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之我能合成無限物資
重生七零之我能合成無限物資 連載中

重生七零之我能合成無限物資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奶酪的大老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愛吃奶酪的大老虎 現代言情 蘇婧

【合成改變人生】蘇婧一覺醒來,來到了七零年代的一個叫做西河灣的小村莊這裡的飯是硬硬的玉米碴子,下飯只用大蒜大蔥,野菜蘸醬也能做道菜吃慣了現代精細糧食的蘇婧終於在這裡完成了減肥大計,甚至即將連人帶盒五斤交代在這裡,白眼一翻暈了過去醒來的時候,她看到的每一個東西都附帶了一張合成圖鑑土壤鹽鹼化?沒關係,看看合成表,加點水,加點淤泥,困擾西河灣十幾年的糧食畝產低的問題就被解決了農業不賺錢,要做工業?沒關係,看看合成表,做做機械業,帶領西河灣脫貧致富外國叫囂中國無科技?蘇婧笑笑,反手掏出手機,嘲諷道:用過嗎,小土佬?這是一個現代女大學生靠着科技樹和現代觀念,改變人生的故事【知識改變命運】展開

《重生七零之我能合成無限物資》章節試讀:

蘇婧走進屋內,兩手空空。

楊春花一看到她這個樣子,幾乎要笑出聲來,冷嘲熱諷道:「哎喲,這不是咱們村的大英雄嘛!」

她此時心裏早已經忘了之前蘇婧扔鋤頭的樣子,現在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蘇婧出醜,痛哭流涕,後悔的樣子。

這樣,她在全村的名聲又可以找回來,他們只會覺得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小騙子,她才是受害者!

對,就是這樣,她還好歹照顧了她兩三年呢!

她越想越是這個理,期待着即將出現的現象中的畫面。

就在這時,她聽見蘇婧大喊了一聲:「請各位叔叔嬸嬸看外面!」

楊春花皺了皺眉頭:這丫頭耍什麼花樣?

她不耐煩地「嘖」了一下:「蘇秀蘭,你還是老老實實地…」

突然間,從那些跑出去看熱鬧的人群中傳來了一陣喧鬧聲。

她突然有些不安,急忙跑出去跟着人群,擠到了最前面,結果眼前的景象讓她驚呆了。

衛東正在把幾個麻袋整齊地放在顯眼的地方。

幾個大麻袋被稻穀塞得滿滿當當的,那稻穗飽滿金黃,快擠出了麻袋,一陣陣稻香傳來。

在場的都是地里的老手了,看一眼就能知道這幾麻袋有多重的稻。都不用算,就明白蘇婧真的實現了之前說的話。

先前那些質疑蘇婧的人幾乎啞口無言,但為了找回面子,下意識地反駁道:「這不會是買來的吧。」

這句話說完,他都覺得好笑,要是蘇秀蘭有錢,還至於吃不上飯?

但是懷疑的人不在少數,這蘇秀蘭哪裡來的這麼大本領,難不成她真有什麼秘訣?

這時候,李隊長率先走了出來,彎下腰,看着蘇婧:

「秀蘭,這真是你種出來的?」

蘇婧認真地點點頭,然後解釋道:

「李叔,我發現土地里總是白茫茫的一片,後來發現那個是鹽。我就往土裡灌溉了淡水,鹽少了,土就變好了。」

原來是這樣!所有在場的都是從小黃土背朝天的人,蘇婧一說,都恍然大悟了,自然也就信了三分。

「這小姑娘說的有道理啊!怪不得這土裡總是泛白呢!」

「有啥道理啊,小丫頭片子說的話你也信!」

「那你說!這白白的咋回事?」

「可能是霜呢…」不過說完,那人越說越心虛,最後也就不說話了。

蘇婧看還有些懷疑地皺着眉的,朗聲道:「各位叔叔嬸嬸,秀蘭年紀雖小,但是並沒有撒謊!」

「這土確實是我用這法子治理好的,秀蘭之所以打這個賭,是想證明給大家看,咱們村之所以產量不好,不是因為咱們不努力,而是因為先天條件不好!」

「咱們村因為這個問題,受了多少餓,看了多少人的白眼,但現在這些都過去了,我們要過上好日子了!」

這番話把眾人的情緒都煽動了起來。

蘇婧這話戳到了每個人的心窩裡。

因為收成不好,村民們吃了多少年的糠咽菜。

不僅如此,其他的有些村子都看不起這個貧窮的村子。

他們的好日子,真的要來了嗎?

村民們心裏都有些澎湃。

「楊大娘,」蘇婧看情緒到位了,轉向一旁已經呆住了的楊春花,「我們的賭約是不是該兌現了?」

楊春花呆愣愣地看着她,似乎一時半會還沒有回過神來。

當她意識到蘇婧在說什麼之後,不甘心地咬了咬牙,但又想到了什麼,立刻假裝義憤填膺地說:「這小妮子騙你們呢!」

「這個法子是我想出來的,這地也是我得空去耕的,怎麼到了你的嘴巴里,都變成了你的功勞!」

哼!這小妮子才十幾歲,相較之下,顯然自己的話更有說服力。

這下,不僅可以壓下蘇婧,還可以提升在村裡的地位,所有人都會對她感恩戴德!

