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重生超神,開局和基蘭做鄰居
重生超神,開局和基蘭做鄰居 連載中

重生超神,開局和基蘭做鄰居

來源:google 作者:飛翔的小企鵝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基蘭 方浩 遊戲動漫

第一次穿越到了海賊世界的方浩在吃下了動物系*幻獸種*鳥鳥果實*朱雀形態的惡魔果實後,遭遇了世界最強生物百獸凱多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重生在了一個名為神河的文明;而他的隔壁,居住着一個名叫基蘭的小鬼「喂方浩!起床上學了!」「方浩快點,今天是丁格黑老師的講座!」「方浩」從此超神的宇宙中,除了時光神的名頭外,更多出了那朱雀神的赫赫威名(本書又名:《誤入超神的朱雀獸神》,《基蘭那些年不得不說的故事》,大概率單女主,因為有老書所以更新大概不會太穩定,喜歡的書友可以扔書架里養着)展開

《重生超神,開局和基蘭做鄰居》章節試讀:

溫柔的風拂過了方浩那紅潤的臉。

看着背後的病房,方浩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你大爺的,終於不用再躺在那受折磨了。

鬼知道這一個月他究竟是怎麼過來的。

方浩身邊的基蘭倒是表現得極為開心。

「喂阿浩,為了慶祝你今天出院,我們去天河街區那邊的火鍋店去吃頓火鍋吧?」晶瑩的液體自基蘭的口中滴落。

「你能不能把你口水擦一擦咱再討論。」方浩滿頭黑線的看着基蘭。

「哈哈哈,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嘛,走走走。」基蘭不由分說拉着方浩就走。

充滿了科技感的走廊上。

「誒,你等會,我東西還沒拿呢。」方浩高聲叫着。

「沒事,有送貨機械人,我已經付過錢了,待會它會自動幫我們帶回去。」基蘭的聲音緊隨而至。

當方浩走出住院部大樓的瞬間。

和煦的暖陽毫無保留的將所有溫暖都傾瀉在了方浩那張稚嫩但帥氣的臉上。

「還是外面舒服,天天呆在病房裡我都憋瘋了。」方浩發著牢騷。

「哥,咱以後有的是時間曬太陽,那家火鍋店可是人滿為患需要預約的。」基蘭無語的看着方浩。

兩人腳步輕快,沒過一會便走出了醫院。

「我賊!」

看着眼前的一切,方浩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一望無際的淺藍色天空下,無數拖着尾焰的飛船來來往往。

那一座座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層高的鋼鐵大樓如同一個個鋼鐵衛士,靜靜的矗立在原地。

全身由不知名材料製作的鋼鐵機械人伸出了那靈活的機械臂,將道路上散落的垃圾掃入裝備好的垃圾收攏器中。

兩名黑髮黃皮膚的幼童身穿着疑似纖維的衣服嬉鬧着跑向遠方。

開設在街道兩旁的商鋪,一眾貨品都採用了虛擬投影式的完美呈現。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方浩也不相信。

這種完美科技感的場景,居然是真切存在於他眼前的現實。

「喂阿浩?」基蘭疑惑的看着方浩。

「嗯?」方浩回過神來。

「你發什麼呆呢?走啊!」站在方浩前方几步遠基蘭催促道。

「來了來了。」方浩三步並作兩步來到了基蘭的身邊。

「喂基蘭,神河一直都是這樣的嗎?」方浩壓低了聲音。

基蘭用懷疑的眼神看了過來:「難道不應該是這樣的嗎?自從發生了格萊文明入侵那件事之後,首相大人痛定思痛,加大了對於科研部的支持力度。。」

「喏,那邊的那個機械人,據說是科學部的一位名叫丁格黑的科學天才最新的成果。」基蘭指着那在掃地的機械人:「多虧了它的出現,才不用讓大家那麼辛苦的每天去打掃。」

兩人一路走一路說,不知不覺間走到了一處廣場。

位於廣場的邊緣處,一座虛擬的投影光幕正播放着新聞。

「今日是神河紀年112300年6月7日,以下是最新的要聞。星際資訊:天使文明日前在連屋星系成功擊敗了一夥星際海盜,摧毀敵艦。。」

「星系要聞:昨日,科學部召開最新的新聞發佈會,科學部新星丁格黑在會上發表闡述了他對於未來科技發展方向的展望。。」

「經濟新聞:經濟部發言人南丁爾公布了接下來的工作重心。。。」

離開了廣場之後,基蘭與方浩停在了一處滿是鳥語花香的花壇前。

「所以你要告訴我你帶錯路了?」方浩瞪大了眼睛。

「額咳咳咳,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嘛哈哈哈。」基蘭試圖矇混過關。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去那邊?」方浩有些無語的看着基蘭。

