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我成了黑心白蓮花
重生後,我成了黑心白蓮花 連載中

重生後,我成了黑心白蓮花

來源:google 作者:熊熊的小胖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傅雲朗 古代言情 李卿然

牡丹仙子入凡世,遇渣男,重生後李卿然發誓:再不也做戀愛腦!誰說女子本該善良賢淑,卿然偏偏就要做那個黑心的白蓮花斗渣男,坑太子,救皇子……偏偏她大鬧京都後,人人皆讚美她,仙姿玉色宛如天仙下凡有次救了一個面上柔柔弱弱小綿羊,私底下卻是寵妻成癮腹黑小狼狗偏生那小狼狗還要做人上人,惹不起惹不起,本姑娘恕不奉陪展開

《重生後,我成了黑心白蓮花》章節試讀:

今日的榮思街格外熱鬧,里三層外三層的將一處地方圍攏了起來,圍觀的都是周圍居住的官家之人,有下人,有應酬回來的官員,還有剛剛逛街回來的夫人小姐。

「這是怎麼了?」一身紅衣的李嫣然款款下了馬車,身後跟着兩個庶女妹妹。

「姐姐眼神真好,我都沒看見。」一個粉衣挽着雙圓髮髻的姑娘朝着李嫣然恭維道。

「李怡然,你這恭維人的方式可不可以換一下,還真是低劣,姐姐那麼冰雪聰明的人,怎麼會看不透呢,只是不願意跟你計較罷了。」另一個綠衣姑娘邁步走到李嫣然另一邊位置,不屑的對着穿着粉衣的李依然說道。

站在中間的李嫣然微抬下巴,擺出一副深明大義的模樣,「好了,李爾然,李怡然,你們都別爭了,都是姐妹,和和氣氣的最好。」

「流珠,你去看看,前面是怎麼回事。」李嫣然朝着身後的一個丫鬟吩咐,那個小丫鬟點頭稱是,低頭邁步就擠進了人群。

「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李嫣然身邊的李怡然探頭探腦的出聲說道。

邊上的姑娘聽見聲音,回過頭來,見李怡然十歲左右的模樣,嬌笑道:「也不知道是誰家的窮親戚來投靠,結果人家關門不接待,那姑娘披麻戴孝的就鬧開了。」

李怡然踮起腳尖朝人群中間望去,卻因為身量嬌小,什麼都沒有看見,只好隨意猜測道。

「許是我家那個鄰居,聽下人說過,我家鄰居是西北邊塞搬來的,在朝當一個七品小官,想必也只有那家人如此不知禮數了。」

李嫣然聽見這話,沒有說什麼,只是將自己的下巴抬得更加高了,好似她同其他人都是不同的。

她的腦海里卻浮現出一個少年的模樣,少年俊秀斯文,笑起來有一個甜甜的酒窩。

那個少年是住在李府另一邊的鄰居,不知道從哪裡搬來的,只有一個老婦帶着一個少年,偌大的府中全是凶神惡煞的侍衛伺候。

李嫣然的思緒飄的很遠,旁邊的李怡然卻和剛才那位小姐相聊甚歡,甚至都自報了家門。

原來那姑娘是大理寺卿胡大人的四女兒胡夢媛,年芳十二,今日出門陪母親出門採買東西,覺得無趣便找了個借口回府,卻沒想到半路遇見了這檔子事,便下車湊湊熱鬧。

「胡姐姐,你說這還要鬧多久啊,依我說,就應該叫人給轟出去,有這樣的親戚,出門都要被人笑話的。」李怡然親熱的挽着胡四小姐,看着倒是比和李嫣然更加的親熱。

此時,丫鬟流珠滿頭大汗的跑了回來。

「大小姐,大小姐,不好了,是府上出事了!」

周圍人奇異的眼神都聚集了過來,原來鬧事的就是這家小姐的府上啊!

李怡然感覺自己剛剛說完的話還回蕩在耳邊,轟出去,被人笑話…她瞬間就感覺沒臉,羞紅了臉,不敢再說話。

人群中間,李卿然一身粗麻白衣,頭戴白巾,跪倒在青石板上,懷裡還抱着一個牌位,聲音悲泣,眼眸含淚,好似一朵迎風搖擺的嬌弱雪蓮花,楚楚可憐卻堅韌不拔。

「我乃李卿然,其母李荷花,乃是吏部侍郎李正浩的遠房表妹,早年經歷天災,家破人亡,房屋倒塌,只剩下寡母孤女,艱難度日。」

「母親臨死之前,唯一遺願便是死後進去李家祠堂,死後也能轉世投胎,小女子不求母親進入李家族譜,只求一安穩之處,可慰藉母親在天之靈。」

「小女子求李大人,滿足母親最後一個遺願。」末了,還重重的磕了一個頭。

李卿然的話,讓周圍的人都十分觸動,皆都熱淚盈眶,卻還是有人出言質問道。

「姑娘,那你這樣做就不怕李夫人事後追究?」

李卿然聞言,一行清淚就潸然落下,聲音哀傷解釋:「是小女子處事不周,可是我也沒有辦法,我隨着父…表舅歸府時,府中大門緊閉,敲門叫喊皆是無人應答,小女子已經在外等候一日了,怕表舅就此不管不顧了。」

「我,我也是沒有辦法,只能出此下策,煩請各位青天老爺替小女子說句公道話。」李卿然話說完,還用手中的綉帕抹了一下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