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智障天神
智障天神 連載中

智障天神

來源:google 作者:扛不住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餘明 扛不住 都市小說

餘明同學,著名人族莽夫,星空萬族屠夫,宇宙歷史最大規模戰爭導火索但是如果你要讓系統評價這個人,用的最多的就是「檢測到宿主智商有限」「檢測到宿主有明顯妄想行為」「檢測到宿主有試圖降低智商行為」20歲之前的餘明隨心所欲,之後就開始了被系統無情吐槽的苦逼生活展開

《智障天神》章節試讀:

餘明只喜歡做自己能力半徑範圍以內的事情,這是所有認識他的人的共識,他自己也是這樣衡量自己的行為的,並不是因為他是一個缺乏膽量和勇氣的人,事實上,他的腰和膝蓋都不好,他喜歡站着,賺錢也要站着賺

很久之前,在某次陪自己的小老闆吃飯的時候,他不願意喝酒,因為不喜歡,但是老闆偏偏就像是想要馴服他一樣,說了一堆夾槍帶棒的屁話,在沒有得到預期的結果後,那個頭頂地中海的油膩胖子從常年夾在胳膊上的包里取出一萬現金,於是名場面來了,選擇很簡單,喝掉杯中二兩白酒,他可以拿走現金,不喝,今天的場面和以後的場面都會很不好看

餘明拿出手機,打開錄像,在鏡頭的注視下重新確認「喝完了就是我的,對嗎?」

地中海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一個月工資只有4千多塊的年輕人而已,錄像是怕自己不認賬嗎?他點點頭,語帶笑意的說「對」,同時從皮夾子里又拿出一疊現金「而且漲價了,兩萬」

餘明似乎終於確認了什麼事情,吐了一口氣「嗯,那就好」

他拿起酒杯,一口喝下,然後,酒杯扔在地中海的地中海上,隨着杯子的碎裂,杯底殘留的酒水落在地中海里幾個頑強的頭髮上

在所有人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餘明迅速的抄起桌上的酒瓶衝到地中海身邊,一腳將他踹倒在地,隨後騎在他身上,酒瓶開始向下砸去

地中海殺豬般的嚎叫持續了將近五分鐘,而期間餘明一句話都沒有說,開始時還有人在想要不要阻攔,但看到餘明的眼神之後,沒有人敢動了,五分鐘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已經足夠讓地中海站不起來了

餘明起身,平靜的拉起椅子,坐在地中海剛才的位置上,拿起地中海位置上的煙,點起來,然後拿起桌上的錢,開始點鈔,讀書時餘明曾經在奶茶店裡做過店員,點鈔的手法還是很熟練的,當所有的現金數完,將現金分成兩疊,然後低頭,對地中海說:「放心,我下手的地方沒有任何一個位置可以造成輕傷以上的」然後拿出較厚的一疊錢,整整齊齊的放在地中海頭邊,「這個呢,是你的醫藥費,我大學同學當年轉專業給我們整個寢室科普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最低成本的打人,放心,這個醫藥費絕對夠」然後拿起另外一疊比較薄的,輕輕的在地中海的臉上拍了兩下,「這五千,我就當做是下個月工資了,謝謝老闆慷慨」

起身,拿起手機,轉身離開。

餘明願意做自己能力半徑以內的事情,因為這樣可以讓自己可以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其他的一概不用去考慮,而系統的出現就像是有一個人想要操控自己一般,他很煩躁,一種強烈的不適感,尤其是當系統提到X行為時,更是讓餘明情緒爆炸。

「魚頭泡餅,你發什麼呆?」

餘明平靜自己的心情「吃撐了」隨即拍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不過,最近胖了,沒有腹肌也沒有人魚線了」

李沐繞過桌子,跑到餘明身邊,拉起上衣,露出肚子一段,嚇了餘明一跳「我有人魚線呀,給你看」「人魚你好,人魚再見,人魚快把衣服」餘明嘴裏的「下去」兩字沒有出口,李沐已經從背後鎖住他的喉嚨。

