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修仙唯我一人成神
重生:修仙唯我一人成神 連載中

重生:修仙唯我一人成神

來源:google 作者:茶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月浮笙 齊昭

月浮笙重生了,前世的她是月家唯一的女娃,在他前面有三個哥哥,後來是清平峰天賦最好的小師妹,上品靈丹仙器伸伸手就能擁有可惜前世的她太過懵懂無知不好好把握自身資源,到最後被歹人所害既然上天給了她一次重生的機會,她比要將以前所受之辱加倍奉還!展開

《重生:修仙唯我一人成神》章節試讀:

單系修鍊最快,然後是雙系…以此類推,金木水火土五系最慢。

除了金木水火土以外還有暗,光,冰,風這四種極極極極極為稀有的靈根。這四種會比常見的單系靈根修鍊得更快。

但是適合他們的修習秘籍就更少了,有名的都是有機緣的,因為這幾類人都只靠自己修鍊。

目前只有一位光系的修鍊者到達元嬰期,從而專門成立了一個宗門靈筠宗專招光系的弟子,而其他三系無人到達過元嬰所以就沒有專門成立的門派。

畢竟走新路不知要耗費多少金錢血汗才能有所作為,大家都不想當望不到頭的出頭鳥。

夜深了,月浮笙望向窗外,月亮真圓啊,她想家了。

心情煩躁,月浮笙提劍出門準備練練劍,心裏鬱悶得慌。

她的劍是臨走時爹爹給她的,說是她母親的佩劍,如今就是她的了,讓她好好愛惜。

月浮笙拔開劍鞘,銀光一閃,銀色的劍面上刻着它的名字:刺霜。

劍柄為花青色,劍首雕刻的是一朵薔薇。

月浮笙看着劍,感慨萬千……

阿娘,你在哪呢?

月浮笙練的招式也是最簡單的,畢竟自己是真的啥也不會,以後還得多努力啊。

忽而聽到了別的動靜,月浮笙停了下來。這麼晚了,是誰在這?

月浮笙提起劍躡手躡腳的朝着發出聲響的方向走去,躲在一棵粗壯的樹後探頭。

一男子在舞劍,月光灑在他的身上,手中的鐵劍也發出淡淡熒光。

看不清臉,但身上的粗布衣能看出來家境一般,應該也是來參加清平峰試煉的。

這人劍術舞的極好,劍風凌厲、勢如破竹,腳步落下的地方激起周圍的落葉隨着他的步伐飛舞。

招式不似尋常,柔和卻又暗藏殺機,劍劍刺入要害。

月浮笙咂舌,不是吧,怎麼無意中看到的試煉者這麼厲害?

她不禁開始擔憂明日的試煉了,不會真的因為太菜進不去吧,那也太丟人了。早知道就不逞強了,她連清平峰都進不去還怎麼復仇。

不行不行,不能這麼想,她一定可以的。若是還未開始就退縮不前,那她下場註定和上輩子一樣。

剛準備打道回府,腳底卻發出了響聲。

有多響?

足夠練劍男子聽到的那麼響。

月浮笙大腦還沒想好怎麼解釋,一股劍風就朝她襲來,歪頭一躲,提劍擋了一下。

男人收起劍望着眼前的女子,眼裡泛起一絲波瀾。

月浮笙這才看清了眼前這人的模樣。

劍眉下是如墨般的眼眸,挺拔的鼻樑和粉紅的薄唇,面部輪廓清晰,高高綁起的馬尾隨着微風擺動。

這也太好看了!

月浮笙看得都有些呆了,原本想的那些狡辯的話一時之間卡在喉嚨里說不出來。

男子見他這副模樣也是不惱開口詢問:「你是何人,因何在此?」

月浮笙聽見面前的美男開口,才反應過來自己在幹嘛,她居然就這麼盯着一個男人一直看。

太無禮了!

「我叫月浮笙,是來清平峰試煉的,方才出來練劍碰巧遇到閣下,閣下劍術屬實精湛,一下就看入迷了眼,不是故意打擾到閣下練劍的,煩請閣下勿怪。」說罷月浮笙抱拳行了一禮。

「無妨。」男子轉身欲走,月浮笙連忙跟了上去。

「還未請教閣下大名,也是來清平峰試煉的嗎?閣下劍術一絕,修為肯定也極高,清平峰的試煉你一定過得去…」

月浮笙跟在後面嘰嘰喳喳說了一大堆,,男人也只是淡淡回應。

眼看男子就要到住處了,月浮笙趕忙問:「還不知閣下的名字。」

男子停步,微微側頭:「齊昭。」

齊昭?

他就是齊昭?

月浮笙站在原地愣了片刻,以前只知道此人修為高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苗子,怎的沒人說過他長得這般俊美?

也是,在這個看重修為的時代,修為高比樣貌好受歡迎多了。

想必他這樣的人也不會在意自己長什麼樣。

月浮笙回到自己房內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着。

太丟人了,一想到自己盯着齊昭看呆了眼睛都不眨一下,真的是太丟人了。

還說以後仰仗人家,這都什麼事啊……

翌日清晨,月浮笙是被拍門聲吵醒的,迷迷糊糊下了床開門,看見欣竹那一臉急切的模樣頓時清醒。

該死,怎麼就睡過了頭。

還未等欣竹開口,月浮笙趕忙穿衣洗漱,以最快的速度弄完出了門。

「你來敲門的時候……是什麼時辰?」月浮笙邊跑邊問。

「卯…卯時,小姐你等等我。」欣竹看着逐漸拉開的距離,更加奮力追趕。

小姐什麼時候體力這麼好了?真是累死人了。

好在速度快,到達指定集會地點時,也才剛好辰時。

月浮笙主僕二人排在隊伍末尾大口大口喘息,要不是人太多,月浮笙都想躺地上了。

差不多平靜下來時,周身原本鬧哄哄的忽然都安靜了下來,月浮笙抬頭看向前邊。

一行十幾人正往這邊走來。

為首的為一男一女,身後各跟了五人,均穿一襲白衣,腰間系著不同顏色的絲絛。

為首的兩位絲絛是紅色的,其餘人皆為藍色。

是了,清平峰內不同的弟子所佩戴的絲絛顏色也不同。

外門弟子為青色,內門弟子為藍色,紅色是在門派內排名前十者才能佩戴,尊者長老名下弟子佩戴為金色。

上一世自己也是戴過藍色絲絛的。

「各位,我叫段紅鳶,是負責此次試煉的首負責人,各位在正式成為本派弟子前的衣食住行皆由我負責。」說話的是為首的女子。

唇紅齒白面若桃花,如此年輕就能負責試煉這等大事,想來修為也是頗高。

眾人不免對她多了幾分敬仰。

為首的男子此時也開口:「我叫陳常,也是負責此次試煉的負責人,各位待會兒依次排隊到我這來登記領取此次試煉所需用品以及繳納各位身上所帶的靈丹仙器。」

此言一出,一片嘩然……

大多都是抗拒,不讓他們帶武器這還怎麼比試?

「各位稍安勿躁,我知道各位有所疑慮,此行徑只是為了保障試煉的公平性,各位也不想你們當中有人徇私舞弊吧?」段紅鳶語畢喧嘩聲少了一大半。

「沒有武器我們還怎麼比啊?況且如果在試煉中遇到危險怎麼辦?」

「對啊對啊,遇到危險難道讓我們等死嗎?」

幾名男子此言一出跟着一片附和聲。

月浮笙扶額,真吵…吵得人心煩意亂的。

抬頭竟看到了齊昭,之前可沒在這後面看到他。

《重生:修仙唯我一人成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