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太子殿下撩妻成癮
重生:太子殿下撩妻成癮 連載中

重生:太子殿下撩妻成癮

來源:google 作者:月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琅月 容景墨

「復仇+甜寵+重生+宅斗」前世宋琅月痴戀蕭王,落得家破人亡,胎死腹中,死無全屍的下場重生後,她靠錦鯉福運逆轉命運驚!貌丑無顏的國公府嫡女宋琅月重生後,靠錦鯉體質成團寵上輩子受到的打壓如數奉還順手救下的太子,非她不娶,撩她成癮手握福運,虐遍渣渣,邪魅高冷的太子為她顛覆天下「天下和卿,本宮都要」展開

《重生:太子殿下撩妻成癮》章節試讀:

宋琅月踏入庭院,好看的黛眉緊鎖,國公府吃穿用度極盡奢華,唯獨此處簡陋。

母親身體原本就不好,在這種地方,怎能將養身體。

常嬤嬤沒好氣的嘲諷道,「喲,我當是誰,原來是大小姐,您怎的有空光臨了。」

想起蘇氏這兩年受的委屈,常嬤嬤很心疼,她是蘇氏的貼身侍女,這些年,不知陪蘇氏吃了多少苦頭,對宋琅月也有些恨。

「常嬤嬤……」蘇氏低聲呵斥,常嬤嬤這才收斂幾分,沒為難宋琅月。

「嬤嬤,聽說母親這兩日身體不好,我熬了一些湯藥給母親調養身體,嬤嬤怪我不周,我心裏也知道,以後定不會這般。」

常嬤嬤是好人,宋琅月心中清楚,前世她被宋若雪逼得走投無路時,是常嬤嬤用血肉之軀,給她擋住刺客的刺殺,這才撿回來一條性命。

或許是宋琅月的語氣和態度很好,常嬤嬤聽完也沒有為難,而是彆扭道,「大小姐這邊請。」

踏入房中,宋琅月沒來由的感覺後背一陣冷意,此時不過初春,還需錦被加身,可蘇氏床榻上的被褥薄的如紙一般。

蘇氏臉色蒼白,見到宋琅月後,露出一抹笑意,她揉了揉眼圈,哭着說道,「月兒,聽說前陣子你落水,身體好點了嗎?」

宋琅月控制着情緒,才沒讓眼淚奪眶而出,她的母親是天底下頂好的人。

可她前世只顧着討好海氏,和生母漸漸有隔閡,最終才造成一生的悲劇。

「娘,月兒沒事,只是好久沒探望娘,心中想念的緊,月兒以後定會常來看娘親。」

少女笑容明媚,她撒嬌的抱着蘇氏的胳膊,嬌憨又可愛。

蘇氏柔美的臉龐有些僵硬,從她體弱多病,被道士判為不祥人以後,海氏和老夫人就安排她在此處住。

為了不讓宋琅月被冷落,她也未曾告知此事。

或許正是如此,才讓宋琅月和蘇氏越走越遠,還好,她的月兒心中是有她的。

蘇氏眼圈微紅,那是喜極而泣的感動。

「好孩子,沒事就好。」

母女二人寒暄一番,蘇氏吩咐常嬤嬤準備午膳。

常嬤嬤離開後,秋葵也識趣的將地方騰出給母女二人。

「月兒,以後若是無事還是不要來這裡,風水不好,還有兩年你就要出嫁,娘不想連累你。」

宋琅月知道母親說的是何事,前世,海氏為了統管全家,順便將管家權攬入自己手中。

於是聯合了一個臭道士,說蘇氏和鎮國公府八字不合,若是管家,以後國公府定會走向衰亡。

老夫人對此原本不信,後來海氏安排了一齣戲,最終讓老夫人確信無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將管家權給了海氏。

「娘,月兒從不信這些,凡事在人為,國公府強盛,豈會因一人而衰亡。」

少女說話時目光堅定,沒來由的令人信服,蘇氏若有所思,總覺得宋琅月哪裡不同,可眼前人一顰一笑皆是她記憶中的模樣。

「話雖如此,可娘不想連累你。」

宋琅月壓下失而復得的酸楚,想起前世爹娘的結局,心中一陣顫抖,只要有她在,絕不會有這一天到來。

「娘是爹爹的福星,您看着吧,管家權會重回您手中,您的病,定會好起來的。」

蘇氏只當女兒在說笑,也沒有反駁,月兒有這份心,已經讓她很感動了。

「好,那就借月兒吉言。」

常嬤嬤端着午膳進門時,看到的就是這其樂融融的一幕,這兩個月來,夫人總是傷神,想起年幼的女兒,也哭紅了眼睛,還好,如今總算是事情出現轉機,大小姐終歸是知道體諒夫人。

「夫人,小姐,該用膳了。」

午膳十分的豐盛,卻也沒多少葷腥,一盤拔絲馬鈴薯,還有一碟清炒蘿蔔絲以及只見得到配菜,卻看不見肉的青椒炒肉絲。

秋葵也愣住了,沒想到夫人在此處是這般待遇。

「嬤嬤,母親每天都是吃的這些菜嗎?」

常嬤嬤嘆氣,「是啊,海氏和廚房的人說,夫人身體不好,只能吃素菜,時間久了,廚房的廚娘就不聽話了,每日送來的都是別家吃不下的,真是可惡。」

宋琅月命秋葵打開食盒,隨後將準備的雞湯和燕窩粥擺在桌上,給蘇氏盛了一大碗。

「娘,您身體不好該補身體,倒是二嬸她珠圓玉潤該吃素才是。」

蘇氏連忙說道,「這裡都是你二嬸的人,說話還是小心一些,莫要被有心人聽去,該說你不敬長輩了。」

宋琅月心中冷笑,二嬸算哪門子長輩,前世她將母親從江南帶來的家產全部私吞,後來還暗指母親偷了家中的錢財,導致老夫人對大房越來越不喜。

論起過往,最該懲處的該是二嬸才是。

「女兒明白。」

蘇氏本不願意吃,在宋琅月的勸導下,喝了一碗湯和燕窩粥,這才放下碗筷,母女二人許久都沒有談心,宋琅月看到母親小心翼翼的模樣,心中多少不是滋味。

母女二人走到了庭院外,宋琅月請常嬤嬤泡了一壺茶,拿了些糕點,在院外曬太陽。

「秋葵,等回去後,將我庭院的牡丹花和一些藥草送來母親的庭院中,昨晚祖母不是送了幾個丫頭過來嗎?一併送來伺候母親。」

秋葵笑着說道,「是,小姐。」

黃昏時分,蘇氏見時辰不早了,於是說道,「月兒,該回去了,等會還要給你祖母請安呢。」

「好,還望母親保重。」

說完,宋琅月帶着秋葵離開了,還有幾個麻煩擺在眼前,必須先解決這些事,她心中暗暗想到。

宋琅月離開後,蘇氏秀麗的容顏上滿是笑意,「嬤嬤,我就說了,月兒她心中是有我這個母親。」

若是以前,常嬤嬤定會反駁,但今日宋琅月的行事,也讓她頗為意外,心中也算認可了大小姐。

「夫人說的是,是老奴之前錯了。」

蘇氏暗暗感慨,她的月兒,如今也是長大了。

回到庭院後,宋琅月在白紙上寫下一行字,隨後交給秋葵一些銀兩。

「按照這張方子,去給母親拿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