喘不過氣的感覺讓餘明迅速的做出反應,揮肘,這個位置正好擊中李沐的小腹,在李沐吃痛鬆懈的時刻,迅速起身,掙脫李沐的胳膊,避免被李沐放到在地的局面,而李沐則迅速後退,拉開和餘明的距離,她本意是想要利用看到自己撩衣服的時機制服餘明的,但是剛才那一肘的力量不輕啊

「大叔,身體不差呀」

「你也不賴嘛」

「我還是個孩子,你也好意思下這麼重的手啊」

「哇,你們家的孩子都玩實戰刀的啊?家風彪悍啊」

兩個人都拿不穩當前的情況,開始言語上的試探

「哼,不就是有你這樣的刁民想害朕」

「害你?我一個良家少男」嗯,算一算,餘明單身且無不良嗜好,這麼說好像也沒有錯

「就你,偷看小姑娘的老色匹」說完,也不再等,直接動手,腿部發力,良好的爆發力迅速撲倒餘明身前,兩個人再次打在一起

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餘明依靠的是自己長期鍛煉的身體,而李沐,雖然在重量級上有些差距,但是格鬥技巧上明顯更勝一籌。

總有些人會相信什麼四兩撥千斤之類的神話,固然有些人是可能做到的,但是除了少數以實戰格鬥和殺戮為目標接受專業訓練的人以外,大部分人所學到的格鬥技巧是不足以跨重量級去戰鬥的,先不談不同體重所代表的力量、抗擊打能力之間的差別,但是對方比你手長腿長你達不到對方這件事情都是很麻煩的,當然武術家毆打小流氓的劇情除外。

所以現在的局面就是,李沐雖然技巧更好也只是佔有一點優勢罷了,畢竟李沐一米六,餘明一米八,不過時間一長,李沐的優勢就明顯起來,因為餘明在打架這件事情上,實在是太業餘了

於是,就看到李沐騎在餘明身上,而餘明雙手護住臉的場面,而可憐的良家少男此刻也只能默默承受這沙包大的拳頭。

李沐終究還是打累了「說吧,你和那個什麼狗屁系統是不是一夥的」

餘明那張被護住的臉上漏出了吃驚的表情「我說咱倆烏龍了你信嗎?」

現在的情況是,自己打不過,既然打不過,那麼認慫是必要的,而且李沐能夠控制自己,在這種情況下就沒有必要對自己說謊了,那麼她厭惡系統的情緒也就是真的,這樣說起來,兩個人就算是同一邊的,接下來就是讓李沐相信自己。

「啥?烏龍?」李沐重新開始毆打

餘明一邊護住自己的臉,一邊喊叫到:「姑奶奶,你怕啥,就算我騙你,了不起你就再打我一頓就好了」

「可是不解氣呀,讓我再打一會」李沐其實已經認同了餘明的說法,只不過之前心裏還有一口氣沒有消,於是又是十幾拳揮下去

現在餘明發出的慘叫聲表演成分就居多了,畢竟想要讓人撒氣最好的方法就是表現的凄凄慘慘戚戚,能挨打是身體好,會挨打是要動腦子,君不見韋小寶挨打,對方腳還沒到就已經在地上打滾,滋哇亂叫,恨不得吐口血出來,弱者的形象往往會喚醒自以為強者的同情心,一旦火氣沒了,心裏就要假惺惺的想想自己是不是下手狠一些了

此刻的李沐也是這樣的心態,畢竟,已經打了這麼長時間「好啦,不要叫啦,給你一個坦白從寬的機會」

餘明也沒有什麼可猶豫的,把自己這一天經歷的事情說了一遍,又說了自己觀察她的身體是為了確認她是不是經歷過專業的訓練。

「至於安排你去做切配的活,當然就是想要看看你的刀到底是真的學過,還是身體訓練之後隨便玩玩的」

「你心眼很多呀,老流氓」

「我心眼多,現在不也是被你騎在身上吃沙包嘛,還有啊,你下腳是不是有點太狠了」

「誰知道你是不是團伙作案,想占姑奶奶便宜,你還拍我肚子了」

「姑奶奶,你現在好好想想,我要考量一個人的身體素質,我不要考慮一個人的核心力量嗎?再說啦,我如果想要佔你便宜,就你今天吃我的喝我的這幅架勢,現在咱倆應該是誰騎着誰呀」

