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98:從木工開始崛起
重生98:從木工開始崛起 連載中

重生98:從木工開始崛起

來源:google 作者:晴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歷盡磨難的商人秦川,一夢回到98年他欣喜的起身拍了拍屁股,迎接新的開始!這一年,親人尚在!這一年,女神還未嫁人!這一年,超級大風口正在蓄勢爆發……秦川所要做的只是緊緊抓住這一切,重鑄輝煌,彌補缺憾!展開

《重生98:從木工開始崛起》章節試讀:

費盡心思的給熊家又是測量,又是畫圖,又是重新規劃……
把後世在北方農村最起碼提前五年的裝修風格拿出來,難道還要自己再貼錢?
這樣的舉動除非菩薩下凡,否則,但凡是有點私心的凡人都是做不到的。
秦川是菩薩下凡么?
顯然不是的,他費盡心思的搞這麼一出,怎麼可能再自己貼錢?
「叔,你這話算是問到點子上了,我正想對你說這件事呢!」
秦川對着熊連山開口說道。
「這一次你家新房的裝修,我一共有兩個方案,這第一個就是我現在說的這個!」
秦川指着本本上的裝修效果圖,耐心解釋。
「雖然要多花一點錢,但我保證,效果一定杠杠的,一旦裝修成功,必定會讓你家風光無限,成為十里八鄉的鄉親們人人羨慕的對象!」
說話的時候,秦川一直仔細觀察熊連山父子的神色變化。
熊連山臉色沒有任何變化,熊東茂則就要差很多了,呼吸急促,明顯心動了!
秦川繼續道:「這第二種呢,就是還按照我父親之前和你家商定的那個,老式的門窗、老式的大木箱,桌子凳子,當然了,錢方面還是不變的!」
「怎麼選擇,一切都是你們說了算,我只是提個意見而已……」
隨着秦川把話說完,房間里一下子安靜下來,熊連山父子臉色陰晴不定。
秦川也不着急,繼續帶着大哥、二哥開始幹活。
不過,雖然是幹活,他的腦子裡的思緒卻翻湧不停,回想起往事種種。
1998年,絕對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歲月。
這一年,亞洲爆發金融危機,大洪水,糧食大豐收……
但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卻是——取消了福利分房,從此全面開啟了住宅商品化的時代。
萎靡多年的樓市,再次火山爆發,房地產大風口徹底到來,一下子不知道成就了多少億萬富翁,很多人一夜暴富,財富暴增。
上一輩子秦川經營傢具店,這個行業可以說是房地產的分支,兩者聯繫非常緊密。
曾經很多次,秦川感嘆,他如果把投資傢具店的精力拿到房地產上,那他的財富怕是最少會翻十倍!
只可惜,當年他錯過了房地產這個大風口,等到想要涉足時早已經晚了。
如今重生歸來,秦川當然不會再放過房地產這個大風口,他也要做那頭站在風口的豬。
秦川記得,國家方面會在七月份的時候,就會徹底公布取消福利分房這個政策,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只剩下半年!
想要分一杯羹,就必須在這半年內先擁有一支自己的團隊,吃一波大**。
眼下這村長家的新房裝修,其實一切都在秦川的計劃中。
他不僅僅是為了幫助家裡,更是以此作為突破口,做出一個標杆,也就是後世房地產一貫使用的 『樣板房』 套路。
 秦川相信,以自己的技術和來自後世的多年經驗、審美,這村長家的房子一旦裝修出來,肯定會在附近十里八鄉引起不小的震動。
到時候,一些家庭富裕的人就會主動找上他,讓他幫忙裝修家裡,生意不請自來。
不要小看農村,農村其實很多時候比大城市的人,更有攀比之心。
