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至尊神皇
至尊神皇 連載中

至尊神皇

來源:google 作者:魚寒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姬玄 魚寒辰

天生經脈鎖閉的落魄少主,將死之際,卻是覺醒了封印十六年的至強神體,混沌神體於是,一場無可阻止的崛起之路,拉開了序幕持黑槍,修神訣,殺叛徒,懾天北,掃平世界一切敵!「如有一日,當我屹立於絕巔之上我要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展開

《至尊神皇》章節試讀:

世間至強?天縱之資?

姬玄愣神,片刻後再度苦笑:「爹,莫再開玩笑了,世上哪裡會有我這樣的天才。」

姬擎天微微一笑:「玄兒,你可知道你出生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場景?」

似乎是回憶起了當日,姬擎天的眼中有着激動的情緒在流轉,聲音都是變得高昂了許多。

「你出生的那一天,天空混沌洶湧,有紫氣潮汐從天際滾滾而來,天穹之上大日光華盡斂,那是神體出世方才能夠擁有的天地異象。你乃是世間至強的五大神體之一,混沌神體掌有者!」

「代表着,來日你能入無上境界,與天地同壽,屹立萬古之顛,成為那橫斷古今的強者!」

姬擎天的話,讓姬玄的心臟都是劇烈地顫了顫。

他知曉着姬擎天口中的此事,因為他曾經在一本記載天北城歷史的古冊中,見到過關於那天地異象的記載。

的確正好是在十六年前!

但是姬玄卻完全沒有想過,那一次的天地異象出現,竟然是與他之間,有着關聯。

姬玄感覺到喉嚨一陣乾澀,他狠狠地吞咽一口唾沫,道:「既然是這樣,那為何我會天生經脈閉鎖,無法修行。」

「只因為你天賦太高。」

姬擎天的話,讓姬玄心頭又是一跳。

「世間神體的掌控者,隨着年齡的增長,將會逐漸迎來自然覺醒。但,因為你天賦秉異的緣由,自你降生的那一刻起,你的神體便是開始了自主覺醒。」

「那時的你年紀太小,神體覺醒時所帶來的痛苦,是年幼的你根本難以承受的。因而我和你娘方才會選擇出手,聯手封印,將你的神體覺醒時期拖延至你十六歲之時,這也才導致了你渾身經脈鎖閉無法修行。」

「不過,既然玄兒你進入了我所留下的這方意識空間,便代表着你的神體,也該是蘇醒的時候了。」

姬擎天正微笑說著。

嗡!

忽然,兩人身處的這片灰濛意識空間劇烈地搖晃了起來,而後,一道道顯眼無比的裂縫開始浮現,其中有着股股深邃無比的黑氣,宛如有着自己的生機與意識,開始緩緩地從中滲透出來。

散發著蠻荒而古樸的氣息,彷彿是穿越了亘古的時間與空間。

而伴隨着意識空間的破碎,姬擎天原本就透明的身軀,開始越發的淡化了下去。

「看來,我和你娘留下的封印也差不多到極限了,你的神體力量已經開始覺醒,留給我們交談的時間不多了。」

抬頭看了一眼,姬擎天笑道。隨即,他的神情緩緩變得嚴肅。

「本來我和你娘打算在時機成熟的時候,替你解除封印,親自護佑你覺醒,但是世事無常,如今卻是沒有辦法,所以眼前這一關,便只能依靠你自己過了。」

「玄兒,記得。混沌神體覺醒的第一步,是混沌煅體。這些混沌氣將會碾碎你的全身骨骼、經脈、血肉,為你重塑肉身。這會為你未來修行打下其他人難以匹敵的根基,但同時,也將會伴隨着難以言喻的痛苦。切記,抱守住自己意識,千萬要熬過去!」

意識空間開始支離破碎,漆黑的混沌氣衝破了封鎖,如潮汐一般,向著姬玄洶湧而來,宛如一隻洪荒野獸,要將其徹底吞沒。

姬擎天的身影變得越發淡化。他看着姬玄,神情溫和,柔聲道:

「說來,今天便是玄兒你十六歲的生日,我和你娘沒有辦法陪在你身邊,不過卻也提前準備好了你的成人禮物。」

「那桿黑槍是我在一處遠古遺迹中所得,不知是以何物鍛造而成,卻是無堅不摧,無物可毀,未來能夠成為你一個強大的助力,便算是你老爹我留給你的成人禮物。至於你娘留給你的禮物,想來不久之後,你也能夠見到她。」

「玄兒你記住,世間之事,皆是因果關聯,相輔相成。能力便代表着責任,既然你是世間五大至強神體之一的混沌神體,便代表有着你無法逃避的義務。因此,你必須要快速地成長,自己獨當一面。說不定,日後我和你娘也有需要你相助的時候。」

