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炙熱如火:消防員變成總裁狂寵我
炙熱如火:消防員變成總裁狂寵我 連載中

炙熱如火:消防員變成總裁狂寵我

來源:google 作者:蒜蘸丸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欠欠 文均庭 現代言情

14歲的一場火災,讓他們分離了12年再次相遇,是在劉欠欠的總監簽約會議上,意外燃起熊熊大火,他化身英雄,把她抱出來文均庭,愛她當知無畏的第一人是消防員時,擠盡時間與她見面;知她工作有難,半夜搖人挪用自身的資源無償捐資5,000萬……此時他身為大佬,又要追妻追兒(片段情節)次日,文均庭去城南別墅接夫人、兒子「不走不走,這裡有好玩的盪鞦韆!」「乖,回家爸爸給你建個更大的!」展開

《炙熱如火:消防員變成總裁狂寵我》章節試讀:

男人朝她的方向走去,迎着光。

他的整個人都鑲在了金光里。

他溫柔的聲音在病房中響起:「感覺好點了嗎?」

這句話略顯突兀。

男人在她的床邊的椅子上坐下,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劉欠欠盯着面前這塊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有點懵圈,問:「我認識你嗎?你認識我?」

走錯病房了?

男人咬唇,右手四指托着下巴,左手叉着腰微微向她傾身,說:「欠欠,你把我忘了?」

他扯出了一點笑容,眼裡流露出說不出來的溫柔,褪去了少年時的稚氣。

劉欠欠打量了一下他後眼眶漸漸濡濕,「文……文均庭?可是……文均庭不是死了嗎?」

這個名字太久沒有從她的嘴裏說出來過。都有些陌生了。

文均庭坐直了身體,說:「誰告訴你我死了?你找到我的屍體了嗎?」

劉欠欠慢慢的哭出聲音,抽泣着說:「我以為你被燒成灰了。」

「沒有,你誤會了。」

「那為什麼你沒有死你現在才來找我?」劉欠欠問。

「你……你又怎麼知道我在這的?」她又問。

「我救了你。」

「……」

兩人在你問我答的遊戲中玩得不亦樂乎時,文均庭出去接了個電話,回來之後對她說:「我準備要回去了,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你還沒有回答我你為什麼沒有死,你不回來找我。」劉欠欠抬起頭望着他的臉。又說:「你知不知道那一年,我在你家裡找了你好久。」

