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這位少俠很囂張
這位少俠很囂張 連載中

這位少俠很囂張

來源:google 作者:不愛拆家的二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盈若 奇幻玄幻 沈念

當贅婿一年,連老婆長啥樣都沒見過,有這麼欺負人的?還有,鎮御司又是什麼鬼?為什麼自己要干這吃力不討好的行當?沈念還來不及適應眼下身份,忽然腦海傳來一陣機械般的聲音「宿主,時請您不惜一切代價,刺殺宇國叛徒宋紹祖」展開

《這位少俠很囂張》章節試讀:

「叫你好幾次,可算是醒過來了,葉崇在虎陽門出事了,一起去救他好么。」

「不去,滾!」

沈念毫不留情拒絕了張夢瑤的提議。

張夢瑤氣的臉頰通紅,怒道:「沈念,你別不知好歹,葉崇追蹤虎陽門不慎被抓,身為同僚你不該去救他么?」

沈念冷笑一聲:「我為什麼要去救一個廢物?他自己本事不足淪為階下囚,為何還要拖累其他人?

既然知道能力不足,為何還要攬這活,要救你去救,讓我出手,做夢!」

張夢瑤徹底無語了,指着與案室空蕩蕩的屋子說道:「你難道不明白這次事情嚴重性么?整個與案室的人都去營救葉總旗了。

虎陽門是西康國人為侵犯我宇國設立的據點,萬一他們將葉總旗帶到西康境內,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到時西康國必定會找到借口發兵攻打我宇國,去年我宇國損失二十萬精銳,至今元氣未復,

你難道想眼睜睜看着我宇國百姓深陷戰火泥潭么?」

沈念聞言當即反駁:「少拿那套家國情懷來讓我改變主意,兩國交戰比的就是國力,

宇國若是國力強盛,就算十個葉崇搭進去,西康也不敢有半點造次,相反,宇國勢弱,西康想要針對你,不管有沒有葉崇這個人,都改變不了挨打的命運,

收起你那套拙劣的說辭,對我而言,兩國會不會再度交鋒,又有什麼關係?至於百姓如何,那更不是我該操勞的事!」

張夢瑤驚呆了,指着沈念顫聲說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就一輩子繼續當個廢物吧,

本以為你昨日展現那般實力,會願意為鎮御司和宇國出分力,看來我還是看走眼了,

贅婿就是贅婿,不管實力如何,就是一個吃軟飯的廢物。」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沈念暴怒,一個縱身,不及張夢瑤反應過來,已經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張夢瑤臉色瞬間變的青紫,想要提氣反抗,卻發現周身經絡被一股劇烈灼熱給壓的無法運轉靈氣。

