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我是掌門我做主
重生!我是掌門我做主 連載中

重生!我是掌門我做主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酒的苗城主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徐燦 愛吃酒的苗城主

一代道祖,萬年飛升第一人卻在神界不受待見,屢遭排擠勢單力薄的他,就算本事通天,也無法撼動整個神界最後落個被神魔兩道合力斬滅的下場還好一縷殘魂僥倖逃脫,附身在了下界的一個小小掌門身上重生之後,他痛定思痛,決定不再孤身求道而是要凝聚更多人的力量,來推翻這不公的天道!展開

《重生!我是掌門我做主》章節試讀:

只見女子雪白如玉的肌膚上,鑲嵌着一雙柳眉鳳眼,迷人心神,俏麗的鼻尖下,兩瓣紅唇更是嬌艷欲滴。

不知是不是中毒的緣故,女子精緻的臉蛋上還透出一抹紅暈,好不可人。

徐燦萬年道行,早已脫出世俗,一點美色根本無法動搖道心。

只是這女子的長相,跟徐燦記憶深處的一道倩影簡直如出一轍,讓他恍惚間彷彿穿越了時空。

「姓慕容?!難道說,是她的後人?」

徐燦頓時恍然大悟,看着女子的神情十分複雜。

曾經的徐燦,也有過一段沁人心脾的紅塵往事,只可惜大道無情,甚至來不及道別,就與佳人永世相隔,此生無以相見。

如今經歷萬年,再次見到熟悉的面龐,怎麼不讓徐燦心生感慨。

與此同時,下面的戰鬥也進入了關鍵,儘管女子戰鬥技巧十分出色,可勝利的天平還是緩緩向人數多的一方傾倒。

黃袍男子長刀舞動,夾雜着龐大的力道,狠狠向女子劈去。

女子抬劍抵擋,但是玉腕虛軟無力,被黃袍男子一刀劈飛了出去。

「我勸你不要負隅頑抗了,還能少受點皮肉之苦,否則可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黃袍男子也是逐漸對女子的烈性失去了耐心。

「哼!你這無恥小人,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委身於你!」女子略顯狼狽地站起來,明顯已經受了重傷。

黃袍男子眼神逐漸冰冷,「實在是可惜,那就只能看着你香消玉殞了。」

手起刀落,黃袍男子發出一道洶湧的刀波,直指女子。

然而一抹劍光閃過,刀波憑空消散,救下了受傷的女子。

「是誰?!是何人插手!」黃袍男子大驚,連忙左顧右盼,尋找劍光的發起人。

徐燦的身影緩緩從樹叢中踏出,看不出表情,只是淡淡地看着黃袍男子。

「此乃我青雲門地界,閣下在此地公然鬥法殺人,是不是有些不合禮儀了?」

黃袍男子面露異色,「青雲門?這種地方還有修仙門派不成?」

「當然,我乃青雲門掌教,玄璃真人是也,請閣下移步他地,莫要在此地界行兇殺人。」

徐燦話音剛落,黃袍男子和後面的兩個嘍啰就開始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笑死我了,就你一個生元境的小老頭,還掌教?還自稱什麼真人!哈哈!不愧是蠻荒之地的井底之蛙,真是笑得我眼淚都出來了!」