餘明的理解了,李沐多少會有些羞澀而惱怒的,他本意只是想做個擦邊球,調整一下緊張的氣氛,但李沐的反應是「你還想騎我,你姑奶奶從小就馬術驚人」說著,左手抓住餘明衣領,右手拍在餘明後丘上,好像真的在騎馬一樣

餘明忽然暴起,頭錘,穩穩砸中李沐鼻樑。

技巧的前提是什麼?是常年的訓練積累下來的條件反射一樣的動作習慣,以及在雙方戰鬥的過程中清醒的思考,餘明的想法很簡單,你技巧好,那麼我砸暈你,然後用純粹的身體優勢制服你,同時小腹補一拳,現在重量級的優勢就展現出來,李沐滿臉痛苦

現在局面回到餘明這邊,此刻李沐後背朝天趴在地上,餘明一條腿加着體重壓在李沐後背,一隻手壓住李沐脖子

「小姐姐,現在你看看我的騎術怎麼樣」

手抬起,重重落在李沐翹臀上,現在更像是大人在教育自己家裡不聽話的孩子一樣

「啊!!!!!!」除了下意識的叫了一聲,李沐已經沒有其他反抗的機會了

「現在我問你說,傻X系統跟你說什麼?」

「我現在很疼,沒有空理你」

「啪」又是一個巴掌

「疼疼疼疼疼」

「啪」又一巴掌

「來,讓我們為你可愛的小屁屁默哀吧」

「啪」又一巴掌

看着在磨牙的李沐,餘明笑嘻嘻的說「不對,它應該很快就會從小屁屁變成大屁屁了,希望你喜歡」

「好啦,不要打了,我說」李沐似乎也清醒過來,餘明已經制服了自己,如果真的有什麼不良企圖的話,那麼現在已經可以行動了,但是他好像和自己一樣,對這個系統的真相更有興趣一般,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他也是系統受害者的可能性應該更大一些

「前天晚上做了一個夢,那個什麼狗屁系統說我昨天下午會目擊一場殺人案,剛才十二點的時候,系統跟我說,我會和你。。。。。。」小姑娘,無論多皮,多少還是難免有些羞澀的,始終沒有把具體的話說出口,臉卻已經紅了起來

「你信?」

「我當然不信,我又不傻,做夢呀,我怎麼會信」

「那你帶把刀」

「問題是我早上起床的時候,床頭有張紙條,上面也寫着一樣的話,還有具體的時間,你覺得我要不要準備一下」

「你覺得是我?」

「一開始沒有覺得是你,但是你今天下午開始偷瞄我,案發現場也是色眯眯的,晚上還敢拍我的肚子,12點那個一來,我當然覺得是你了」李沐覺得自己的判斷很合理,如果是人為的,那麼餘明的嫌疑確實很高的樣子

餘明自己都覺得李沐的判斷是沒有問題「難道還真的是我?o(╯□╰)o」

餘明正色說:「好,那麼現在我來跟你說另外一個版本」

餘明把這兩天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講了一遍,說的時候也同步在觀察李沐的表情,看上去她也是相信了的樣子。