還未等周圍人作出什麼反應,只看到蘇婧一臉天真地笑:「這樣的啊,楊大娘你真好心!」

「那當然…」楊春花下意識地接道,然後又覺得不對,「你什麼意思?」

「誇你呀,」蘇婧甜甜地笑,「這稻子是在衛東家地里割的,楊大娘還有空跑去別人家耕地啊?」

楊春花一陣頭暈目眩,然後反應過來。

這小騙子又算計她!

她氣得直吐髒話:「你這賤胚子,掃把星,沒人要的…」

原本一直不說話,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衛東捂住了蘇婧的耳朵。

他的手有點抖,蘇婧感覺得到,似乎是氣的。

「夠了!」氣得不只是一個,還有李隊長,「楊大娘,事情已經很清楚了,按照之前的賭約,就那樣辦吧!」

周圍的人紛紛附和,楊春花只能恨恨地勉強住嘴。

「哦,對了,」蘇婧補充道,「衛東娘從今天開始會照顧我的,那楊大娘是不是可以搬回去住了呀?」

李隊長痛快地答應了:「當然,畢竟那是你爹娘的房子。」

「不行!」楊春花幾乎是尖叫了出來:「我搬出去了住哪裡!」

周圍人終於都看不出過去了。

他們原來都敬她是個長輩,只是竊竊私語,但現在實在是看不過去了。

「楊大娘,這房子本來就是人家的,就不該你住。」

「就是就是,而且現在有其他人照顧秀蘭了,你搬出去不是理所應當嘛!」

「你也不是沒咋照顧嘛,前兩天還聽說剋扣人家小姑娘糧食哩!」

楊春花看事已成定局,沒有人站在她那一邊,開始倒地打滾撒潑:

「我不活了,你們都欺負我老太婆!」

衛東拍了拍她的頭:「我們回去吧。」

蘇婧點頭。

走出公社的時候,門口有一個大約十四歲的女孩子正背着一個布做的書包往裏面看。

在這個普遍穿着土裡土氣的款式的服裝的村子裏,她深藍色的裙子格外打眼。

這姑娘看到衛東,眼前一亮,雀躍地打着招呼:「衛東!」

衛東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蘇婧,介紹道:「洛鳳珠。」

但洛鳳珠顯然會錯了意,她為衛東難得的反應有些興奮:「你今天怎麼提早走了?」

「有點事。」衛東仍然很簡略。

洛鳳珠繼續搭話,語氣中是明顯的炫耀:「我今天來找周會計學習算賬呢!他要退休了,正在人接班呢!」

這屬實是沒話找話了。衛東都沒問這個問題。

洛鳳珠當然也知道這一點。她只是想讓衛東知道她的優秀,畢竟其他人都要下地幹活,哪怕讀書,農忙的時候也是上午上學,下午請假去幹活的。

而等她接手了會計的工作,照樣可以賺工分,她就不可以下地幹活了,這就是高人一等。

畢竟她可是村子裏唯一的初中生!她得意地想。

衛東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和自己說這事,隨意地點了點頭,拉了拉蘇婧:「走了。」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洛鳳珠皺着眉看着逐漸走遠的兩個人?

這人誰啊。

蘇婧不知道自己正被其他人揣測着。

她只是戲謔地用胳膊肘杵了杵衛東:「沒想到啊,挺有霸總那味兒。」

衛東聽不明白她的詞語,只是大概知道她在調侃自己。

他看着因為解決了一樁大事,十分輕鬆的蘇婧,冷不丁說道:「你明天就要下地幹活了。」

「噶?」蘇婧沒反應過來。

衛東氣定神閑地回:「你和李隊長不是就打賭了一個月不上工嗎?時間不是到了?」

蘇婧落下了懶人的眼淚:「有什麼辦法嗎?」

衛東思考了一下:「上學。」

蘇婧悲憤地捂住臉:「那不是還要時不時回去幹活耕地的嘛!就沒有一些坐着賺工分的方法嗎?」

「對了!」蘇婧想到了什麼,興奮地拉着他的袖子問道:「剛才那個洛鳳珠是不是說周會計找人接班,這個公社會計可以算工分不?」

衛東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心裏微動:「可以是可以,但你總得先讀書吧。」

「我會的。」蘇婧肯定地說。

她當然要讀書。

現在是1974年,三年之後就會恢復高考。只有參加考試,上了大學,才能徹底改變自己的生活。

現在,她要做的就是先上學,努力跳級到初中。

對了,抽時間去找周會計問問他。蘇婧默默地規划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