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宿主是個慫慫嬌妻
重生七零:宿主是個慫慫嬌妻 連載中

重生七零:宿主是個慫慫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寥寥人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姍 梁域 現代言情

」站着別動!!!!「林姍默默的回頭看了一眼,啊........轉身就跑了這這這,不是那個村子裏很出名的村霸嗎梁域無語的看着林姍的背影,久久沒有說話,他只是想.........../林姍是村裡出了名的慫包,上到九十歲下到三歲的小孩都能欺負到她,可是梁域不知道的是,那個任誰欺負的女主,早就沒了,如今這個林姍是剛剛穿越過來的,要說人家為什麼要跑呢,你也不看看,你手裡拿的是什麼,這是個人都會跑吧呃........媳婦,這是小雞崽,這你都怕????展開

《重生七零:宿主是個慫慫嬌妻》章節試讀:

很快,梁母從房間里出來,手上更是拿着一封紅封,直徑朝一旁默默無聞得林珊走了過去,柔聲得說道:」姍姍,這是娘給你的紅封,最近秋收忙着,所以早上也就沒等你醒了,趕緊拿着,別嫌少了。「

說完更是一把將紅封塞進她的懷裡,一點拒絕的意思,都沒有給她。

林珊一臉懵逼的拿着紅封,不過,這個厚度說明,裏面有着不少錢,就是不知道面額罷了。

」好了,好了,姍姍,你吃早飯沒,都給你在廚房留着呢,本來我讓梁域早上等你醒來再去上工的,可這小子不聽話,以後我就把他交給你了,要是他再不聽話,你就告訴娘,娘收拾他。「

說著就把林珊往廚房帶,看這小表情,不用說梁母都知道她還沒吃上早飯。

」知道了,娘。「

只見梁母剛搭上林珊的手臂,就聽到林珊這乖巧的回答,這讓她和一旁的父子兩人都訝異不已。

不過,梁母很快就恢復了過來,還跟林珊說著一會兒的事情,」好好好,娘就知道你懂事,等晚點,你大哥他們都回來了,咱們在一起吃個飯,家裡的事情,你都不用管,知道沒。「

林珊一樣是乖巧的點了點頭,一副我很聽話的樣子。

本來是想讓林珊去廚房吃早飯的,誰知,梁母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只見她的目光在林珊身上掃了掃,隨後,朝着自家兒子說道:」趕緊把早飯裝好,讓姍姍回房裡吃。「隨後,不管老兒子願不願意,直接就讓林珊先回了房間。

等這小夫妻兩人回了房間後,梁母立馬就興奮了起來,」我得去給小兒媳煮個雞湯補補才行。「說完也不管一旁站那得梁父,直接就去後院抓雞、煮湯。

把一旁得梁父看得一愣一愣的。

另一邊,林珊正跟小倉鼠似的在一口一口的往自己嘴裏塞饅頭,男人則坐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看着她,沒有說話,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眼前的這個女人跟他之前見過的林姍,一點也不一樣,如果你非要問哪裡不一樣的話,那麼他只能說感覺,感覺。

林姍大概理清了這個年代的頭緒後,便心很大的吃起早飯來,一點也不管這個男人是不是在盯着自己看。

從剛剛路過的客廳,她看到了偉人的海報,雖然跟他們那個時代的偉人,好像是不一樣的,但是能把偉人貼在牆上的,也就只是那個年代了,畢竟,咱們都是把偉人,放在心裏,可不能無時無刻的彰顯他,哈哈..............

梁域盯着盯着,這眼睛就看歪了,順着脖子眼睛慢慢的往下移,漸漸的目光轉移到了那鼓鼓的胸脯上............腦子裡更是不自覺得想起,昨晚壓在女人身上得軟糯,氣氛瞬間變得有些不一樣了起來。

可能男人眼神太過於熾熱了,林姍一個轉頭,便與男人得目光相撞,「啊.........你這個流氓。」說著,林姍趕緊捂住自己的胸口,

「咳咳.......... "男人連忙轉移自己的視線,咳了咳,彷佛做着這些動作,自己就不那麼尷尬似的。

」出去,你趕緊給我出去。「

林姍可沒有給他假裝什麼的機會,開口就要把男人給趕出去,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推搡着男人。

可梁域是誰啊,噌的一聲他就站了起來,兇巴巴的說道:」我可是你男人,你居然想趕我出去,要造反啊。「

如果不是他的耳尖都紅了,或許林珊還會以為這個男人凶得不得了,可,如今..........