「你若想死,我不介意現在就成全你。」

「放……放手……」

張夢瑤修為盡鎖,只能如同一個普通女孩,用力拍打着沈念鐵臂。

「哼……」

最終,沈念還是鬆開了手,張夢瑤脫離奪命險境瞬間,不由大口喘息。

「叮,支援鎮御司救出葉崇並誅殺虎陽門門主,任務成功獎勵升階丸一枚,可讓已學功法提升一階,是否接受任務。」

就在這時,系統的聲音在沈念腦海回蕩。

沈念接受任務後,看着半跪在地的張夢瑤說道:「虎陽門在何處?」

張夢瑤長喘一聲後,回道:「就在郊外三十里月牙峰左側,你改變主意了?」

沈念握住腰間朱雀,手一揮:「帶路。」

……

虎陽門偌大的廣場上,葉崇渾身是傷,被吊在烈日下暴晒。

周圍滿是虎背熊腰的虎陽門弟子,各個坦胸露腹,蠻橫地站在校場上。

而正座位置,一名身材健碩的莽漢,正愜意地喝着茶,看着葉崇不時發出冷笑。

這人就是虎陽門門主,洪天柱,後期圓滿修為。

「你們鎮御司,都是你這種酒囊飯袋?」

「呸……」

聞聽此言,葉崇倔強的抬起頭,從嘴裏吐出一口血水,算是回應了莽漢的話。

洪天柱輕笑一聲:「還挺倔強的,可惜,你連我一招都擋不住,根本和廢物無異。」

葉崇冷冷地盯着洪天柱,艱難地從嘴裏吐出幾個字:「你得意不了多久的,要不是你這廝提前布下陷阱,我豈能着你的道。」

洪天柱笑道:「你該不會以為你鎮御司的人能救你出去吧?如果是這樣想的,那就大錯特錯了,

我已經在虎陽門周圍布下天羅地網,只要他們敢來,定叫其有去無回,你就等着看你同門怎麼在你眼前死去吧,呵呵。」

葉崇面頰不住抽搐,恨不得上前立馬將洪天柱的臉撕成粉碎。

另一邊,前來營救的鎮御司弟子,已經集結在月牙峰附近,距離虎陽門不過五里之地,足足有二百人。

白天河臉色緊張,不斷自責道:「都怪我,本以為葉崇辦事認真,能順利搜集虎陽門情報,不想居然失手了。」

夏盈若手持銀劍,也參與了這次營救行動。

她目睹虎陽門方向片刻後,對白天河道:「事已發生,白師兄自責也無濟於事,現在該考慮的是怎麼把葉師兄救出來。」

白天河嘆息一聲:「讓夏師妹看笑話了,你才來第一天就出了這麼檔子事,真是讓我這當師兄的,無顏見人啊。」

夏盈若一甩長劍,問道:「如果正面進攻,勝算有多高?」

白天河搖搖頭:「慚愧,現在缺少關於虎陽門的具體情報,我們對虎陽門的布置所知不多。」

夏盈若:「請白師兄將知道的情報速告知與我,我好及早做出戰術布置,前去營救葉師兄。」

白天河回道:「目前已知的是,虎陽門門主洪天柱修為後天圓滿,麾下後天期修為弟子不下二十人,除此之外,知之甚少。」

夏盈若蛾眉輕蹙,情報確實太少了。

如果單單只是這樣,她有信心單人殺入虎陽門,根本無人可以抵擋。

但是,就怕在救出葉崇之前,葉崇已經身遭不測或已被轉移,那隻能說這次營救任務將會成為鎮御司史上最大的失敗典型。

辟水城位於北燕和西康交界處,離兩國邊境也就二十里,一旦葉崇被帶入西康境內,宇康兩國必定再次爆發戰爭,這個場面是夏盈若極其不願意看到的。

戰爭,只會造成生靈塗炭!

「必須想出一個完全之策。」

同一時間,月牙峰頂部,沈念選擇好了最佳視野,將底下虎陽門盡數收入眼底。

一旁的張夢瑤奇道:「不是去營救葉總旗么?為什麼要來這裡?」

沈念用拇指測距後,直接對張夢瑤說道:「你可以離開了,剩下的,我自會處理。」

張夢瑤不明白沈念的意思,剛要開口發問,卻聽沈念又說道:「記住,我沒參與任何營救計劃,

你不能跟任何人提及我來過這裡,否則,我一定會廢了你!不要懷疑我的話,我說到做到。」

張夢瑤有些懵逼:「這是為什麼,你……」

「你太啰嗦了, 趁我改變主意前,快滾!」

沈念粗暴的打斷張夢瑤的話,不給她任何發問的機會。

「好,那你保重。」

張夢瑤也不再逗留,連忙施展身法,下山去跟白天河他們匯合了。

等確定張夢瑤離開,整個月牙峰就自己一人後,沈念直接從納戒中取出納米反裝甲狙擊槍,架在岩石上瞄準虎陽門校場,開始尋找此次任務目標。

「就讓我也體驗下,八百里外一槍斃命的快感吧!」

《這位少俠很囂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