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之帶着記憶回來照顧妻女
重生之帶着記憶回來照顧妻女 連載中

重生之帶着記憶回來照顧妻女

來源:google 作者:瀟公主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冷濤 君怡 都市小說

【重生】【都市種田】【奶爸】【寵妻】【年代】【事業有成】「爸爸,你為什麼不回來看我們一眼」「冷濤,嫁給你前我從未後悔,嫁給你後才明白石頭怎麼可能捂熱」妻子殺掉了還不滿兩歲的女兒後自殺但冷濤從未那裡發現自己失去了至愛和幸福直到經過數十年獨自生活,他好像才明白那天他失去了什麼他也曾富裕也曾有美人相追,但再也見不到了自己真正心愛之人,心都缺了,還談什麼愛啊展開

《重生之帶着記憶回來照顧妻女》章節試讀:

妻子早晨走後,冷濤就在家裡打掃衛生,收拾家務和帶帶雪兒。

一切都是都很美好,一切都很自然。

直到外面啪啪的敲門時,一切的美好都結束了,因為他娘來找他了。

「濤兒,你給我開門,我知道你在家,不要讓我踹門。」

冷濤無奈的抱着孩子去給他娘打開了門,剛開始他娘的臉上還是有笑容的,只是當她抬頭看到冷濤懷裡的雪兒後,臉上瞬間陰沉下來。

「濤兒,你為什麼不聽我的話呢,我是為你好,我又不會害了你。你讓君怡給你生個男娃,你們以後有依靠,你咋就這麼犟呢」

冷濤現在不打算和父母鬧得太僵,這樣對雙方都不好,還讓幾個哥哥稱心如意。

「娘,你也看到我現在的情況了,破屋兩三間,沒有吃沒有穿,家中還有三個大活人,我再要個你兒子就活不起了」

他娘宋蘭花看到小兒子的情況,所有要說的話都咽了肚子。

宋玉花心裏想道:『也怪她和老伴,太過寵溺老幼,幾個大兒怪他老兩太偏心遊手好閒的冷濤。爭鬧不休都快成了亂家之像,沒有辦法老伴只能把老幼分出去,知道緣由的老幼一氣之下就來到了破屋居住。』

冷濤看自己娘親能夠聽進去,又接著說道「娘,我覺得這樣的日子就很好,你也不用擔心我。像我這樣的人能有一個可愛的女兒,我已經很滿足了。」

「你能想好,娘就不說什麼了」宋玉蘭背着手慢慢悠悠的離開了,雙鬢的白髮在陽光的照射下更加清晰,他忽然發現母親已經在不知不覺下老了。

年少輕狂,憤怒離家,怨恨父母和兄弟的做法,現在是多麼可笑。

…………

快到中午了,冷濤頻頻抱着雪兒出門瞧瞧,總覺得君怡快回來了,但每一次出去都是失望回家。

孩子犯困睡著了,將孩子放在炕上,冷濤鎖好門就想去村頭看看。

剛到村頭就看到了君怡艱難背着竹簍下車,他立馬上前把玉米面和大米拿了下來,讓媳婦背輕的,自己提重的。

牛大寶拍了拍冷濤,給他豎了個大拇指,「總算有了男人樣」

冷濤尷尬想要摳出三室一廳

君怡看出丈夫的囧樣,輕輕和其他人說了一下就離開了,眾人都很友好的道了別,只有一個人冷哼了一下沒有說話。

冷濤看了那位大娘一眼,就被妻子拉着回家了。

到家後,君怡有點心事重重的收拾着物品,並沒有發現冷濤直直看她的眼神。

「媳婦,外出遇到了什麼事啊,怎麼看起來心事重重的。你跟我說說,雖然我做不了什麼,但你說出來可能心情就好了。」

君怡就把回來路上發生的事告訴了丈夫

冷濤笑笑安慰着妻子,心裏直罵娘。前幾天他不過說了幾句陳家小兒子,這就來老的欺負他媳婦。

…………

下午上工的時候,冷濤讓妻子去割豬草,掙個三四個分就可以了,他則到地里種今天的玉米。

幹活的時候,他偷偷溜到陳家父子幹活的區域。

遇到陳家大伯後,冷濤就在他旁邊說道「陳大伯,前幾天和你家小子鬧得不愉快真是很抱歉,你也知道我就是個無賴,說話沒有顧忌」

「今天到鎮上,我媳婦買了不少東西,大娘似乎覺得是我媳婦偷的。可這也不能誣賴人啊,我是個混混偷東西我確實幹過,但偷錢偷雞我真沒幹過,更何況我媳婦呢,你說是吧,大伯」

冷濤說話聲音也越來越大,吸引了周圍幹活的村民。

其中有熱心的大娘,還說了一下今天上午發生的具體情況。

陳家大伯臉憋的通紅,周圍的氣壓也越來越低,但冷濤不受任何影響。

最後,陳家大伯扔下鋤頭就跑回了家,眾人發現沒有熱鬧可看就離開了,冷濤回到原先的地方干起了活。

回到家的陳大伯,就給陳大娘一個大嘴巴,「你為什麼招惹那無賴的媳婦,現在人家跑過來找我算賬,我在村裏面前丟盡了臉面。」

陳大娘心虛的說道「我這不是好奇嘛,他家那麼窮,怎麼可能買那麼多東西」

「我看你就是閑的沒事,你去地里幹上一天活,我看你還有空管這些閑事吧。自己家的事都沒管完呢,你倒是有空管別人?你管他是偷是搶,最後擔責任又不是你。」

陳大伯接著說道「你想要出口氣,也不是你這麼乾的,容易被人拿着把柄,往後看我的」

大娘高興的點了點頭

………………

記賬員那裡,明明晃晃的寫着冷濤五個工分,是半天的滿工分。

他也在眾人的羨慕中回到了家中,坐在君怡的旁邊拉了拉她的衣袖,「我找把上午的情況在地里大聲告訴了陳大伯,所有人都知道這筆錢是多年積攢的了」

「但是以後去鎮上賣東西,媳婦你就不要去了,我怕遇到這樣的情況很難處理。我打到獵物,早上早早走着去,下午今早回來。」

「主要我是個潑皮無賴,我去請假也不會有太多麻煩」

君怡先被丈夫的行為所感動,她從來沒有想過他會報復過去,以前他只要不要冷漠的看着她都會謝天謝地。

而後又被丈夫的提議所喜悅,他行動更加靈活一點。

君怡點了點頭,同意了他的提議。

冷濤笑着看着君怡忙着手頭裡的東西,身上的疲憊好似也消失了不少。

這樣子的日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