用不着你,叫傭人來就好了。」

夏云:「……」

她正愣着的時候,一臉愁容的蘇靖賢也下樓了。

「老婆,讓他們自己收拾吧,我們出去冷靜冷靜。」蘇靖賢拉着夏雲出門了。

再不出門,蘇靖賢怕他控制不住體內的洪荒之力,做出什麼親者恨仇者快的事情來。

「蘇靖賢,你都跟綰綰說了些什麼?怎麼還給霍閻安排起住處來了?」夏雲想到剛才自己丟人的表現就恨不得給蘇靖賢一巴掌!

蘇靖賢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哎!」

「說啊,嘆什麼氣?」夏雲氣得要動粗了。

「綰綰是被周南宇那個王八蛋給傷透了心,她跟霍閻領證,完全是被氣的。」蘇靖賢無奈道:「我們暫時還是先不要勸他們分開了,等綰綰的情緒穩定一點了再說吧。」

「可是……」夏雲還是有點接受不了。

蘇靖賢打斷她,「別可是了老婆,左右他是個坐輪椅的,綰綰還把他安排在一樓住,應該是不準備同房的,只要生米沒有煮成熟飯,我們就還有機會勸她回心轉意。」

「有道理!」夏雲突然深受啟發,「千萬不能讓霍閻佔了綰綰的便宜,今晚我去跟綰綰睡!」

蘇靖賢:「?」

倒霉蛋竟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