「我……」

那一年,是初三畢業的那個暑假。

文家大宅突然就起火了,誰也不知道因為什麼。

劉欠欠站在杜心汝身邊,看着從文家大宅裏面運出的一具具屍體。

有文均庭的爸爸媽媽,還有他哥哥。

從裏面運出來的每一具身體都被燒得焦糊,只有身高還有體型可以勉強的讓熟悉的人辨認出是誰。

她可以確定,沒有他。唯獨沒有文均庭。

劉欠欠淚眼婆娑地看着杜心汝說:「媽媽,文均庭還在裏面對不對?」

劉欠欠跑過去問那些在場的消防員:「叔叔,裏面還有人的,你們找到了嗎?」

消防員回她:「不知道,叔叔們還在排查。」

劉欠欠回到杜心汝身邊,杜心汝也哭得泣不成聲了,因為文均庭的媽媽是杜心汝少女時期到現在的好朋友。明明前一天還好好的,後一天就看到她體無完膚的躺在擔架上,誰受得了。

杜心汝說:「等等,我們再等等看。」

等。

等到文家大宅已經沒有一點火星,只剩下四處灰黑的牆和往下滴的水的時候。

劉欠欠沒能壓制住內心的衝動,衝過去掙開了警戒線,在已成廢墟的文家大宅里瘋找。

可是,什麼也沒找到。

杜心汝跟了進去,看着她累暈了倒在地上,才背着她回家。

劉欠欠跟他描述完,眼淚汪汪地看着他。

文均庭看了眼表,說:「對不起,欠欠。我下次再和你解釋。」

說完他起身,轉身想走。

劉欠欠伸手拉住他的衣角,問:「文均庭,你去哪?」

文均庭回眸一笑,說:「我找人幫我替班了,我得回去上班了。我等一下幫你點碗粥放在醫院的那服務台,你叫護士拿來吃。」

「嗯。」她緩緩的放開他。

她確定了這不是夢,不用擔心他去而不回。

他走到房門邊,又回頭囑咐她:「你過兩天就可以解繃帶了,現在記得不要亂動。晚點我還會再過來。」

沒等他回答,他已經消失在她眼前了。

半個小時後,一個護士把文均庭點的粥送了進來。

是一碗皮蛋瘦肉粥,還是之前他們常去吃的那家店。

可是,12年過去了。店還是那個店,可是老闆都換了好幾個了,粥的味道也早就不一樣了。

現在她家是不能回了,腿弄成這個樣子怎麼回家?不得被杜心汝再說個半死啊!她吃完之後就給杜心汝打了電話。

不過現在還不能和杜心汝說,文均庭還活着,不然杜心汝就發現自己受傷的事了。所以她找了個借口:設計太難了,得通宵加兩天班!

電話被接通,劉欠欠對着手機甜甜的叫了聲:「媽——」

「沒錢!」親媽實錘。

劉欠欠覺得可能真的是自己管要錢的次數太多了,也沒反駁,繼續說:「我這兩天先不回家了,在公司加班賺錢養你。」

「二筒!自摸!」

杜心汝興奮的大叫一聲:「給錢!」

接着傳來炒田螺似的麻將機轉麻將的聲音。杜心汝在那邊嘻嘻笑,回顧被自己晾在一邊的女兒,說:「就你那點錢,養活你自己吧!愛上哪去上哪!別打擾老娘打麻將!掛了。」

「嘖!」

真是什麼樣的女兒攤上什麼樣的媽,什麼樣的媽攤上什麼樣的女兒。

劉欠欠的腿弄成這樣,除了上廁所哪也去不了。就在床上拉起床邊的小桌子在那想HUA新一期該由她來設計的設計稿。

因為剛入職不知道公司的規則,她還打了個電話問林納斯,結果被劈頭蓋臉的給罵了一頓。

「劉小姐,我勸你好好休養,要是上班後交不出設計圖,你三倍工資也別要了!你給我好好休息,到上班了再想!」

那行吧,為了三倍工資。

老闆不讓干,那就不幹。

她閑着無聊沒事幹,打開了醫院的電視看,但是醫院的電視只有新聞台。她從小到大最不愛看的就是新聞。在她看得昏昏欲睡的時候,門咯吱一聲響了。

隨着門響,她也清醒了過來。

文均庭走到床邊,把手裡的一筐水果放到床邊的地下,拉了把椅子坐在床邊。

「11點了你還不睡覺?」他問。

「你不是說你還會再回來看我嗎?我很想聽你解釋呢。」

他知道她問的,想知道的解釋是什麼,也不打算瞞她。

大宅起火時,一個中年消防員衝進火場里救人。他們一家四口在一起,他們都推了文均庭出去,因為他最小,讓那個消防員先把他救走。

消防員計劃帶他翻一扇火勢還沒蔓延到的窗戶,誰知,有東西突然爆炸,把他和那個救他的消防員轟出了窗外,重重的摔在了地下,以至於兩人都昏了過去,那個消防員後背着火,重傷。

而文均庭的家人,也是因為那突如其來的爆炸,離開了人世。

因為窗戶下的位置是文家大宅的另一面,所以文均庭和救文均庭的那個消防員摔下去後便被負責那一面工作的消防員送去了醫院。

走那面的通道,沒有經過正門。

這就是他們錯過的原因。

他在醫院醒來,他第一眼看見的是兩個叔叔,是那個消防員的隊友。他們告訴文均庭:「你的家人們都已經犧牲了,是何隊長救的你。」

早就料到這個結局了,但從別人的口中說出來,他還是接受不了。而他年紀尚輕,也沒什麼「男子流血不流淚」的男子主義。他痛哭了一頓後問那兩個在他身邊和他一樣充滿哀傷的兩個叔叔,說:「那救我的那個叔叔呢,我想和他說謝謝。」

「IC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