只見林珊雙手叉腰怒聲道:」就是要造你的反,你能把我怎樣。「說完還揚起自己的小腦袋,驕傲得不行不行。

可,這小模樣落在梁域的眼裡,那是一個砰砰心動,心裏更是不自覺的想着,原來這女人,還有這一面,簡直讓他心痒痒啊。

而,事實男人也行動了,他直接朝林珊撲了過去,把林珊壓在床上,更是跟個小狗似的,在林珊的頸窩裡鑽,更有種,此處是他家的模樣。

」哎呀,你幹什麼,給我起開。「

林珊毫不意外的在掙扎,可哪裡有那麼容易能把男人給推開的。

梁域也不管林珊的掙扎,自己的腳更是壓住亂踢人的林珊,手更不用說了,此刻的林珊就跟個工具人似的,動都不能動。

院子里的梁母,早早就聽到林珊大喊的聲音了,還沒等她走到房間外,去解救她時,就聽到兩人再次的對話,起開、壓着我幹什麼..........梁母一聽,還有什麼不動的,心裏更是臭罵那個老兒子,這還是大白天,幹什麼呢,不過,這一想到林珊要給自己生孫子了,又時一陣高興,什麼大白天,什麼幹什麼,統統都拋開了,腳步更是樂呵樂呵的朝廚房走了進去,辛苦姍姍了,得好好的補補,十全大補雞湯。

「你是誰。」

一句話,讓本來在掙扎中的林珊停了下來,兩人四目相對,看着對方。

「我是林珊啊。」

許久,林珊才悠悠的回應着,畢竟誰能證明她不是林珊呢,雖然這一穿就結婚,這讓她十分的不喜,就連昨晚她暈過去的事情,她都猜到了些了。

雖然她沒有原主的記憶,但是只要她咬死不說,沒什麼可擔心的,大不了離婚,不對,她本來就要離婚的,要是告訴他自己不是和他結婚的林珊,是不是...........

這樣想着,林珊心裏更是活躍了起來,只不過,這男人下一秒就把她的想法給打碎了。

只見男人突然伸手扯開她的衣服,在她的胸口處,看到了自己昨晚留下的印記後,心情瞬間就美麗了,對着林珊就說道:「我不管你是誰,反正你就是我媳婦,不該想的,就不要想了。」說完,還在林珊的胸口處摸了一把,更是捏了捏。

」啊............你這個死流氓。「

這讓剛剛沒反應過來的林珊氣得大喊了起來。

本來還想罵什麼的,可直接就被梁域給堵住了嘴,兩人直接吻了起來,無論林珊怎麼掙扎,都一一被梁域鎮壓了下來,他更是在林珊的身上摸了一個遍,可單單就是沒有要她,他想,在她願意的時候在要她,只不過現在,他也不想的,只是話趕話,事趕事啊............/

-

等男人再次進來時,手裡更是端着一碗面,討好的放在林珊的面前,」媳婦,這是雞湯麵,趕緊吃,一會兒面就坨了。「

林珊朝着男人翻了個白眼,就端過面吃了起來,而剛剛沒有吃完的饅頭,則讓男人撿着吃了起來。

「媳婦,以後家裡的活,都有我,你可別干那些,省得把你的小手也磨粗了。」說著還一板正經的摸了摸林珊的小手,那場面,真心不想說了。

嘖嘖嘖.........

林珊定定的看着男人,十分無語,現在是一言不合就佔便宜的意思嗎。

男人見狀,尷尬的笑了笑,「呵呵,媳婦,是不是覺得你男人很有男人味,一看就捨不得移開眼了啊。」

「滾,別挨着。」

男人就跟個軟骨頭似的,又黏黏乎乎在倚靠在林珊的身上,雖然他是掛着村霸的名頭,可,那也是在外頭,家裡嘛..........嘻嘻嘻。

「飽了。」

林珊說著,就放下筷子,雖然這雞湯麵實屬不錯,不過,這分量也是太多了。

「再吃點,咱們這的晚飯可沒那麼早。」

是的,從剛剛的饅頭再到現在的雞湯麵都好幾小時了,等下一頓開飯,就是晚飯了,別問為什麼沒有午飯,實屬是梁母剛剛在房門外,那麼一站,直接就打消了叫他們出來吃午飯了,這大孫子,還是很重要的,尤其是這個她認為旺他們老兒子的兒媳。