「那自然是坐公共艦船啊,也沒多遠,估計最多十幾分鐘。」基蘭撓着頭解釋道。

方浩剛要開口說些什麼。

頭頂上方忽然襲來了極為猛烈的風壓。

「來了。」基蘭雙眼一亮。

一艘通體黑銀色的艦船緩緩落了下來。

方浩與基蘭注視着那重逾千斤的艙門落了下來。

「叮咚~神河製藥提醒您,年會廣場站,到了;請下車的乘客帶好隨身物品,遵守艦船服務系統的提示,有序下船,祝您出行愉快。」

隨即,幾個乘客從艦船打開的艙門緩緩走了下來。

有外形和基蘭方浩一樣的正常人類,也有頭上長着綠色蔬菜懷中抱着一個嬰兒的婦人。

方浩好奇的打量了幾眼。

之後便跟着基蘭一起走入了艦船。

十幾分鐘後,基蘭和方浩終於來到了天河街區的火鍋店。

–咕嘟咕嘟–

鮮紅的湯汁在鍋中翻滾,散發出沁人心脾的味道。

方浩與基蘭的面前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菜肴。

「這裡沒有服務員嗎?」方浩像是想起了什麼。

「都什麼年代了還需要那個?」基蘭奇怪的看了方浩一眼隨即打了個響指。

方浩與基蘭的面前立刻便浮現出了閃爍着幽光寫滿了各種飲料吃食的電子版清單。

「想要什麼直接點一下。」基蘭緩緩解釋道。

「剛才你怎麼不直接這樣?還非要到人家前台去要?」方浩疑惑的看着基蘭。

「啊那個。。」基蘭左右看了看發現沒有人注意這邊後這才湊到方浩耳邊:「我出來的時候沒帶夠錢。。」

方浩的臉立馬黑了:「你沒帶夠錢你還帶我過來吃?」

「這不是想着到時候還有你幫忙嘛~」基蘭訕訕一笑。

繁星點綴着昏暗的夜空,時不時間有幾隻方浩完全叫不出名字的鳥會撲騰着從他的視線中飛過。

他伸了個懶腰,神色莫名的看向了緊鄰在自家旁邊的那棟房子。

那是基蘭的家。

難怪這具身體的原主人跟基蘭的關係會那麼好了,互為鄰居低頭不見抬頭見的,時間一長能不熟悉么?

突然方浩像是想起了什麼,瞬間坐了起來。

「基蘭。。。神河。。怎麼我覺得這麼耳熟呢?」方浩呢喃着眉頭緊緊皺在了一起。

他總覺得自己好像在什麼地方聽到過這兩個名字,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究竟是什麼時候。

首先排除了海賊世界的記憶。

畢竟,那個世界每一分每一秒都要為了活下去拚命戰鬥,哪裡有機會去關注其它的。

那麼只剩下自己身在種花家時的記憶了。

雜亂的記憶洪流充斥在方浩的腦子裡,如針扎般的痛苦讓他不得不放棄了去回憶。

「害管它呢,反正已經回不去了,在這裡安家似乎也不錯。」方浩自嘲一笑便又重新躺了回去。

他哼着小曲,心情悠哉。

嗯這個世界的夜晚純凈明亮,而且這個亮度還在擴大。

等等擴大?

方浩驚駭的注視着頭頂上陡然放大的亮光。

那哪裡是什麼亮光?那分明是一艘黑煙瀰漫即將墜落的飛船!

「阿浩!快逃!」

耳邊傳來了基蘭的叫喊。

可還不等方浩做出反應,朝着他墜下的飛船卻驟然加快了下墜的速度。

「阿浩!!」基蘭一邊呼喚着方浩的名字一邊赤腳從自己的卧室窗戶中翻身而出。

–轟隆隆–

基蘭獃獃的看着眼前滿目狼藉的一幕。

「唳~」

高亢的啼鳴如同暮鼓晨鐘,在基蘭的意識中發出了巨大的顫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