「現在看來,我們都是受害人,現在我們兩個站在一邊才是正確的選擇,我接下來放開你,我們一起商量一下接下來怎麼辦,同意嗎?」

「同意、同意、同意!!!」李沐連忙說到

見李沐同意,餘明起身,卻看到她還是躺在地上「你還不起來等啥?」

「額。。。。。。屁股疼,你拉我一把」

餘明伸手,抓住李沐的手,將李沐拉起來

女人是記仇的嗎?未必每一個都是,但是很多女人都是,李沐就是這很多個女人中的一個,而且,從小到大,她所接受的教育里都是以贏為核心目標的。

別的家長看見自己的孩子打架,會勸告自己的孩子打架是不對的,她在幼兒園裡第一次和別的小孩打架,她老爹在老師面前,一副會管教孩子的老實人模樣,但是離開學校,就跟她確認了兩件事,第一,打贏了沒有,第二,是不是她主動惹事,小李沐老老實實的說,是對方先罵她的,然後她就把那個掛着鼻涕的胖小子摁在地上反覆摩擦,本以為自己會被再罵一頓的李沐都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結果老爹蹲下來,摸摸她的頭,不光誇獎了她,獎勵了平時不讓她吃的糖果,還告訴她,下一次如果還有人惹事還要這樣,但是老師來的時候要在地上打滾大哭,然後反咬一口。「不光要贏,還要贏得徹徹底底」,這是李沐從最小就深植在心底的話,也是她覺得自己老爹三十五年不算太長的生命里,說過的最有道理的話。

所以,如果自己輸了,那麼就一定要贏回來,想盡一切辦法贏回來。

此刻的餘明是悲劇的,他拉起了李沐,然後看李沐想坐在椅子上卻被疼起來的樣子,心裏還在暗笑覺得畢竟是小姑娘。放鬆警惕是要付出代價的,尤其像是在面對李沐這樣的小野貓的時候,餘明的代價就是本還在滋哇亂叫的李沐忽然抬腿,斷子絕孫腳是很疼的,就算李沐並沒有打算廢了他,但是也是很疼的。

「耶」剪刀手加上燦爛的笑容忽然就顯得不可愛了

「現在扯平了,魚頭泡餅,我們可以談談了」說完,蹲下來,把笑臉湊到側躺在地上的餘明臉前「你說好不好呀?」看着滿臉得意的李沐,餘明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撲倒了李沐,惡狠狠的又是一巴掌打在她的翹臀上,然後一把將她推開,兩個人打了這麼久,終究都是沒有力氣了,各自做起來,都是氣鼓鼓的盯着對方

一陣無語,李沐看着護住命根子的餘明,餘明看着揉着屁屁的李沐,兩個人終究都是憋不住笑起來了

「好啦,現在我們好好聊聊吧」餘明還是先開口了

「好」

「不過,我先去煮兩個蛋,熱敷一下」

「嗯,兩個蛋,哈哈哈哈」李沐的嘲諷中別有一番意味,為了證明自己贏了,還是要在嘴上占點便宜的

餘明並不是真的要去煮雞蛋,他們倆打了半天,這個熊樣子並不是敷個蛋可以解決的。

一方面,餘明需要一個時間讓大家都冷靜一下,他真的不想再打架了,真不是慫,但是沒有什麼好處啊,絲毫沒有好處啊,另外一個方面,接下來大家要好好談談,當然要先把關於系統的情況捋一捋,第三個,他需要悄悄的檢查一下家裡的小兄弟

「放心吧,它會堅強的活下去的,我以前下手比這個狠多了」李沐不知道什麼時候進入廚房的,打開冰箱門,拿出兩瓶水,扭頭就出去了,留下剛要拉開腰帶的餘明肚子凌亂

雖然被發現了,但是,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的,煮好了兩個雞蛋,剝殼,端出去,還沒有放在桌子上,就已經被李沐搶走了,已經塞在嘴裏

她嘴裏嚼着雞蛋,含含糊糊的說:「智障,這種外傷,24小時里冰敷才能好的更快」,遞出去一瓶冰水

餘明接過,壓在自己胳膊上「現在的情況是這樣,這個系統是真實存在的,而且基本可以判斷,它不是存在於我們理解的現實世界裏,從他能夠在你的床頭放紙張的情況來看,它是可以影響我們的現實的,但是我不認為它對現實的影響應該是有限的,如果它可以強勢的影響我們的現實的話,完全可以直接強迫我們兩個那啥」

