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豪門潛規則
重生豪門潛規則 連載中

重生豪門潛規則

來源:google 作者:風琪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薛雪 風琪

原以為重生這種無稽之談是那幫寫手閑得抽筋兒幻想出來的,可有一天,忙得抽筋兒的理工科專家薛小霜也重生了,回到高中時代,她所經歷的所有刻骨銘心傷痛發生之前幸福的是,唯一的親人爸爸這會兒還在世,尖酸刻薄的繼母也還在身邊縈繞,前世不得已的苦逼日子,全部準時報到咱不能丟重生者的臉,咱要致富、咱要救愛、咱要快樂的生活……將老爸培養成富豪,咱做千金;新豪門標準,咱說了算那個誰,...展開

《重生豪門潛規則》章節試讀:

  五雪上加霜

  想到中國巨大的未開墾市場等着她去糟蹋,不,開創,薛小霜竟然熱血翻騰,所以,今天上課她沒有睡覺,兢兢業業爬在課桌上給老爸的第一套革命性傢具設計圖紙。

  前世,她從未設計過傢具,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走嗎?她薛小霜糟蹋過得高檔傢具可不太好統計。但是這個設計不能離現在的年代人們欣賞眼光和接受能力差得太遠,特別要考慮當地當時年輕人的喜好,因為她這套傢具要賣給打算買結婚傢具的年輕人。

  夏侯露有點兒奇怪,前邊這位把教室當卧室的女生今天居然兩節課沒有睡覺了,一直坐在那裡寫寫畫畫,有模有樣的。好奇地灑一眼,什麼情況?這是……傢具,畫得還真像,還有點……漂亮!沒看出來呀,這麼個睡瓜畫得傢具還真不錯。可是,她畫傢具做什麼?夏侯露頭頂升起一縷好奇的白霧。

  中午,薛小霜一邊啃着干饅頭夾鹹菜,一邊去縣城市場逛了逛,這會兒,全縣城就一家傢具店,賣的東西也大多是辦公傢具,顧客幾乎全部是縣城各大單位**部門。老百姓要買件傢具都是去集市上,一些木匠把自己做的木器拉到集市上買,大多連油漆還沒上,更沒有薛小霜要參考的樣式。有錢人家想要買高檔的傢具,還需要去省會的家俬市場。

  但薛小霜心中十分高興,看來傢具市場大有可為。

  逛完傢具市場,她興沖沖地往學校趕,走到距學校不遠的一個衚衕時,聽到裡邊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

  打架,肯定是青少年們熱血翻騰,沒地兒排解,互毆以瀉火。薛小霜轉了轉手腕,重生回來,只顧睡覺,很久沒有活動活動了,要不,看看去?

  緊走幾步,轉過牆角,看到的場面是,橫七豎八躺了一地人,中間只有一個站着。這場景有點像武打片里英雄一人打倒一地群盜,然後站在勝利果實中間數數自己一個人撂倒了幾個。

  站在中間數數的英雄正是薛小霜的後桌,那個新來的男生,他叫什麼來着?前世好像沒印象他還有這樣的身手。

  地上躺着**的群盜中有一個她也認識,任然,一中的籃球王子。前世也沒記得他這麼窩囊,總記得他人前呼風喚雨來着。

  既然遇到熟人了,總得打個招呼再過去吧,何況,她想過去還得跨過這些躺着的「群盜」。

  薛小霜擠出一副十分便秘的笑容:「嗯,你們……跟這兒練摔跤啊?嗯,不錯,你們繼續練。」說著從任然身上跨過去,揚長而去。

  前世,這倆人一開始確實斗得比較凶,後來卻成了好朋友,不過那會兒子,都是聽同學們傳說他們斗得凶,薛小霜滿腦子都是下頓會不會挨餓,繼母又會想什麼幺蛾子折騰她,哪顧得想他們。重生回來,無意中看到這場面,看來兩人確實斗得比較可以。有勁兒斗,斗去吧,管她什麼事?

  傢具圖紙設計好,爸爸看了相當喜歡,地里的莊稼收得差不多後,就在家裡支起傢伙,買來木料,開始幹了。薛小霜放學後,也幫着爸爸打下手,開始學着做點木匠活兒,耳旁自然少不了繼母的嘮叨做伴奏。薛小霜心裏就琢磨着,等他們掙了錢,到外面買地蓋工廠,擺脫這個八婆。

  學校里,馬上要第一次月考,月考之後是歌詠比賽,顯然,學生們對於歌詠比賽的熱情遠遠大於月考,除一小簇熱愛學習的同學積極備考,一大簇同學在文藝委員帶領下備戰歌詠比賽。

  除了把自習課用來練合唱,還要選出個人選手參加比賽,班級最後得分是合唱和個人選手的總和。

  今天的下午第三節自習課,練完全班合唱曲目,文藝委員就開始海選個人比賽選手了,按要求,至少要有五個個人節目參加比賽,棄權會扣分的。

  文藝積極分子為了選出這五位選手,吵得口乾舌燥。

  文藝委員周素玲對體育委員任然道:「任然,你必須報一個比賽歌曲,不然你們籃球比賽時,我們女生就不去給你們當拉拉隊。」

  任然一臉苦相:「周素玲,聽我唱歌還不如去河邊聽鴨子叫。我的歌聲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倆人從小一個幼兒園長大的。

  任然這句話讓迷迷糊糊要睡着的薛小霜給笑噴了,心道:甭說,這小白臉要去當鴨子,保證很搶手的。

  她這一笑引來不大不小的注意,周素玲用十分鄙夷的目光看了看她,然後跟她的一幫子姐妹道:「怎麼辦,你們平時一個比一個能說會道,這會兒怎麼一個主意都拿不出來?」

  周素玲的一個死黨站起來道:「周姐,要我說,歌詠比賽也不是你一個人的事兒,這是給全班掙榮譽,憑什麼你一個人辛苦?這樣,咱全班每個人都要齣節目,然後由你現場評選誰參加比賽。」

  「這主意好!」另外幾個死黨拍手同意。

  周素玲立刻反駁:「不錯什麼?全班六十一個人,一個一個唱,唱到什麼時候?再說了,占自習課練歌還有人反對,如果放學了還唱不完,某些人不把我卸八大塊才怪!」說著瞪了一眼前邊幾個在寫作業的學生。

  「md,周姐是為了全班的榮譽,誰敢反對!」一個短髮女生叫囂,十足女流氓味兒。

  這傢伙叫什麼來着?薛小霜實在記不得了。

  她這麼一叫嚷,全班同學雖然不說什麼,但心中沒有不反感的。這幫子女太保,大多家住縣城,家境優越,仗着有那麼點小勢力,整日耀武揚威,恨不得走路都橫着。

  但是周素玲也知道,人民群眾的力量不可過分小覷,引起眾怒了,收場會很難看的。她給自己找了個台階:「這樣吧,全班一人唱一個也沒那麼多時間,咱們按照值日組,各小組先在組內推選,然後把確定的人報給我,我聽後,決定由誰最後參加比賽。」

  周素玲說完,各小組組長就發愁了,派誰參加,估計誰都不樂意,那個年代的人還比較保守,加上農村孩子較多,能歌善舞的更少。其中一個組長哭喪着臉叫道:「我們組怎麼辦?一個外地人,還有一個,」說到這兒,看了看薛小霜,「還有一個雪上加霜,有她還不如沒她,然後就剩下我們三個了,讓誰去?」

  薛小霜心中暗罵:你大爺的,原來上輩子我這雪上加霜的外號是你這孫子給取的!

  (親,給個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