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大佬還喜歡我
重生後大佬還喜歡我 連載中

重生後大佬還喜歡我

來源:google 作者:一個小金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晚 現代言情 陸敬澤

財經頻道,記者正在採訪一個事業有成的男人這個男人就是陸敬澤,如今z國的首富陸敬澤一向以高冷禁慾的形象著稱,可記者覺得今天這個男人很不對勁記者能感覺到陸敬澤今天眼神有些迷離,渾身還帶着一股酒味明眼人都能看出陸敬澤今天有點不太對勁,可現在直播已經開始,所以記者只能硬着頭皮採訪下去「陸先生有什麼成功的經驗分享給電視機前的觀眾嗎?」記者開口問道「沒有」記者:……「那陸先生如今事業有成,有沒有考慮過終身大事呢?」「有」陸敬澤點頭記者:「看來陸先生已經有了心儀的人,方便向我們透露一下她是怎樣一個人嗎?」陸敬澤:「她叫唐晚」記者:……問你她是什麼樣的人,不是她是誰!而且他怎麼覺得這個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呢?好像言川言總的妻子也叫唐晚!不過也有可能是巧合記者為了減少不必要的誤會,道:「想不到陸總喜歡的人和言總的妻子同名呢」說完還乾笑兩聲陸敬澤回了記者一個肯定的目光:「就是她」記者:!!!此時坐在電視機前準備離婚的唐晚:…….大哥,您誰??我認識您嗎?展開

《重生後大佬還喜歡我》章節試讀:

南方的十一月,濕冷刺骨。中午時分,稍微暖和了一些。

陽光的照射,伴隨着微風,把窗帘吹動了起來。

課間,同學們在一起打鬧,殊不知一場危險正在臨近。

高中老師的手速總是尤其的快,期末考試成績不到兩天就出來了。

班主任臉色陰沉的走上講台,把手中的卷子和成績單摔在講桌上。

同學們見班主任來到班級後,停止了打鬧,都回到了座位上去。

「班長把卷子發下去。」班主任道。

班長將卷子接過來,給同學們挨個發下去。

「你們看看那個英語平均分,全年級墊底,我出去都不好意思說是你們英語班主任。」

「還有那翻譯題的答案都怎麼寫的,為什麼能錯的那麼離譜!」

「語文老師的把你們的卷子都給我看了,那古詩前後文填空為什麼填的前言不搭後語,這不是有腦子背就完事的東西嗎!」

「你們看看黑板上的倒計時,還有幾天就高考了,古詩文填空怎麼還能整不明白呢!」

「為什麼隔壁班同學的卷子,從來沒出現這種低級錯誤。兩個班離得這麼近,怎麼就不隨便挑一個同學好好學學人家呢。」

「看看你們自己的成績,下課還不知道好好學習,還在那塊打鬧,我看你以後考不上大學怎麼辦,就你們那小身板能搬起磚嗎。」

班主任說完長舒一口氣。

「好了,把英語卷子拿出來,對下答案,看你們錯哪兒了,改過之後就不要再忘了,我不想再講一遍了。」

每次考試後的例行環節終於結束。

唐晚坐在椅子上,自動屏蔽班主任的話,她耳朵都聽出繭子了。

唐晚的成績單發了下來,看到分數402。

唐晚仔細看了下各科成績,發現她語文和英語幾乎打了滿分,合著數學和理綜總共才打了一百零幾分。

她這偏科也太嚴重了!