誰家兩口子多賺一點都會引起很多的人眼紅,更別說是新房子裝修這種關乎臉面的大事了!
「小川,我問你,如果按照你設計的新裝修來,需要多花多少錢?」
在秦川思緒騰飛的時候,熊東茂的聲音忽然傳來,驚醒了他。
「這……這個……我還沒有仔細算過,給不出準確的數字啊!」
秦川回過神來,微微露出一絲尷尬。
他是真的不知道,因為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已經忘記這個年代的物價,這說多了也不好,說少了更不好。
熊東茂呆住,似乎也沒想到秦川會給出這樣的答案。
「秦陽!秦陽!!」
正在房子里氣氛略微尷尬的時候,突然間外面院子里傳來急促的聲音,伴隨着還有慌亂的跑步聲。
秦川馬上聽出這聲音是大嫂吳艷艷的,至於大哥秦陽已經大踏步走了出去。
「怎麼了媳婦?」
秦陽問道。
「秦陽,不好了!咱爸突然發高燒,渾身發抖,媽叫我過來喊你們!」
院子里,吳艷艷神色焦急的說道,眼眶中還含着淚花。
「什麼?!」
本來在房子里的秦川和秦剛紛紛臉色大變,一下子全都蹦了出去,火燒尾巴的朝着家裡跑,什麼熊家父子根本顧不上了!
現在沒有任何事比得上老父親的身體要緊……
等三兄弟火急火燎跑到家裡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床邊抹淚的母親姜翠華,滿臉憔悴。
飯桌上還有剩下一半的飯菜,明顯這是早飯進行到一半秦樹人就突發癥狀。
「爸!!」
秦川三兄弟快速飛撲到床邊,看着躺在上面的秦樹人。
才短短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裏,秦樹人面孔通紅,全身發抖,大冬天的額頭上豆粒大的汗珠不停往外冒,意識已經開始模糊。
秦川伸手觸碰了一下額頭,立刻縮回了手指,只感覺觸碰的是一個火爐,太燙了!
「二哥,趕緊發動三輪車,送爸去醫院!」
秦川朝着秦剛大喊,秦剛不敢耽擱迅速跑了出去。
「都怨我啊,都怨我!」
「昨天半夜的時候,你爸他就發燒了,我讓他去醫院他就不去,讓我拿什麼熱毛巾降溫!」
「而我也就聽從了他的話,否則,事情不會變成這樣子……」
姜翠華不停抹淚,哭的好像一個淚人,自責愧疚。
「媽,你先不要着急!爸肯定沒事的!」
秦陽安慰道。
秦川看的心臟一陣抽搐,死死握住拳頭。
這事情太明顯了,老兩口為了省錢!
畢竟現在的老秦家,家底已經空了,能省一點是一點。
這幾乎是所有老一輩的固有思想,誰家也不例外。
農村人是生不起病的,一場大病足以改變一家所有人的命運……
「媽,這並不怨你,現在趕緊把我爸送醫院才是最要緊的!」
秦川說道:「你現在馬上準備被褥和換洗的衣服,三輪車上很冷,千萬不能讓我爸再受風寒了!」
「好好好,我馬上收拾!」
姜翠華聞言迅速開始收拾起來,幾分鐘後,秦樹人就被抬上了三輪車。
「媽,你就不用去了,有我們兄弟三人呢,你就在家裡等好消息吧!」
秦川制止了母親也要上車的動作。
「那怎麼能行呢?你們雖然弟兄三個,可都是大老爺們,怎麼會懂得照顧人?」
姜翠華焦急起來,一副必須要去的模樣。
「那大哥,你不用去了,我們都走了就剩下嫂子一個人在家,還帶着孩子,誰也不放心!」
眼看阻止不了母親,秦川果斷開口說道。
秦陽露出猶豫之色,看了一眼自己老婆,最後一咬牙跳下車,然後從兜里掏出一塌錢,直接塞給了秦川。
「拿好了,如果不夠,打村子桂花嬸家的電話,我一定再想辦法湊錢!」
看着手裡的一塌錢,甚至還有鋼鏰和毛錢,秦川手背上根根青筋凸顯,他知道,這怕是大哥秦陽僅剩的家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