徐燦面對三人的恥笑,面不改色,只是緩緩拿出劍鞘,要做什麼不言而喻。

黃袍男子也是逐漸收起笑意,臉上殺意盡顯,「既然來了個不知死活的老東西,那就和那女人一起去死吧!」

說罷,黃袍男子就舉刀沖向了徐燦,憑他涅體境的實力,根本不信徐燦能有還手之力。

而徐燦也確實沒有直面鋒芒,而是施展身法,躲開黃袍男子的攻勢,朝着他身後的兩個嘍啰殺過去。

徐燦使出的身法精妙,乃是極品技法,根本不是尋常技法能比,速度不快,卻是難以琢磨。

黃袍男子一時間竟然沒能鎖定徐燦,被徐燦繞了過去。

趁着他愣神間,徐燦使出風馳電掣的劍技,一個照面就將那兩人當場斬殺。

兩人甚至還不如青雲門的長老厲害。

這一幕看得遠處的女子一愣一愣的,從徐燦出現到斬殺兩人,不過數息時間。

區區一個生元境,竟然能做到自己未能完成的事情。

先前黃袍男子總是會護着那兩人,從而達到牽制自己的效果,讓女子根本無從下手。

但是面對徐燦,黃袍男子顯然是有些輕敵了,完全是顧頭不顧腚,本想一招滅殺徐燦,卻不曾想被徐燦得了機會。

「啊!這怎麼可能?你這傢伙!我要宰了你!」

黃袍男子見自己被一個生元境的花甲老人秀了一通,頓時心生恥辱,勃然大怒,提刀再次衝上,甚至都不再在意女子的情況。

徐燦不經意間朝女子遞了一個眼神過去,女子立刻會意,縴手開始悄悄掐訣,隱秘地施展起某種技法來。

徐燦就算懂得的技法再厲害,可修為是一切的基礎,面對涅體境的黃袍男子,徐燦不敢與其硬碰硬。

剛才斬殺那兩個嘍啰,也是為了削弱黃袍男子的有生力量,現在只剩下黃袍男子,就有了更多的操作空間。

徐燦繼續施展精妙身法,不給黃袍男子近身的機會,而手中的長劍,也時不時發動一兩道劍光,牽制黃袍男子的注意力。

黃袍男子見抓不住徐燦,突然從懷中取出一張符籙,對着徐燦打出。

一串符文飛出,速度奇快,直接纏繞在了徐燦腿上。

徐燦立刻感到腳下一沉,彷彿被綁上了千斤巨石,行動受阻。

「哼!我看你還能怎麼跳騰!」黃袍男子獰笑一聲,提刀揮砍而來。

徐燦面色沉穩,絲毫不慌,青玥琉璃劍出鞘,在身前快速揮舞,竟然直接用劍氣獨自使出一小型劍陣。

黃袍男子再次大驚,沒想到徐燦一個生元境,竟有如此多手段。

劍陣里劍光涌動,黃袍男子不敢輕易闖入,只得試探劈砍兩下。

可刀波在沒入劍陣的一瞬間,就被劍光化解,沒了蹤跡。

「哼!裝腔作勢!給我破!」

黃袍男子見遲遲拿不下徐燦,心生焦急,竟是準備施展神通滅殺徐燦。

只見黃袍男子橫刀在前,單手掐訣,眼睛裏金光大冒,氣息陡然攀升,狂暴的氣息席捲而出。

僅僅只是一刀,徐燦的劍陣就支離破碎,無數劍光消散而去。

徐燦眉頭微皺,眼神不經意望向女子的方向,可女子依然在蓄力,沒有施展的意思。

無奈徐燦只好繼續牽制,不過接下來可就沒有那麼輕鬆了。

黃袍男子明顯是用了某種提升氣勢的秘法,力量速度都翻了一倍,手中的長刀化作狂風暴雨。

徐燦頂着腳下的重量,一邊施展身法,一邊出劍抵擋,身上的道袍已經出現了數道劃痕,再稍微深入一點,就要皮開肉綻了。

徐燦體內的靈力快速消耗,本就恢復不多的力量再次消散,更要命的是,自己的靈力底蘊明顯不如黃袍男子。

再這麼耗下去,怕是自己先要敗下陣來。

就在徐燦心中盤算如何破局的時候,突然一股龐大無比的靈力波動從黃袍男子身後襲來。

蓄力已久的女子終於是完成了她的神通技法,細劍上凝聚起一道劍芒,刺眼無比,直指黃袍男子。

黃袍男子一心只想殺了徐燦,完全沒有注意女子的情況。

等黃袍男子反應過來,已經是遲了,被女子當場刺了個透心涼,眼睛瞪的如銅鈴般,懷着驚懼的神情倒在了地上,沒了氣息。

而女子也耗空了體內最後一點靈力,再加上身中劇毒,踉蹌兩步,倒了下去。

徐燦連忙收劍上前,一把將女子扶住,一股清香撲面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