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只為改夢
只為改夢 連載中

只為改夢

來源:google 作者:蕭錦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羅玉珍 蕭錦鶴

他不掩笑意,擺手沖我賠罪:「羅姑娘才情高,詞是好詞,但那兩隻不是鴛鴦,是野鴨子」我丟人丟得麵皮兒一紅,跟着他尬笑兩聲,他見我這樣,笑意更濃,我看他那樣,也忍不住笑作一團船夫估計是只顧着看我倆笑,小船搖着搖着就偏了頭,跟別的小船碰在一起展開

《只為改夢》章節試讀:

小說《只為改夢》主角蕭錦鶴羅玉珍,是作者蕭錦鶴所寫,千萬不要錯過!
本文精彩片段:他見過蕭錦鶴,不卑不亢,自有讀書人的風骨在身上。
又遞給我一枚透黃的杏,笑道:「洗過的,你嘗嘗,甜是不甜。
」他這個人啊,怎麼說,苦追我多年,好不容易見一面,卻不會讓人覺得他賣好得太用力。
...他見過蕭錦鶴,不卑不亢,自有讀書人的風骨在身上。
又遞給我一枚透黃的杏,笑道:「洗過的,你嘗嘗,甜是不甜。
」他這個人啊,怎麼說,苦追我多年,好不容易見一面,卻不會讓人覺得他賣好得太用力。
他悠然自得得像一陣風,他有他自己的步調,不會被誰輕易打亂。
我伸手接過青杏,正想咬一口,阿姐卻突然道:「貪嘴的毛病就是改不了,你還想因為一口吃食害了誰?
你都不會反省,不會覺得愧疚嗎?
」她這些年不遺餘力地吐苦水,我害她走丟的那件事,已經是人盡皆知了。
只是多是人說,那事也怪不得我,畢竟我那時候還小。
見我沒被唾沫星子給淹死,阿姐是有些耿耿於懷的,於是隔三差五,她逮着機會便要諷刺我一番。
從前我只會忍耐,父親讓我忍,母親讓我忍,連我自己都覺得只要忍一忍,阿姐總會踏過這道坎。
但想起夢中她的作為,煽風點火、構陷誣害,我一忍再忍,她變本加厲。
我哪能再忍。
「阿姐的意思,是要我縫上嘴巴,乾脆餓死了才好贖罪是不是?
」這是我頭一次頂撞她,船艙里的聲響停了片刻,就聽見阿姐委屈地哽咽喚道:「蕭錦鶴,你進來。
」他的目光在我與陳懷昱之間游移片刻,掀簾進了內艙。
今日出遊,我本想與陳懷昱開誠布公地聊一聊,結果被阿姐壞了興緻。
我心情不爽,一路無語,他也不打擾我,自顧自地掏出一卷《雜記》,靠在艙里津津有味地讀起來。
偶爾抬頭看一看我,或是給我剝個果子,或是為我添杯茶水。
我生我的氣,他讀他的書,也不知道安慰我兩句,怪人。
但他的安靜讓我十分愜意。
我覺得有點對不住陳懷昱,壓住心裏翻湧的憤懣,我朝湖面上的鴛鴦揮起手帕,他隨我出艙看景。
聽說他愛以詩會友,我清清嗓子,吟詞一首。
「漁夫酒醒重撥棹,鴛鴦飛去卻回頭。
」陳懷昱咬唇不語,背過身去,我看到他肩頭抖動,應是在笑我。
好無禮。
我有些惱了,「你笑什麼?
」他不掩笑意,擺手沖我賠罪:「羅姑娘才情高,詞是好詞,但那兩隻不是鴛鴦,是野鴨子。
」我丟人丟得麵皮兒一紅,跟着他尬笑兩聲,他見我這樣,笑意更濃,我看他那樣,也忍不住笑作一團。
船夫估計是只顧着看我倆笑,小船搖着搖着就偏了頭,跟別的小船碰在一起。
我們這艘船小,圍欄也矮,我險些被突如其來的碰撞晃進湖裡,幸好對面船頭上的人扶了我一把。
我穩住身子,想抽身道謝,那人卻緊緊抓住我的胳膊不鬆手。
我抬頭一瞧,又是完顏術!
他蹲在自己那艘華麗畫舫的船頭,我的視線將將與他齊平。
他幽幽地看着我,彷彿自深淵向上凝視。
大熱的天兒,我愣是嚇出一身冷汗。
「你笑得很漂亮,你叫什麼名字。
」我閉口不答,他的臉色顯而易見地冷下幾分。
陳懷昱上前替我解圍,他與完顏術一禮,道:「多謝殿下出手相助,船夫愚莽,驚擾殿下座駕,還望殿下海涵。
」完顏術只是輕輕看他一眼,視線便又重新回到我身上。
「難道是個漂亮的啞巴。
」他忽然掐住我的下巴,迫使我向他張開嘴,眯眼一看,他笑:「若是啞巴,倒浪費了這根漂亮的舌頭,不然,拔下來送我吧。
」我頭皮發麻,強讓自己鎮定下來。
陳懷昱將我向後一拽,讓我藏在他身後。
完顏術囂張跋扈,連王公貴族都要讓他三分,我沒想到陳懷昱會有如此膽量。
但他不知道他面前的人,是個披着華麗皮囊、不通人性的強盜。
不能惹惱完顏術,不能連累陳懷昱。
「回殿下,我是御史府二姑娘,羅玉敷。

《只為改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