「不早就不早,我吃不下了。」

梁域見她實在是吃不下,也沒有再勉強她,直接就把她剩餘的面接了過來,自己兩口就把它給吸溜完了。

見男人吃自己剩下的,本來林珊還想說什麼的,但是突然想到現在自己處於的這個時代,好像標榜着什麼來着,呃.........想不起來了,但是不能浪費糧食倒是真的,畢竟,如今家家戶戶都缺糧。

所以,這會兒,見男人吃下自己沒吃完的面時,她也沒有說什麼。

但是,梁域想得就多了,他心裏想着,媳婦總算是沒再拒絕自己了,這一邁就是一大步啊,他再努努力,媳婦就能心甘情願留在自己身邊了。

這樣一想,心裏更是美滋滋的。

林珊倒不知道,就吃上一碗剩面,他就能想這麼多,默默送上一雙大白眼。

洗把臉,林珊就往床上一躺,一副我要休息的模樣了,尤其是還在床的**給男人弄了一道三八線,那小眼神不言而喻了,一副,你要敢超界,弄死你。

梁域無奈的笑了笑,不過,他眼睛一轉就賤兮兮的說道:「一會兒我就去上工了,你自己睡,等晚上回來,我再陪你。」

林珊:「............ "

滾。

見林珊一臉憋屈的模樣,男人樂得不行,很快,他就出門了,村口的廣播響了起來,」到點了,到點了,趕緊上工,趕緊上工。「

林珊直接就閉上眼睛,理都不理這個男人,睡自己的覺。

另一邊,男人樂呵樂呵的跟在自家老娘後面,去秋收了。

梁母見自家老兒子這個傻樣,無情的吐槽着:「看看你那傻樣,前幾天都不知道是誰在家裡喊,四處搗鼓,不是娘說你,再怎麼樣,娘都是比你吃多幾十年的米,還能不知道什麼人適合你嗎。」說完還傲嬌的哼了一聲。

梁域心想,我的老娘啊,就算你再吃多幾十年的米,都不知道是誰合適我啊,可不管怎樣,梁域難得好說話的說著:「對對對,老娘說得對。」

這話一出讓一旁的老父親,那萬年不動的眉毛都跳了好幾下,驚奇的朝身後的老兒子看了一眼,之後,又慢慢轉身,往前走着。

這一切來得是那麼的猝不及防,沒留意下,還真沒發現,他這趕腳的步伐啊。

到田裡時,家裡的老大和老二都下地了。

看到他們來了,都喊了一聲:「娘,爹。」

沒辦法,實屬是梁母在家的地位太高,有娘在場的時候,總是忘了站在一旁的老娘,可張口喊娘時,又總記得一旁的老爹,漸漸的喊出來,就成娘爹了。

「嗯,趕緊忙活吧。」說著也不管他們,轉身就到各自早就分配好的農田裡。

家裡的老大和老二,從結婚早早就被分了出去,他們兩老就跟着老兒子生活,沒辦法,最疼就是他了,想着自己還年輕,還能給他們再做幾年活。

除了這三個兒子,家裡還有一個姑娘,在鎮上讀書,這讀書的錢,都是兩個老的自己出的,不過,姑娘也聽話,偶爾還在學校里給抄作業,能賺個一分兩分來補貼家裡,雖然沒人說要她的錢,不過,該交的她也交了。

畢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何況是還有大嫂和二嫂盯着,就怕這錢給得晚點,這老宅就開架了,不過,從很久以前,家裡用的大頭錢,都是梁域賺回來的,也正是因為如此,梁母早早就把家給分了,省得吃了她老兒子,還嫌棄她老兒子不幹活。

梁域很早之前,就開始在黑市裡遊盪,早年,在人人都吃不上飯的時候,憑藉著自己的膽量,單槍匹馬的從黑市裡扛出兩袋粗糧回來,讓家裡的人不至於餓死。

漸漸的就開始在黑市裡倒騰,逐漸摸出路來,如今的黑市,誰不認識他域爺!!!

也就是昨天剛結婚,要不然這秋收,他才不過來,不過,也因為梁域吃得開,這大隊長也是有所耳聞的,所以為難他,是不可能的,畢竟,要是自己缺了什麼,還想讓人梁域幫幫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