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憨後:被暴君偷聽心聲
重生憨後:被暴君偷聽心聲 連載中

重生憨後:被暴君偷聽心聲

來源:google 作者: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藍依 程一淳

史上最慘皇后重生了?開外掛,神奇裝備都給本宮拿來吧你!卻不知暴君他有讀心術,斗內亂平外患,順便和史上暴君NO1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玩家你忘了自己的任務嗎?幹掉暴君,做女王!】隨身系統奪命連環call醒戀愛腦【怎麼干都行?】她的笑容逐漸猥瑣……展開

《重生憨後:被暴君偷聽心聲》章節試讀:

第002章吃虧快下午了,白藍依才醒來,嗓子啞了。
窗帘的縫隙透着割碎的陽光。
垃圾桶里,七零八落的小雨衣。
而江逐年這個狗男人,抹抹嘴跑了。
看着床單上的淡硃色,白藍依有點懊惱。
她懷疑自己是被白睡了。
但起初只是懷疑,隨後她接到了助理的電話,實錘了。
藍姐,你人哪去了?」
哦……」白藍依瞅了眼垃圾桶里的東西:昨晚談項目,幾個億的……」助理頓了頓,又說:你知道程總把咱們的代碼給賣了么?
賣給年夏投資的江總了,打包全套代碼和美術資源以及世界觀構架,才三百萬!
上午見的面,中午就簽合同了。」
白藍依:……」你,你聽誰說的?」
助理:之前走了的那個主程偷偷跟我打電話說的。
是江逐年的秘書主動找的程一淳。
藍姐,那我們接下來……融資也沒用了啊。
人家都賣出去準備上線運營了,我們還要重頭招人搭代碼?
黃花菜都涼了!」
掛斷電話,白藍依耳邊彷彿響起那男人三分譏誚七分涼薄的嘲弄:白總,三千萬的生米你不賣?
三百萬的熟飯我打包走。
江逐年你個垃圾狗貨!
白藍依氣得胃痛,揉着肚子去拽衣服。
啪嗒一聲,碰掉了檯子上的一個打火機。
人在極度憤怒的時候,是會做些比較反常的舉動。
比如現在,她最想乾的是拿一把刀出去,把江逐年捅上百八十個窟窿。
但出於道德(膽慫)和法律(認栽)的考慮,她退而求其次,抓起打火機,抽煙冷靜一下。
然後,煙灰彈進了垃圾桶內——橡膠製品是易燃物,這或許是個冷知識。
酒店有煙霧警報,卻是個常識。
於是三分鐘後,酒店保安魚貫而入。
把那個衣冠不整滿臉兇狠正用枕頭扑打火苗的女人直接拎了出去。
該報警還是該賠償,反正先押到大堂。
江逐年走過來,手裡拿了杯美式。
衣冠楚楚,人模狗樣的。
他說:這是白總,我朋友。
可能被仙人跳了,誤會一場。」
白藍依眼睛一翻,心想:江逐年,我日你仙人……酒店外面的咖啡廳里,江逐年給她十五分鐘,讓她狼吞虎咽吃brunch(早午餐)。
初開人事的大齡女青年,還要極力偽裝成自己很熟練的樣子,其實是很耗體力的。
江逐年說:你性格太衝動。
沒什麼心機,又容易相信別人。
而且沒有科班專業的管理背景,不適合創業當老闆。
不如把公司賣了,好好找份工作。」
白藍依咬了最後一口德式香腸:你滿肚子壞水,滿腦袋精-蟲。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不適合做人。
不如自殺刪檔,好好重新投胎。」
江逐年拄着下巴:Waiter!
給她加一份布丁。」
白藍依:我還要個冰激淋球,香草味的!」
不吃白不吃。
這三個月來,她的公寓,車子全都抵押出去了,發完上個月工資,賬上就剩一萬多塊,哪裡還有閑錢出來這種高檔地方吃飯?
然而江逐年若有所思:白總果然是很喜歡香草味的。
無論什麼……」白藍依:!

!」
揚起眼睛,白藍依櫻唇一抿:江總,算我認栽行么?
我希望從今天起,我們就當不認識。
從來沒見過。
OK?」
說著,她拎包就要走。
你不想知道我為什麼找程一淳?」
江逐年叫住她。
白藍依想了想:你……把他也睡了?」
江逐年咬咬呀:不好意思,我是男人,愛好女人。」
白藍依哼了一聲:程一淳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他是畜生。
說不定江總試一次,能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據說?」
江逐年眯了眯眼:你睡過他?」
白藍依一臉自豪:我姐睡過。」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重生憨後:被暴君偷聽心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