姬擎天微笑着,他的身影幾乎已經成為的透明,彷彿一陣輕風吹過,便會徹底消失。

見這,姬玄急忙急聲道:「爹,你和娘現在在哪裡?我想去找你們!」

姬擎天輕笑搖頭:「現在告訴你這一切為時過早,日後時機成熟,你自然便會知曉。」

「而且,這些都是後話,你現在最需要考慮的事情,應該是想盡一切辦法活下去。不過,我堅信着你有着這樣的能力,畢竟,你可是我姬擎天的兒子!好了,這方意識空間已經到了極限,我也該走了。玄兒,眼前的危機將會是你蛻皮化龍的最後一道考驗。衝過去,從此天高海闊,任你魚躍。我和你娘,將會在不久的將來等着你!」

「哦對了,如果你日後有機會離開天北城,記得去『方荒戈壁』走上一遭,你老爹我在哪裡,給你留了些好寶貝。」

姬擎天的身影徹底消失,只留下他那最後一句的淡笑聲,在耳邊回蕩。

「爹!」姬玄急呼,伸手想要抓住什麼,可卻無濟於事。

下一瞬,那漆黑的混沌氣,便是洶湧而來,將姬玄整個人都是淹沒了過去,讓他眼前的視線徹底陷入了黑暗。

痛!

恐怖的劇痛!

宛如是將身軀從腳趾到頭頂,用沉重的石磨一寸寸碾成粉碎,在體悟到這痛苦的一瞬間,姬玄的意識便是直接陷入到了模糊與虛幻的狀態,只能勉強保留着最後的一絲清明,但卻也好像風中殘燭一般,隨時可能會消散。

「抱守意識。」「我不想死。」「……」

只是依靠着堅定的意志以及近乎是本能一樣的強大求生意念,姬玄頂住了這比起世間最殘忍的酷刑還要痛苦數倍的折磨,強行地維持住了這最後一絲意識不散。

劇痛之中,時間彷彿是變得無比的漫長,每一秒都猶如一個輪迴一般。

姬玄也不知曉到底是過去了多久,某一刻,那恐怖的折磨痛苦開始緩緩地淡下,同時,一股新生的強大力量,在他身軀里,生根發芽。

……

同一時間。

外面的世界發生了巨大的震動。

天北城的天穹,前一刻分明萬里無雲,烈陽高照,下一刻卻是陡然漆黑了下來,彷彿是被一塊巨大的幕布遮住了天空,無數的星辰在其中閃耀。

一股股散發著蠻荒與亘古波動的黑氣,在流轉瀰漫。紫色的天地潮汐如同奔流的長河,自天際滾滾而來。

同時,天地間,有着一道玄妙之音迴響激蕩,彷彿是自九天之上傳遞而下般,厚重神秘,猶如神明在吟唱,又好像是千龍萬凰嘶鳴咆哮。

白日星空,混沌入世,紫氣東來,神音盪世!

一道道傳說之中的異象頻現,震驚了天北城的所有人,大片的嘩然與議論難以止休。

「這些多傳說之中的異象竟然共同出現,這是……哪位天選之人出世了不成?!」

「你們看,這些異象皆是聚集在姬家族邸的上空,難道說這位天選之人是出自姬家?!」

「……」

天北城內,無數人剋制不住自己聲音的顫抖,顫顫巍巍地說出這樣的話。

姬家族邸。

一處寬敞的院落,有着一道蒼老的身影挺拔而立。

這位老者身着寬大華袍,背負雙手,稀疏的頭髮被整整齊齊地梳在腦後,鷹勾鼻,嘴唇纖薄,同時一雙老眼猶如鷹鷲一般銳利,時不時還有着寒光一閃而過。

即便是一看外形,便能夠知道,這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貨色。

此人,正是姬家的大長老,如今姬家的掌權人。

姬丘。

姬丘抬頭看着天穹,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他自然也是看出了這些異象,盡數都是聚集於他們姬家的上空。

「異象現世,這天選之人,是誰?」

不知為何,他心中竟然是有着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大長老!」

便在這時,一聲激動的呼喚遠遠地傳來,一位姬家護衛打扮的人影,滿臉狂喜,快速地跑了過來,抱拳激動道:

「恭喜,恭喜大長老啊!」

姬丘心情本就不好,被這樣打擾,他當即皺眉,不耐道:

「說話沒頭沒尾,恭喜什麼?」

那護衛恭聲笑道:「自然是要恭喜大長老,有了一位天選之人的孫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