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做富婆林曉月
重生七零做富婆林曉月 連載中

重生七零做富婆林曉月

來源:google 作者:吃瓜星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紅花 林曉月 現代言情

這一段話下來後林曉月頓時神清氣爽,甚至連後腦勺上的傷口都不覺得痛了林曉月並不覺得這個時候把侄子扯進來不合適,畢竟上輩.........展開

《重生七零做富婆林曉月》章節試讀: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重生七零做富婆林曉月》講述的林曉月趙衍生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重生七零做富婆林曉月》簡介:...臭婆娘,磨磨蹭蹭幹嘛呢,人待會兒要醒了!
夜間,一男一女抬着個麻袋,艱難地行走在鄉間小路。
放心,這葯我找老叔要的,絕對出不了事!
麻袋裡的林曉月,聽着兩人竊竊私語,心中的恨意壓過了重生的喜悅。
原來上輩子,是這兩人把她送到了吳光棍的床上。
林曉月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天。
那天本來是鄰居嫁女兒的日子,她跟着婆婆去參加宴席,席間被小叔子勸着喝了兩杯酒,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等她再醒來,她竟然和村裡有名的吳光棍睡在一起,兩人被村人捉姦,帶頭的就是小叔子張建業。
當時他是怎麼說的?
嫂子,我大哥在外生死不明,你就急着爬床,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流言蜚語撲面而來,婆家為了息事寧人,把她嫁給了吳家,從此開始了一天一小打,兩天一頓打的生活。
這種生不如死的生活,直到她死才結束。
林曉月恨的牙癢。
原來這一切都是張建業自導自演!
當家的,你說事成後,我們和吳家要多少錢?
說話的這人是劉紅花,張建業的老婆,為人相當刻薄。
這人上輩子就慣會欺負她,衣服她洗,飯她做,稍有不順心就言語諷刺。
林曉月本來就性子軟,長期冷暴下,更是安靜得像個棒槌,俗稱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
這輩子,她再也不會了!
怎麼也得要個磚房錢!
張建業笑得眼不見眼,顯然已經沉浸在對美好身後的嚮往中。
只是這美好的嚮往,是以林曉月的生命為代價。
上輩子,她是被活活打死的!
當家的,吳家到了吧?
可累死我了!
等我開門!
林曉月只覺得身體突然下墜,整個身子都在向後倒,後腦勺也不知道磕到了什麼,生疼生疼的。
不過正是這麼一磕,林曉月徹底清醒了。
她先是試着動了動手腳,發現四肢有勁,行動自如,沒有任何捆綁痕迹。
然後她又朝自己頭頂摸索,摸到了綁麻袋的結繩。
大概是那兩畜生斷定她不會醒,所以繩子綁的很松,她稍稍用勁,繩子就開了。
林曉月小心翼翼從麻袋裡爬出來,看到那兩人還在開鎖。
今天是陰天,黑燈瞎火,兩人摸索半天才對上孔眼。
好了,好了!
張建業轉動鎖孔,只聽咔嚓一聲,鎖開了,頓時興奮不已。
可沒等他和自家婆娘分享喜悅,突然身邊略過一道陰影,接着身邊本來有說有笑的媳婦順着門框滑下,嘴角還掛着微笑。
張建業頓時冷汗直流,腿打顫,正要尖叫一聲,卻不想從後腦勺傳來一陣劇痛,接着便眼前一黑,沒有知覺了。
林曉月扔掉手裡的木棍,心裏冷笑一聲,直接抓起劉紅花的衣領,把人提進吳光棍的家。
吳光棍在隔壁吃了喜酒,又被張建業花心思灌醉,呼嚕震天,這恰好方便了林曉月。
她想也不想,直接把劉紅花扔進了吳光棍的卧房,像上輩子劉紅花對她一樣,把兩人扒了個精光。
看着床上歪七扭八躺着的兩個人,林曉月恨不得想立刻殺了他們。
但她知道她不能,畢竟這幾個畜生可不值得自己再為他們賠上這重來的一世。
不過,她可不單單會這樣就輕易的放過他們的。
林曉月恨恨的咬着牙:自己上輩子所遭受過的那些痛苦和絕望,這一世定是都要加倍還給他們的。
收拾完屋子裡的兩個,便走到外面準備處理還躺在大門口的張建業。
她剛剛把人拖進院子後,猛然的察覺到到身後的動靜似乎有些不對勁。
難道這件事情里除了張建業他們三個之外還有別人?
在腦海里忽然閃過這個念頭之後,林曉月全身都緊繃了起來,順手撿起一個木棍,心臟一陣亂跳。
短短的時間裏,就在林曉月心裏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時,身後卻響起了兩聲貓叫。
她猛地轉身,藉著月光,看到兩隻貓從門前跑了過去。
真是虛驚一場林曉月鬆了口氣,就這一會兒的時間,她背上就感覺出了一層冷汗。
經過這一遭,為了防止再有什麼其他的意外,林曉月趕緊加快了手裡的動作。
她將張建業隨便扔到其他的屋子裡,又上上下下的將三個人身上和吳家裡所有的錢都找了出來。
一把零鈔湊在一起,竟也有好幾十,林曉月滿意的揣在兜里。
這些就當她的啟動資金了!
做完這一切,天色已經微微亮了。
林曉月趕緊走到門外,將吳光棍家的大門敞着,在周圍又撒了幾毛零錢,然後在附近找了一處隱蔽的角落裡藏着,準備守株待兔。
果不其然,沒等多久不遠處就傳來了說話聲,很快就有人順着錢看到了吳家敞開的大門,以及進了屋門之後看到的,光溜溜的躺在床上的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