「下午那起殺人案你怎麼看?」

「不知道,兩種可能,一種,它是預測的,這個很好理解,但是這就意味着它能夠看到一段時間的未來,另外一種情況是,他影響了至少那個男人的心智,不過其實這個也簡單,等那個男的落網,我們根據他的供述就可以做出判斷了,現在真正麻煩的事情是,它的目的是什麼?它究竟希望我們做什麼?」

「你覺得它可能是善意的嗎?」李沐接話

「我在想的是另外一種可能性,它不是善意或者惡意的,我帶你來想一下,它會根據它所謂的智力水平給出權限,這代表它有自己的評判標準,也就是說,它需要的是聰明人,有權限就意味着可以調動資源,無論這個資源是什麼,它既然可以給我們調動資源,這就意味着它有一定的工具屬性,而不是支配者」

餘明下意識的開始咬指甲

「它的名字叫做主宰者,如果它本身有工具的屬性,那麼主宰者就有幾種可能性,第一種,創造它的人自詡自己是主宰者,而我們是他的玩物,那麼他會定期或者不定期的觀察我們,那麼對方的能力應該會超出我們很多,我們應該會像實驗室里的小白鼠,這是最麻煩的情況,小白鼠通常都是會被回處理的;第二種情況,我當時試探着問過,系統的回應里,真的是有任務的,這個就類似於遊戲的狀態了,而所謂的主宰者就有可能指的是我們一路打怪升級最後所獲得的稱號之類的東西,那麼這樣我們就更像是在玩遊戲,我們可能會面對一些危險,但是都會在可控的範圍內;第三種情況,這個所謂系統本身就是什麼高級什麼的一部分,它受限於某些因素,因而只能以這個樣子存在,他需要我們進一步的變得更強大到某一個程度,然後幫他做一些什麼事情」

「什麼事」

「不知道,可能只是像唐僧揭開封印一樣簡單,也可能像活祭那樣,需要我們犧牲生命,因為它已經超過我們的科學可以解釋的範疇了,那麼它要我們做什麼都有可能,這是一種認知碾壓」

「嗯,岔個話題,我只有最低的權限,而且也沒說是啥,這個水準就比智障好一點點而已,拜託,我智商128的好嗎?你權限啊」「智障,但是我智商138」

李沐一臉驚訝,站起來向前伸伸手,像敲西瓜一樣敲了敲餘明的頭「不是吧,你竟然比我聰明嗎?」

餘明沒有接話,繼續說自己的:「這是下一個問題,它對智商判斷的標準是什麼,回到剛才的問題,剛說的三種情況,無論哪一種系統都沒有什麼善惡的說法,他對我們是漠視的,沒有感情的,沒有善惡,但是,對於我們而言,從最壞的角度考慮,我們需要不斷的按照系統的要求變強,對於它而言,才有意義」

「那這個意思是,今天我們要那啥?」

「不,不需要,它是個系統,它會預言,就是說,它要通過自己的預言,讓我們相信它的存在是真實的,所以現在的情況是它作為系統需要向我們證明,那麼就算我們今天沒有那啥也沒關係,它會繼續證明自己的真實性,而且,我討厭被控制的感覺,所以如果讓它失敗一次,我會很高興的。現在,真正擺在我們面前的第一個問題是,系統定義的變強是什麼,搞清楚這件事情,我們才有掌握主動權的可能性,也才有可能了解到系統真實的目的是什麼」

