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太子妃把皇宮炸了
重生太子妃把皇宮炸了 連載中

重生太子妃把皇宮炸了

來源:google 作者:九斤小帶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莘莘 沈景沅 現代言情

做皇后的第五年,孟莘莘死了,曾經不顧一切去愛的男人,卻護不得她周全父親和三個哥展開

《重生太子妃把皇宮炸了》章節試讀:

七年了,沈景沅等孟莘莘降世足足等了七年。
上一世孟莘莘病逝後,沈景沅剿滅了容家,徹查過後才發現從太子妃時期起,一直有人在對孟莘莘暗中下藥,這才是她早早去世的主因。
沈景沅悔不當初,是他沒有護好孟莘莘,害她陷入這雲波詭譎的後宮和朝堂紛爭當中...... 他這才發現,江山固然重要,可沒有了孟莘莘的陪伴,江山也失去了意義。
帶着滿心的悔恨和執念,一朝夢醒,沈景沅驚奇地發現自己竟重回了嬰兒時期!
這意味着,他還有機會彌補孟莘莘,一切都還來得及!
這一世他不會強求孟莘莘為後,若她所求是同自己對面不識,那沈景沅情願在背後默默守着她,只要她平安康樂就好。
孟將軍會在孟莘莘出生後凱旋的消息,他前世便知曉了,加上幾樁巧合的好事,配和欽天監說些好話,孟莘莘自然就成了闌國最有福運的女嬰。
沈景沅如今還太小,無法立刻勸服父皇將孟莘莘送回孟家。
但在深宮之中,孟莘莘多了福運和鄉君的恩賞傍身,就有了一層全新的保護。
容妃無法跟前世一樣輕易地欺凌孟莘莘,甚至......他還可以藉機給孟莘莘換一個寄養之處。
襁褓中的孟莘莘自然不曉得,有另一個小人正為她的未來擔憂。
她如今就是個小嬰兒,天塌下來也要吃飽睡飽!
剛才無端端被沈景沅罵了句丑,孟莘莘索性化悲憤為食量,喝奶喝到連連打嗝。
李皇后又笑了,「這娃娃怕不是記仇了?
多吃點,好快些長大成個標緻的美人,好叫你沈哥哥後悔得追在你身後跑才好。」
......沒看出來,這位皇后還是追妻火葬場愛好者。
孟莘莘以前怎麼沒覺得李皇后如此有趣?
她有記憶以來,似乎李皇后就是個哀怨傷感、極討皇帝嫌棄的正宮娘娘。
是她的記憶出了錯,還是別有內情?
奶娃娃的精力非常有限,吃飽後就被不自覺開始犯困,根本由不得孟莘莘想那麼多。
只顧吃喝睡飽的好日子一連度過了幾天,孟莘莘開始逐漸適應了這個嬰孩的身體。
期間,李皇后還抱她去孟薛氏跟前看過好幾次。
娘親休養得很是不錯,孟莘莘也安了心。
這日,她睡飽醒來,昭仁宮內的燭火已經點上了,外頭黑漆漆的,身邊還坐着剛梳洗完的李皇后。
李皇后看起來有幾分落寞。
前朝和後宮本就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從前她是北辭皇族,對皇帝多有助益。
可如今北辭王式微,容家一脈在前朝愈發壯大,連帶着容妃也獨佔了後宮的恩寵。
她這髮妻反而不得聖心了。
自從半月前鬧了誤會之後,皇帝就再也沒來過昭仁宮。
起因是李皇后實在看不過眼容妃宮內奢靡的做派,這月故意派了次一等的布料給容華宮,想殺一殺容妃的派頭。
誰知容妃竟收下做了衣裳讓三皇子穿着。
皇帝查功課的時候有所察覺,誤會皇后剋扣到皇子的頭上,龍顏大怒!
偏李皇后也是個不服輸的性子,一句軟話也不肯說,兩人是越鬧越僵。
她嘆了口氣,「小杏,去將宮門關了吧。」
小杏默然,只得退下去準備,卻在要關上宮門的時候,看到了皇帝的儀架正朝着昭仁宮這邊走來!
小杏小跑着去通報,「娘娘,皇上,皇上來了!」
李皇后也是一驚,破天荒了,一連十幾天都宿在容妃那裡的皇帝,怎麼今天想通了,記起來看自己這個正宮?
她也來不及多想,披了件外衣便出去迎。
皇帝恰好踏入殿內,順勢就讓李皇后平身了。
