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錦衣衛大人總撩我
重生後錦衣衛大人總撩我 連載中

重生後錦衣衛大人總撩我

來源:google 作者:小蘇棲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小蘇棲 慕吟

慕吟是家中最小的女兒,備受寵愛,十六歲嫁給了自己心儀的男子,她只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運的人了可突然有一天,家族敗落,夫君變心在她前去質問的時候才知道,原來他娶她只是為了慕家的權勢,他和她的庶姐早已經暗度陳倉了最後,只落得一個自刎的結果重生後,她只想護住家人和朋友,可卻意外的被賜婚了,是南鎮撫司指揮使裴臨記憶中的裴臨從來都是寡言少語,不苟言笑的可面前的這個人卻衝著她笑,又將她攬在懷裡:「春宵一刻值千金」慕吟悠悠地問了一句:「你是裴臨嗎?」男人意味深長地笑道:「你鑒定一下不就行了?」展開

《重生後錦衣衛大人總撩我》章節試讀:

南楚。

盛家的後院里一片荒蕪,只有幾棵雜草長出,雜草的不遠處,有一個籠子,若是不知道的,定是覺得那籠子里的是什麼獵物。

可其實,只是一個女人。

女人的手腳上都被戴上了鏈子,她臉色蒼白,顴骨突出,瘦的可怕。

慕吟看着面前的鐵盆里的食物,那裏面還帶着一股怪味。

誰能想到,昔日里嬌生慣養的慕六姑娘會變成這幅模樣呢?

慕吟知道,盛盟是要羞辱她,羞辱慕家。

說來可笑,明明是他想要藉著慕家高升,夥同慕池欺騙她在先,又和禹王暗度陳倉,誣陷慕傢伙同襄親王謀反在後,他卻說他恨她。

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了過來,慕吟沒有抬眼,盛盟和慕池一連幾天都會把她拉到密室里鞭打,然後再關回來。

盛盟將她扯出來,看着地下的吃食,冷笑道:「你倒是有骨氣,一點沒動啊!」

慕吟不欲同他爭辯,又聽見盛盟開口說道:「知道今日發生了什麼嗎?」

慕吟沒有說話,又聽見他說:「裴臨和臨淵郡王三個月前就起兵造反,現在攻到城門了。」

慕吟眼睛一動,裴臨是裴家獨子,前任南鎮撫司指揮使,禹王登基後,撤了他的職務,把他趕到了邊關。

而臨淵郡王段衡,是明孝皇帝長孫,先太子獨子。先太子曾在一場瘟疫中病逝,只留下這一個兒子,明孝帝封了他郡王的爵位,又封了皇二子為太子。

也就是先帝,承明帝。

而她的大姐夫襄親王,則是明孝帝第三子,弱冠後娶了大姐慕瑾,鎮守涼州。

慕家是百年世族,承明帝,禹王,梁王臨淵郡王,還有裴臨皆是她祖父所教。

先帝時達到了鼎盛,可禹王剛一登基,盛盟便彈劾慕家和襄親王府密謀造反,禹王便令人抄了慕家,圍剿襄親王府。

襄親王不願蒙此冤屈,放火自焚。慕瑾也隨着他去了。

祖父得知此事,怒極攻心,也病逝了。

慕吟沖他冷笑一聲,眼裡是說不出的諷刺和恨意:「怕了?」

盛盟冷笑,湊近她說:「你說,若是我帶着你去城樓上,他們會不會為了你退兵啊?」

慕吟身子一顫,她和裴臨只是點頭之交,可段衡與她是至交好友。

段衡又是娶了自己的手帕交趙阮為妻。為了趙阮,他也會拚死救下她的。

她不能連累他們,慕吟想到這裡,便要掙脫開盛盟,卻被他一掌打暈過去。

慕吟再次睜開眼睛時,便感受到自己手鏈和腳鏈都被解下了。

可同時,她又被人押着。

城樓下,一片騎兵守在那下面。

為首的是兩道熟悉的身影。

看見了她,段衡滿是不敢相信,這哪裡還有昔日慕六姑娘的影子呢?

段衡衝著盛盟喊道:「你給本王放了她,這事和她有什麼關係!」

盛盟哈哈笑了起來,「放了她?可以啊,你們撤兵。」

段衡頓時青筋暴起,「你……」

裴臨此時一張臉都要黑透了,他看着城樓上的女人,轉過頭對段衡道:「我們撤兵吧。」

不等段衡說話,便聽見慕吟開口喊道:「不能撤兵!」

她話剛一說完,就被盛盟踹倒在地上,「閉嘴!」

隔的這麼遠,裴臨都能聽見她摔倒在地的聲音。

他只覺得自己的心口發疼。

段衡也進退兩難,為了大局,他不能撤兵。可慕吟是他的朋友,更是裴臨所愛之人。

正在他猶豫不決之時,城樓上的盛盟將慕吟拉起來,拔出劍放在慕吟的脖子上,「再不撤軍,她這條命可就沒了!」

聽此,裴臨立馬看向段衡,急道:「你撤軍啊!」

段衡深吸了一口氣,正要下令,又突然聽見城樓上的女人說道:「阿衡,裴公子!多謝你們為我猶豫,但我希望,你們能夠替我慕家,襄親王府,還有南楚這許許多多的忠義之士報仇!」

「慕吟來世定會好好報答你們!」說著,便將脖子狠狠地划過盛盟手中的劍。

她動作太快,快到盛盟來不及收回劍,快到裴臨來不及說一句「別衝動」。

血濺在了城樓上,女人很快就倒下了。

裴臨目眥欲裂,他嘶吼着:「恩恩!」

段衡攔住他,衝著身後的將士們道:「攻城,取下盛盟和段辰的首級!」

緊接着,眾人沖了進去,又是一片屍山血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