「所以,你現在是不是應該想想,為什麼我的權限比你高呢?」

「對的,如果IQ的概念上,我是比你高的,而我被評定為智障,那麼這個標準和腦力有關,但是和今天IQ的定義不一樣,當然這可以理解,因為今天的IQ測試是不公平的」

「對嘛,我就說我應該比你聰明的」李沐好像找到了贏的希望

「額。。。。。。。」餘明無奈中「一加一等於幾?」

「二」

「如果我說等於王,你覺得我們兩個誰在智力測試中的評分更高?」

李沐思考「你的意思是,我們過去的知識會對答題的結果有影響」

「對的,歷史上,智力量表一度成為白種人標榜自己更加高級的工具,原因就在於當時的量表裡有大量涉及到西方的教學體系下的知識,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不公平的,一個相對聰明的小孩沒有學過勾股定理,那麼他不會很正常,一個相對笨一點的人學過勾股定理,他會很正常,如果勾股定理是量表的一部分,我們就會得到一個結論,聰明的小孩智商比較低,所以現在的智力測試更多的像是腦力加上知識儲備的考核,那麼現在我們假設我知識儲備比你多,那麼你的腦力比我好就是有可能說得通的」

「你是說我無知嗎?」李沐呲牙

「管理學之父是誰?」

「額。。。。。。。」

「世界第二高峰叫什麼名字?」

「。。。。。。。。。」

「KPI和SOP的全稱是什麼?」

「。。。。。。。。。。。」

「至少我比你多活了幾年,知識量比你多一點也還正常,你覺得呢?」看這兒李沐一臉無奈,餘明繼續說「那麼問題就是腦力是什麼,我們通常說聰明,但是聰明是很含糊的,我們會說一個什麼樣的人聰明?」

「柯南,還有我」李沐的腦迴路很多時候是會讓餘明詫異的,但是細細想來好像她的腦迴路是沒有問題的

「嗯,你和柯南的共同點就是解決問題的能力」

「嗯嗯嗯,對的呢」

「除了這個,還有一些影響因素,比如一個人注意力集中的時候就會比散漫的時候處理問題要快,再比如,一個人健康的時候會比重病的時候處理問題要快,這些就都是外在因素了,再再比如,面對同一個問題,一個興奮的人一定比一個恐懼的人處理的更快,影響問題處理的因素會有很多」

「所以,我為什麼比你評價高?」李沐覺得餘明剛才說的方向好像可以證明她為什麼比餘明更聰明了呢

「好勝心,這會讓你在解決問題的時候比我專註的多,還有,沒心沒肺,沒心沒肺就沒有壓力,就沒有過多的顧慮,比如我現在很焦慮,而你,看上去絲毫都不擔心,那麼假如我們加下來有一個比賽,你的發揮就會比我好很多」

「雖然聽上去不像是在誇我,但是有點道理呀」

「所以,影響因素會很多」

「反正我就是比你強就是啦」李沐持續得意中

「好啦,接下來回到現實里,半夜了,你要不要回家呀」

「啊,我不要啊」

「你幹嘛不回家」

「我打算今天晚上把你吃干抹凈啊」李沐回答的毫無心理負擔

「你開什麼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啊,我喜歡你的呀,你猜不到嗎」李沐面帶微笑的看着餘明

餘明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為什麼會覺得李沐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了,這一刻他發現李沐是清澈的,就像剛才的話,那不像是大多數姑娘表白時的勇敢,那感覺就是她直接把心裏的話說出來了,從想到到說出之間沒有思慮,沒有考量,沒有顧忌,乾淨

「你不會有被系統操控玩弄的感覺嗎?」

「我喜歡你,我就喜歡你就好,我想睡了你,我就睡了你就好,系統說什麼,跟我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如果系統說了我就不做,那不才是被它控制了嗎」

餘明是懵的,他覺得李沐說的好有道理,它說了我就不做,那就不是被它控制了嗎?有些時候事情是很簡單的,就像你拿個煎餅當早餐吃,有人湊過來說你怎麼吃這種東西,瞧不起你,你不會不吃,你會選擇罵他一句傻叉或者直接把煎餅甩他臉上並打他一頓,相同了就很簡單,想不通就很彆扭,餘明想通了,可是他只是相同了,還沒有想明白自己的李沐的關係

而站在他身邊的李沐根本就沒有給他繼續思考的機會,面對面直接坐在餘明的腿上,把嘴湊到餘明耳邊「老野馬,不知道我的騎術你吃不吃得消哦」

《智障天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