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至尊無雙狂少
至尊無雙狂少 連載中

至尊無雙狂少

來源:google 作者: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二黑 趙花

一個青年自山頂緩緩而下,身上道袍洗的發白,頭髮凌亂但是,他眼眸中時有寒芒涌動,面容剛毅,周身洋溢着一股肅殺之氣展開

《至尊無雙狂少》章節試讀:

第四章爹!
為什麼?
為什麼不讓我去追呢?」
聽到王伯來的話,王二黑整個身子都震了震,他真的有些不甘心,他沒有想到父親居然會以死來脅迫讓他放手。
羊村的晚,深秋的夜色里,陣陣寒風吹起,剛剛恢復活力的王伯來站立在寒風中抖了抖。
如此蕭瑟的秋風裡,這一對父子猶如兩個一動不動的雕塑。
片刻的沉默之後,終於傳來了王伯來的嘆息。
黑娃子啊!
我老王家實在太窮了。
就算今日你這個樣子追了上去,她胡秀琴會把你看在眼裡嗎?
這不過是徒然給自己增加恥辱罷了。」
王伯來帶着些許苦澀,說出這樣一番語重心長的話來!
寒冷的夜,王伯來的話猶如一缸子冷水,這漫天蕭瑟的秋風無法讓王二黑感覺到寒冷,可這一缸子冷水潑下去,王二黑瞬間就清醒了不少。
黑娃子啊!
比起去打張樹林、追求胡秀琴,你目前更需要的是賺錢。
當你有了錢的時候,你的敵人自然會慢慢變得脆弱起來,那時候他們自然會過來求你的。」
眼看着王二黑還沒有回頭的意思,王伯來幾乎聲淚俱下,他真的不希望王二黑現在去拚命。
阿爹,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會去瞎鬧了。」
王伯來的苦口婆心終於讓王二黑慢慢冷靜了下來。
在他的心中,那一點點對於胡秀琴依然有着的微弱的期待也都沒有了。
在那滿地的落葉和蕭瑟的秋風裡,王二黑將父親扶回了那間破舊的平房。
夜晚,等王伯來熟睡過去之後。
王二黑才拿着個麻袋一個人打着手電筒朝着洋河邊飛奔過去。
夜色中的王二黑行走如飛,他很快就到了洋河邊上。
站在洋河邊,王二黑只是一個蹬腿就跨過了洋河,過了洋河他找到了白天那幾處野山參的位置,直接將一個個長了四五年的野山參給挖出來放到麻袋裡。
不一會兒,他就挖了三十多株野山參。
這些野山參都是五六年的參了。
雖然在市面上,五六年的參不是很值錢,但是有三十多株野山參的話也算一筆小錢了。
吼!」
就在王二黑提着那一袋子野山參要過洋河回家去的時候,猛然間,他看到一隻黑瞎子朝着他發瘋一樣衝過來。
手腳敏捷無比的王二黑只是幾個閃躲,就非常輕鬆地躲開了那笨重的黑瞎子的衝擊。
看着橫衝猛撞的黑瞎子,王二黑突然想起了《九陰天書》中記載有一種小法術叫『馭獸術』。
這『馭獸術』非常容易學,起了貪玩之心的王二黑想要學會並且利用『馭獸術』去控制那隻大黑瞎子。
混蛋,可惡的人類,居然敢偷我的野山參!」
當王二黑領悟『馭獸術』的真諦後,他甚至可以聽到黑瞎子喘着氣在罵他。
『混蛋』,你怎麼能這麼罵我呢?
畢竟這野山參上又沒有寫着你的名字,再說我拿着去賣了賺點錢,也不礙你什麼事情啊?」
聽到黑瞎子在罵他,王二黑連忙運起『馭獸術』和黑瞎子溝通。
他的話語傳到黑瞎子耳朵里後,那隻本來還要猛衝猛殺的黑瞎子居然停下了腳步。
哼,挖點野山參去也沒事,但是你們人類還要獵殺我們,吃我們的肉。
況且這些野山參,我拿着也有用!」
就這樣一來二去的,黑瞎子不再對王二黑充滿敵意了,它和王二黑慢慢開始學着溝通起來。
那你們黑瞎子拿着這些野山參有什麼用呢?」
王二黑對於黑瞎子的話倒是有些好奇,他很想知道這些時常出沒在山林間的猛獸,要這些野山參有什麼用處呢?
我哥哥被一個獵人刺傷了,要靠這些野山參去治療傷口呢!」
王二黑沒有想到他這麼一問,居然問到了黑瞎子的痛處。
那隻黑瞎子一股腦兒將煩心事全部說了出來。
這樣吧,黑兄,要是你信得過我呢,就帶我去見你的哥哥,我可以幫你哥哥治療。」
知道真相的王二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突然好心去救一隻畜生。
憑着的他的直覺,他感覺只要去救那黑瞎子的哥哥一命的話,以後肯定也有不少好處拿。
好吧!
既然我們都是兄弟了,那我就帶你去吧。」
畢竟猛獸沒有人疑心重。
對於王二黑的請求,黑瞎子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就同意了。
他用身子載着王二黑朝着深山跑去,這片偌大的沖子山橫蓋了幾個市,何其廣博!
沖子山的深處人跡罕至,說不定還有老虎、豹子等更加可怕的猛獸存在。
一看到黑瞎子載着他朝深山裡跑,王二黑當即就開始暗自防備起來。
沒過多久,黑瞎子便將王二黑帶到了一個滿是枯枝敗葉的山洞旁邊。
