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八零,媳婦太野了叭
重生八零,媳婦太野了叭 連載中

重生八零,媳婦太野了叭

來源:google 作者:紅蜻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晨 現代言情 白曉天

白曉天一睜眼重新回到了八零年代,然後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上樹捕蟬,去房頂掏鳥窩,下地里捉螞蚱,餵雞餵豬,割小麥種玉米,除草翻地,種菜養瓜……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年紀太小老受欺負?不怕,系統送我大力神拳,專門教訓地痞流氓,潑婦無賴家裡太窮嘛也沒有?不怕,系統送我多寶商店,發家致富奔小康不在話下……快說,還有什麼?看文文哦~展開

《重生八零,媳婦太野了叭》章節試讀:

村裡沒有理髮館,剪頭髮自己拿剪子直接咔嚓就就行。

白曉天把白曉英拽過來,「以後不要梳着小揪辮兒了,不好看,姐給你剪個日本頭。」

日本頭就是齊耳短髮,後來一段時間特別流行,不過這時候的女孩兒大都梳着辮子。

白曉天理髮技術還是可以的,剪完之後發現日本頭也不清爽,還是太長了,於是咔嚓咔嚓,給白曉英剪了個短髮。

「姐,這怎麼跟假小子似的,女生哪有剪這麼短的?」

「那是他們不懂,這樣多涼快,還不長虱子,你願意頂着雞窩頭,上面養虱子嗎?」

「說的也有道理,那就這樣吧。」

白曉英特別聽白曉天的話,她說什麼就是什麼。

白曉天拿着剪刀將自己的齊肩長發一刀切了,一點不帶心疼的,然後也剪了個短髮。

家裡沒有洗髮膏怎麼行,這東西得居家必備,於是帶着白曉英跑到村裡邊的供銷社,買了一瓶海鷗牌洗髮膏,兩毛錢。

藍色的膏體看上去特別治癒,給自己舒舒服服洗了個頭。

雖然不像現代的洗髮液那麼柔順,但也蠻清爽,這才感覺沒有那麼難受了。

「哎,家裡怎麼有洗髮膏了,從哪弄的?」

張秀芝從廚房出來,就聞到了屬於海鷗牌洗髮膏特有的香味兒,再看看兩個女兒,頭髮短的像個假小子。

「你們倆怎麼回事,長頭髮多好看,怎麼剪得這麼禿,真是醜死了。」

丑嗎?

老一輩人真是沒眼光。

「媽,我們頭上都快生虱子了,再不剪,一準變成虱子窩。」

張秀芝嘮叨着:「頭上長虱子也比變成假小子強,你看哪個女孩兒留這個髮型的?」

………

這邏輯,也真是服了!

「不過這洗髮膏確實不錯,咱家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買了,你們從哪兒弄的?」

白曉天早就想好了說辭,「前段時間去姥姥家,是姥姥給我們零花錢買的。」

說完沖白曉英眨了眨眼。

她們掙錢的事,她現在還不想讓張秀芝知道,先留點神秘感,等攢得多了再給他們一個驚喜。

白曉天升起一個願望,他們家太窮了,她要早早帶領爸媽一起脫貧致富奔小康!

「還是娘家人有指望,你爸這邊就別提了,窮的叮噹響,你奶奶就當是個看不見的,不給咱們找麻煩就謝天謝地了……」

張秀芝忍不住又抱怨起來,自從嫁給了白瑞奇,就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自己當初怎麼就看上他了呢,難道就因為他長得好看?

「算了,不說了,媽也洗個頭,就算托你們的福了。「

姐妹倆相視一笑,通過自己的努力能給家裡帶來實質性的東西,她們還是很高興的。

晚晚是饅頭和洋姜,還有玉米面粥。

所謂洋姜,是用來做鹹菜的一種根系植物,經常見於河道的兩岸,野生的比較多。

像他們平時沒事的時候就去那邊挖一些,回來腌着吃,那個時候也沒什麼菜,這種能保存時間比較長的腌制食物,就比較受歡迎。

雖然晚飯很簡單,白曉天一家卻是吃的不亦樂乎。

這種洋姜腌起來清脆可口,配上饅頭,再喝一碗粥,有一種說不出的幸福感,這比現代吃的大魚大肉滿足多了。

清粥小菜,簡簡單單,家的感覺。

晚上,天黑了,不方便再去墓地,姐妹倆就在屋裡暗搓搓地搞事情。

「姐,你稱的這是多少斤呀?」

化肥袋被她們偷偷拿進了屋子,一塊被帶進來的還有一個老式桿秤。

白曉天一手拿着桿兒,把下面的秤台上裝滿甜根,然後將秤砣移到一個相應的位置,看了看,

「這點應該是有一斤二兩,你先記一下,我接着稱。」

白曉英拿了個小本本,用鉛筆在上面記着:一斤二兩。

「現在一共多少斤了?」

白曉英數了數,「1斤2兩,1斤4兩,1斤5兩……一共是多少,我不會算呀!」

白曉天拍拍腦袋,白曉英才剛上一年級,應該是還沒學過這麼複雜的加減法。

「行,你先記吧,等我稱完了一塊兒算。」

最後姐妹倆一算,今天一共挖了四斤半的甜根。

「一兩五分錢,一斤就是五毛錢,咱們有四斤半,這點兒大概值兩塊多……」

白曉英在一旁瞪大眼,「這麼多錢呀,姐,這是真的不?我們明天還接着挖吧。」

既能賺錢,還能吃野葡萄,還能在裡邊竄着玩兒,多好的事呀!

「等明天放學了還接着挖,不過那一片的甜根好像沒多少了,我們下次得換個地兒了,村南邊的河道兩旁肯定有不少。」

「那條大明河啊,我聽黑妮說那條河裡有死人,她還親眼見過,然後讓我們以後別去那玩兒了。」

村裡的大明河是一條不太寬的河道,由西向東,經過好幾個村,裡邊的水說深不深,說淺不淺。附近種稻米的經常從那兒引流。

但是去那玩兒的小孩兒也比較少,因為那裡經常淹死人。

小孩玩水不知深淺,所以經常出事,久而久之,家裡的大人都嚴肅地告誡他們不要去那裡玩兒。

白曉天小的時候也很少踏足那裡,那裡不是她們的天地。

不過只是小時候,現在她的靈魂是一個有分寸的成人,她有能力保護自己,並且確保白曉英的安全。

「有姐在,不用怕。」

忽悠自己的妹妹一點沒有負罪感,就算白曉英掉河裡了,她也能安然無恙把她撈出來。

「明天我們先把這點兒甜根賣了,回來姐再給你買兩張貼畫,怎麼樣?」

那簡直太好了!

白曉英覺得姐姐這段時間變化有點大,突然對自己這麼好,以前她都是找別的小夥伴玩,幹什麼都不願意帶她的。

不過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這個年代受教育也比較少,所以心思也少,白曉英只知道姐姐突然對她好了,她也挺高興,就這。

桌上的蠟燭燃得很旺,不斷向下滴着蠟液,屋裡的影子隨着燭火搖動,牆上映出姐妹兩個用手勢比劃的動作。

「姐,快看我這是老鷹!」

白曉英兩個手疊在一起呼扇着,牆面上印出一個鷹的形狀。

「這樣不對,大拇指翹起來,不然老鷹就沒有腦袋了……」

……一室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