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植物人老公的馬甲數不清
植物人老公的馬甲數不清 連載中

植物人老公的馬甲數不清

來源:google 作者:七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寒時 慕綰綰 現代言情

男人依舊沉沉的睡着,慕綰綰這才仔細看到了他的臉,輪廓分明,挺鼻薄唇,再看一次仍舊被他驚艷只不過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換成了......展開

《植物人老公的馬甲數不清》章節試讀:

《植物人老公的馬甲數不清》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植物人老公的馬甲數不清》作者為七七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慕綰綰傅寒時,講述了:...熱,帶一種焦躁,憑藉著最後的一點意識,她踉蹌的爬上了床。
明天就好了!
身體不正常的反應讓她忍不住發出小獸一般的嗚咽。
月黑風高夜,樹影婆娑,隨着一聲低沉的嘆息,一隻有力的胳膊伸了過來,將她一把撈進了懷中。
男人的聲音有些沙啞:你叫什麼名字?
慕綰綰一驚,意識恢復了片刻的清明,她睜開眼睛,試圖想要看清男人的臉。
可男人背對着月光,除了完美的輪廓,皆是一片陰影。
不說話?
有點意思。
男人呼吸加重:你自己送上門來的,可怪不得我。
微風吹動了窗邊的紗簾,也吹乾凈了這一室的荒唐。
慕綰綰捂着腦袋醒來,第一時間檢查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除去衣服上的褶皺,穿的倒是整整齊齊,只是坐起來時身體有一陣陣酸痛。
難道都是夢嗎?
慕綰綰準備下床,一抬手卻觸碰到了意料之外的溫度。
她呼吸一滯,緩緩回頭,身邊竟然還睡着一個男人!
他安安靜靜,一動不動,如果不是還有呼吸,慕綰綰還以為這是一具屍體。
這男人十分俊美,和昨晚夢裡的人頗有幾分相似。
可等不及再欣賞,門口傳來耳熟的女聲。
不好意思,能不能打開這個房間,我妹妹好像走錯了房間......是她,慕寧寧!
慕綰綰的眉間閃過一絲冰冷,她不能在這裡繼續呆下去了。
這裡樓層不高,她跳上了窗檯,又藉助着旁邊的平台,不過三兩下輕鬆地落在了院子里的草地,然後銷聲匿跡。
慕綰綰避開所有人回到了家裡。
鏡子里的少女換上了已經系的泛白的睡衣,寬大的睡衣遮不住她纖細曼妙的身材,長長的頭髮遮住了臉頰,她的五官也十分精緻,如果不是臉上有三分之一的胎記,那將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女。
忽的,房門被敲響,慕綰綰上前打開了房門。
門口站着的,正是怒氣衝天的慕政琮:慕綰綰!
你姐姐說你昨晚沒回來!
你跑去哪了!
男人走上來抬手便是一巴掌,慕綰綰頭向旁邊微微一偏,躲了過去。
你和你媽一樣不知檢點!
早知道你這麼不讓省心,當初就應該直接掐死你!慕政琮罵道。
慕寧寧站在一邊上,眼裡皆是嘲諷:妹妹,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昨天我去聚餐的時候好像看到你上樓了,旁邊還有一個啤酒肚的中年男人,我應該沒看錯吧?
即使爸爸給你訂了婚約,你不願意,你也不能這麼作踐自己呀!
慕寧寧敢肯定昨天晚上她下的葯進了慕綰綰的嘴裏,就是不知道怎麼居然不在自己安排的房間里,還偷偷跑回來了,白費她苦等一番。
不過看這幅樣子,也應該是被那流浪漢得手了。
綰綰,我們也是為你好,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女嫁得好呢?
周蘭業語重心長:雖然對方是個植物人,但是你也看看你自己本身不是?
你說你長得這麼丑,還是個啞巴,除了不睜眼的還有誰能娶你?
再說人家家世顯赫,你嫁過去,還對你爸爸有幫助,一舉兩得,你可不能不懂事啊!
呵,嫁得好?
怎麼不讓慕寧寧去嫁?
慕綰綰聽着,嘴角勾起一抹譏諷。
周蘭業見慕綰綰沒有動作,說的更加起勁:別不知好歹,你嫁過去都是高攀!
慕綰綰低着頭,黑色的長髮靜靜地垂在兩邊,看起來乖巧又無助。
但就在此時,慕綰綰忽然抬起了頭,看着慕政琮,抬手指向了慕寧寧。
就像是無聲的三個字:讓她嫁。
慕政琮看出來了,但他裝不懂。
慕政琮威脅道:你指你姐姐幹什麼?
慕綰綰,你記得你還有個外祖母吧?
你要是不嫁,你祖母過的怎麼樣可就說不定了。
他剛說完,就覺得女孩的眼神一凜,讓人脊背發涼,好像眼中有了殺意。
慕政琮隨後立馬否定,眼中的厭惡更勝。
慕綰綰不過是個慫貨,還能想着殺人?
但這直勾勾的視線實在是具有攻擊性,讓他氣急敗壞:看什麼看,再看讓你變成瞎子!
來人,把房子守好,不許再讓她跑出去!
她被迫要嫁的人,是京城首富的兒子,傅寒時。
幼時風光霽月,是所有人眼中的香餑餑,慕家憑藉著一點關係,要來了這玩笑似的一句婚約,而婚約的對象自然是被寵愛的慕寧寧。
可就在三年前,傅家三口被人路上圍追堵截,傅氏夫妻直接丟了性命,而唯一的兒子傅寒時,為了植物人,傅氏的掌家人變成了他的叔叔,傅冬臨。
傅寒時三年沒有蘇醒,傅冬臨受人指點,便找人給他沖喜。
沒有人不意識到這是一塊肥肉,也都搶着將自己的女兒送進去。
但更怪的事情發生了,第一任新娘被送去,沒幾天出了車禍意外去世,後兩任也都意外傻的傻,殘的殘。
不僅沒撈到好處,棋子還沒了,這才讓所有人望而卻步。
沒辦法傅冬臨才將視線放在了慕家的婚約上,承諾給慕家不少好處,才讓讓慕家堅定地將慕綰綰送出去。
天才蒙蒙亮,門就被打開。
慕綰綰被迫換上了喜慶的紅色嫁衣,被眾人塞上了婚車。
沒有敲鑼打鼓,沒有該有的喜慶,反而一路上十分嚴肅。
車子繞過半山腰,進了別墅的院子。
慕綰綰蓋着蓋頭,感覺到車門被打開。
太太,請下車。
男人聲音機械,讓慕綰綰扶着他的胳膊,帶她走進了別墅的一間卧室。
太太,董事長的意思,您必須在這裡呆一晚,明早便可以在別墅內隨意活動。
慕綰綰沒說話,點了點頭。
身後響起輕微的關門聲,才讓室內的壓抑感少了一些。
慕綰綰坐了好一會,才輕嘆了一聲,走到了床邊,憑着少量的視野找到了男人的手,拉着這隻手,揭開了自己的蓋頭。
視野變得廣闊,男人沉睡的臉也出現在慕綰綰的眼中。
居然是他!
前天早上睡在她身邊的那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