在蔥鬱的楓樹下,果然躺着一隻奄奄一息的白毛黑瞎子,黑瞎子二話不說,便將啃回來的野山參遞給白毛黑瞎子吞下。
當白毛黑瞎子吞下了一根野山參後不久氣色就好了許多。
『難怪說野山參藥用價值不菲,原來連傷重的黑瞎子也能夠救啊!
』看到白毛黑瞎子居然恢復得這麼快,王二黑心中越發覺得那些野山參不錯了。
王二黑朝着白毛黑瞎子走了過去,施展靈氣給白毛黑瞎子治療。
治療剛開始白毛黑瞎子還有些抗拒,可是經過黑瞎子的勸導之後,便沒有再反抗。
王二黑將一絲絲靈氣灌輸入白毛黑瞎子體內,那些靈氣可是天地間的精華,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只是輸入了一小點的靈氣到體內,白毛黑瞎子的傷口居然慢慢癒合了!
這麼神奇的變化讓黑瞎子興奮不已。
你兄弟沒有什麼事情了!
好好休養一番就會痊癒。」
治療完白毛黑瞎子後,王二黑和黑瞎子打了個招呼,就打算提着麻袋回家。
恩公,等一下!」
正當王二黑要走的時候,白毛黑瞎子居然也學着和他交流了。
怎麼?
難道你們倆要對我恩將仇報把我殺了?」
王二黑見到白毛黑瞎子要他等一下,越發地嚴加防備起來。
汗,恩公您說哪裡話呢?
我們只是想和恩公做個朋友。
我叫小黑,那是我哥哥小白。
我們手裡有一株二十年的老山參,一直捨不得享用,今日既然多虧了恩公救我哥哥。
我們打算將這二十年的老山參送給恩公哩!」
黑瞎子對王二黑一臉的善意,居然要送上一根二十年的老山參!
『二十年的老山參啊!
這個在福林鎮都很少見!
恐怕只有在市裏面才能夠買個好價錢。
』聽到黑瞎子的話,王二黑也有些興奮。
那可是二十年的老山參啊!
福林鎮上估計都沒有藥店可以收購它,可能要去市裏面才有藥店收購這種古董級別的老山參。
王二黑知道這野山參,就是生長的年份越久越值錢。
要生長十年以上的野山參才可有資格稱為老山參,而這二十年的老山參,只要是能夠找到買家,最起碼也要賣十幾萬去了。
當然這寶貝也有些弊端,它的弊端就是要真正的買家才出得起錢。
如果找不到買家的話,那就一文不值。
好啊,我叫王二黑,多謝黑兄送參!」
這麼好的老山參只怕整個沖子山中都不多見,王二黑又不是傻子自然是不會不要的。
要了老山參,王二黑提着一袋子野山參回到家,剛剛睡下沒有多久,就做了個夢。
夢中全是《九陰天書》中的一套功法,那是鍛煉靈氣的功法。
夢醒之後,王二黑就睡不着了。
這時候才凌晨五六點鐘,王二黑乾脆照着《九陰天書》修鍊起來,當他修鍊一段時間之後,感覺到整個身體越發地生機無限。
全身的經絡中更是能夠感覺到有一股靈氣在流動。
王二黑肯定這鍊氣之法很有可能就是《九陰天書》最為核心的一種功法,他下定決心一定要修鍊好《九陰天書》!
王二黑只修鍊了個把鐘頭,然後給熟睡的張柏林留下張條子,就背着一袋子野山參朝着福林鎮上走去。
他老王家窮,窮得甚至連個單車都沒有。
就更比不上鄧秋他們那些老闆,騎着個摩托車,幾分鐘就可以從羊村到福林鎮上。
要想儘早去福林鎮,他王二黑可必須趕早就趕路!
在天還沒有亮的馬路上,王二黑一個人背着一代野山參屁顛屁顛地朝着福林鎮上走去。
呦!
這不是王二黑嘛?
這麼早去鎮上幹嘛呢?」
王二黑走在路上,突然一聲甜美的喊聲從他後背傳過來。
王二黑轉過頭去,他看到,原來是村裡的劉翠花在喊他!
她穿着一身菜花色的制服,身材苗條,生出無盡的魅力來!
劉翠花可是羊村的村花,聽說她每天都要去福林鎮賣菜,想不到今日卻剛好讓王二黑給碰上了。
翠花嫂子,我去福林鎮賣點野山參,這不沒車嘛,所以走得早。」
王二黑知道劉翠花的精明,所以他很老實地回答劉翠花的問題。
汗,從這裡到富林鎮上可有好幾十里山路呢,你一個人這麼走的話,得走到什麼時候去了啊?
快點上車吧,嫂子載你一程!」
看到王二黑這麼瘦弱的個子,劉翠花又想起王二黑從小就沒了媽,同為人母的她頓時大起惻隱之心,想載王二黑一程。
那就多謝嫂子了啊!」
王二黑一臉的興奮,既然翠花嫂子讓他上車,他自然是不會推遲了。
畢竟走那麼遠的路,等到了福林鎮都不知道幾時了。
哎呦!」
王二黑正要從三輪摩托車的帆布口子那裡鑽進去,他猛地一用力居然不小心碰到了翠花嫂子的衣服。
可能是王二黑用力過猛,居然拉扯着把翠花嫂子的衣服扯開了。
鬆了扣子的劉翠花頓時春光乍泄,王二黑偷偷瞄了一眼,真想不到翠花嫂子也這麼有料!
嫂子,你的扣子鬆了!」
王二黑不小心將翠花嫂子衣服扯開了,被黑色布料束縛的一對白色的東西立刻就晃悠悠的彈了出來。
王二黑想把翠花嫂子的衣服拉回去,然而在無比慌亂的情況下,他的手居然朝着那對東西摸了上去……(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至尊無雙狂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