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重案組組長,竟然是個開出租的
重案組組長,竟然是個開出租的 連載中

重案組組長,竟然是個開出租的

來源:google 作者:烤腦花不要辣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子昂 徐欣欣 懸疑驚悚

【恭喜宿主,成功激活任務】【恭喜宿主獲得福爾摩斯的眼鏡】【恭喜宿主獲得柯南的領結】【恭喜宿主獲得阿加莎套裝】【恭喜宿主成功激活兇案現場模擬空間】……張子昂怎麼都不會想到一天前,他還只是一個開出租的只是因為隨口的幾句口嗨,就獲得了最強刑警系統那第一步,當然是先當上重案組組長展開

《重案組組長,竟然是個開出租的》章節試讀:

直到一束耀眼的光線擊中張子昂的臉,他還是沒有想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剛剛他被吳浩在案發現場一腳踹到後,不由分說的就被帶上了手銬。

之後重案組幾人聯手直接把張子昂押入警車。

期間,無論張子昂說什麼,重案組的各位成員,都沒有一個人搭理他。

直到現在。

審訊室里。

張子昂坐在審訊椅上,可能是怕他跑了,吳浩還特地將張子昂的手也銬在了審訊椅上。

「說說吧。」

吳浩終於發了話。

說什麼?

張子昂此刻疑惑不解。

他自知自己絕對是清清白白。

總不能是…自己昨天晚上瀏覽了一些不太健康的網站吧。

「公安同志,我不知道我要說什麼啊!」

張子昂沒有耍滑頭,而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交代什麼。

聽張子昂這麼一說,吳浩旁邊的陳家寶一臉不屑。

「頭,要我說,咱們也別審了。」

「直接用點手段,說不定他接着就招了。」

張子昂一聽,這是要對自己動刑啊。

「公安同志,該不會是…你們還認為我是兇手吧。」

此刻他終於想通了。

顯然,重案組的眾人,還是把他當做這起連環殺人案的兇手。

「不是認為,而是肯定。」

組長吳浩頓了頓,接著說道。

「從莫名其妙出現在案發現場,再到我們趕赴現場時,你正在現場動作十分詭異,以及你能條理有序的和我們一起案件。僅憑這些,不需要什麼人證物證,我也能將你列為案件的犯罪嫌疑人。」

張子昂聽後都要崩潰了。

哪有這麼武斷的,怪不得你們重案組破不了案。

他看了一眼對面的吳浩和陳家寶。

顯然,要是張子昂不先開口,他們是不會再發言了。

無奈下,他只好期待於自己的阿加莎套裝了。

張子昂在內心呼喊了一下系統,聽到系統的回應後,第一時間開了腔。

「系統,我在使用阿加莎套裝的同時,時間也是靜止的嗎?」

【當然了,宿主是否決定在此刻發動阿加莎套裝嗎?】

本來,得到了這麼好的東西,又只有一次使用機會。

張子昂的想法是,將這個阿加莎套裝放在以後再使用。

畢竟通過兇案模擬空間,他已經知道了兇手的全部作案手法。

根據作案手法反推,相信用不了幾天,他也可以破案。

但現在,顯然是沒有第二選擇了,他必須第一時間就破案。

於是,在聽到系統的這聲詢問後,張子昂在心底吶喊了一聲。

「對!!!!!!現在就用!!!!!」

短暫的眩暈後,他又重新出現在了審訊室中。

只不過和之前不同,如今他兩手自由,也沒被關在審訊椅上。

而且,就連對面的吳浩和陳家寶兩名公安也不見了。

替代他們的,是辦公桌上出現了一些物證。

六個手機、一台電腦、一副手套、一副鞋套、一把彈簧刀、一塊巧奪天工的玉石雕刻、幾份文件、以及一套抖抖短視頻員工服裝。

就在張子昂起身時,一些不屬於他的思想傳入到了他的腦海中。

現在,他搞懂了兇手究竟是怎麼犯下這一連串驚天大案的了。

只不過,對於案件的細節,他還需要再去研究一番。

桌子上擺放着六個手機,顯然,除了兇手的外,剩下的五個手機,應該都屬於死者。

張子昂拿起來研究了好久,也沒發現什麼奇怪的點。

直到張子昂無意間瞟見了一旁的抖抖短視頻員工服。

看到這,他隨便打開了一名死者的手機,查看了一下手機設置里的「APP使用時間」。這才發現,過去一段時間,死者每天晚上都會大量使用「抖抖短視頻」APP。

可是,此刻死者的手機里,卻壓根沒有這款軟件。

此案突破點正在於此!

張子昂拿着五名逝者的電話,將抖抖短視頻從軟件商城裡再次下載。

雖然私信列表裡沒有任何的奇怪。

但是如果查看他們的關注列表,會發現他們五人竟然出現了共同點。

那就是他們都關注了一位同城的女主播,叫做小甜甜公主。

就在張子昂查到這一點後,桌面上,也是憑空出現了一份新的文件。

張子昂拿起來後,發現這份文件,正是甜甜小公主的資料。

這位甜甜小公主,來頭可真不小。

她是濟水市「每日足道」的一位技師。

雖然資料上沒有過多的顯示,不過張子昂也能猜到,每日足道這個按摩館,肯定也不正規。

之所以張子昂會這麼說,是因為甜甜小公主每晚的直播,基本都與擦邊球有關。

許多不連貫的信息,終於被他串聯到了一起。

連兇手的身份,張子昂也通過桌上那台電腦,清楚的知道了。

就在張子昂理清本案的一切後,阿加莎套裝失效。

一陣眩暈後,張子昂的面前,重新浮現了吳浩和陳家寶的身影。

而他自己,也是重新出現在了審訊椅上,被綁得好好的。

要不是系統身份無法曝光,現在的張子昂就能宣布破案了。

不過,短暫的思考後,他也想通了,應該如何提示吳浩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