李皇后心底是歡喜,可嘴上還是不太饒人,張口就陰陽怪氣,「什麼風把皇上吹來了?」
皇帝一句話未講便碰了釘子,心下頓生煩悶。
「孟薛氏那孩子在你處,朕過來看看就走。」
李皇后頓時熄了火,原來是為著那個福運之女,她於是不緊不慢地喚人將孟莘莘從搖籃里抱起來。
孟莘莘早醒了,在一邊將這對彆扭夫妻的對話聽了個遍。
李皇后不是不愛皇帝,她言行皆出自本心,正是因為比其他妃嬪要多許多的真心,反而不加掩飾。
容妃不見得有多心悅皇帝,但她願意討皇帝開心,再藉機為自己和母家尋得許多好處。
想來孟莘莘當初會寄養在容妃宮內,也不過就是容妃在皇帝枕邊的一句話罷了。
寄人籬下的日子很不好過,尤其收容的對象是容妃,孟莘莘實在是不想再過前世那種日子了...... 若是李皇后足以跟容妃抗衡,那她大抵也有機會留在昭仁宮裡?
只是那樣的話,孟莘莘又免不得跟沈景沅打交道了。
眼下也來不及想這麼多,孟莘莘鉚足勁兒,蹬了蹬包裹着的襁褓。
皇帝正準備抱抱孟莘莘,見得她如此活潑起勁,沒有絲毫怕人的意思,皇帝心頭也是湧上幾分歡喜。
他後宮皇子不少,但現下還沒有一個公主,其餘功勛大臣家中也是可勁兒生一堆臭小子,少有奶呼呼的女娃娃叫他好好疼一疼。
李皇后本就喜歡孟莘莘,不想皇帝抱得費勁,於是伸手上去扶了扶。
偏就這麼一下,這對老夫老妻的手就貼在了一塊兒,李皇后還想着朝後縮,皇帝卻快她一步握住了。
他的目光凝在孟莘莘費勁伸出襁褓的,那截子嫩白脖頸上。
「這是——」 孟莘莘的脖子上正掛着李皇后送的冰花芙蓉玉,**嫩的色澤,搭配上女嬰晶瑩如雪的肌膚,甚是惹人憐愛。
可真正令皇帝愣神的卻不只是孟莘莘的可愛,這塊芙蓉玉是他許多年前贈予李皇后的。
李皇后垂眸,語氣霎時變得溫柔慈軟,「看來皇上也還記得。」
皇帝心頭一動,握住李皇后的手更緊了幾分,他們二人將孟莘莘護在懷中,竟是全然卸下了在外的戒備,成了一對凡塵的普通夫妻。
皇帝輕輕嘆了一口氣,「朕怎麼會忘?
那是阮華的玉佩。」
他們之前也是有過一個女兒的,那是李皇后的頭胎。
那時皇帝還只是個不得寵的皇子,李皇后傾慕於他,不惜從北辭遠嫁過來,為他操持一切。
正因憂思過度,阮華生下來不久就夭折在了月子里。
那是皇帝和李皇后心裏永遠的痛和思念。
李皇后摸了摸孟莘莘的面頰,又拂過那枚芙蓉玉,終是開了口。
「這宮內的孩子我見着無不可愛的,每一個都儘力呵護照顧,這芙蓉玉也是見得極襯這孩子,便拿出來給她了。
盼望她平安康健,也給闌國帶來更大的福運才是。」
這番話說到了皇帝的心裏。
平心而論,李皇后到底是替自己打理內務多年,勞苦功高。
她對待孟薛氏的女兒尚且如此大方,又怎麼會混賬到捨不得三皇子的一件新衣?
定是他誤會了!
思及過世的女兒,皇帝的心愈發柔軟,他溫聲道,「是朕錯了,應當多來陪陪皇后的。
這孟家女娃娃當真是福星,叫朕一霎心思清明,將許多的混事都拋諸腦後。」
李皇后眸底泛着淚光,低低應道,「福星雖靈,皇上亦是有心人。」
知曉皇帝到底沒將他們夭折的女兒忘記,她也就知足了。
襁褓里的孟莘莘大喘氣,好傢夥,這次是蒙對了答案。
當年李皇后的後事是她操持的,清點一應陪葬玉器的時候,沈景沅曾將這枚冰花芙蓉玉的來歷講給她聽過。
孟莘莘這才想到拿着芙蓉玉做點文章,好叫帝後趕緊和好。
小杏見得自家娘娘和皇帝難得溫存,趕忙將孟莘莘抱到偏殿去歇息。
「小祖宗,小福星,你可真的太靈了!」
小杏嘴裏嘰里呱啦地誇讚孟莘莘,恨不得跪下來給她磕幾個響頭,逗得孟莘莘忍不住咯咯地笑。
她這才多大啊,只要不落到容妃手裡,她以後有的是機會助攻皇帝和李皇后!

《重生太子妃把皇宮炸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