唐晚拿出理科卷子,後面的大題幾乎都是空着的,也就數學稍微好那麼一點。

她數學能答上來幾道題的原因是在上輩子她為了替唐父打理公司,不得已去學的經濟,

學經濟就必須還要學數學,當時學的時候就搞的唐晚焦頭爛額,最後只能抓耳撓腮,極其痛苦的學。

而她當時學的數學又和現在學的高中數學沒有半點聯繫。

唐晚真的好後悔上一世的高中沒有好好學習。

不過好在現在距離高考還有一段時間,她還有提升空間。

唐晚這個人雖然隨性散漫,但是認準了一件事,那就會用盡全力去追求。

高三的課程總是緊張又匆忙的,期末考試結束後,學校給了同學們四天假期調整,之後就又要回到學校上課。

唐晚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過唐父唐母了。

因為唐家的祖宅別墅在錦城的郊區,距離學校有些遠,唐晚又不想上下學被來回接送,因為她覺得太折騰了,

唐父唐母工作還很忙,唐晚本身就很少和他們見面,所以乾脆就磨着唐父給她在學校附近買了一套房子。

可唐父唐母怎麼放心讓一個女孩子獨自居住,況且高三放學還那麼晚。

於是就想要搬來和唐晚一起住,可總公司實在是離學校太遠了,唐晚不忍父母來回奔波,就選擇讓陳叔每天接送她上下學。

陳叔從小看着唐晚長大,有他在唐父唐母放心了。

今天,陳叔也回來了。

一回到家,唐晚就發現整個家乾淨了許多,想來陳叔是叫家政工人來打掃了。

陳叔此時做好飯,見唐晚回來了,放下手中的盤子,連忙上前道:「小姐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我剛要去給您送飯。」

「我們明天放假,所以今天就回來的早今天正好和陳叔一起吃。」

唐晚放下書包,走到飯桌前,看着面前一桌子的飯菜,道:「好幾天沒吃到陳叔做的飯菜,想死我了。」

「那小姐就多吃點。」陳叔一臉慈祥的對唐晚笑道。

「嗯。」

明明前世唐晚一直都吃陳叔做的飯菜,可是當唐晚再次吃到這熟悉的味道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陳叔見唐晚這幅模樣,急的手足無措:「小姐,是不是在學校讓人給欺負了?怎麼還哭了。說出來,陳叔給你報仇去。」

唐晚邊哭邊笑道:「陳叔,誰能欺負的了我啊,我就是有點想家了。」

「哎呦,小姐你可嚇死陳叔我了,正好您今天放假,一會我給老宅打個電話,讓他們派個司機過來接咱們回去。」

說完陳叔就急急忙忙去打電話,打完電話後回來和唐晚一起吃飯。

吃過飯後兩人就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老宅。

唐晚帶的東西不多,就是一個書包和一些洗漱用品。

東西收拾好,兩人便下樓。不久,老宅的人也來了。

來人是唐父的司機,名叫林舟,林舟下車後道:「小姐快上車吧,老闆天天念叨您。」說完接過唐晚的行李。

「謝謝林叔。」

林舟笑呵呵的對唐晚道:「沒事,小姐不用和我說謝。」

唐晚上了車,林舟將唐晚的東西放入後備箱後,也上了車,之後開車揚長而去。

秋末的黃昏總是來的很快,唐晚還沒到家,太陽就落了西山。

還未等夕陽完全落下,月亮就迫不及待的升了起來,在大地上灑滿銀輝。

車子緩緩在唐家別墅前停下。

唐晚一下車,唐父唐母就迎了過來。

唐晚看着面前精神飽滿的唐夫和面容飽滿的唐母沒了前世憔悴的樣子,唐晚心中一酸,快步跑向他們。

唐父早在唐晚跑過來的時候就張開雙臂,等着唐晚撲到他懷裡。

誰知唐晚快到唐父懷裡的時候,突然一個轉向抱住了唐母。

唐父無奈一笑:「你都不想我。」

「想你啊,不過要先討好一下我的老媽。」

「那下次可要先抱爸爸。」

唐晚笑道:「好,下次先抱老爸。」

唐母嗔了一眼唐父道:「你和我爭什麼寵。」

唐父:「我這不是想孩子了嘛。」

唐母沒理他,看了一眼唐晚道:「走吧,我們先進屋。」

唐晚:「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