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嫡女偏愛世子爺
重生之嫡女偏愛世子爺 連載中

重生之嫡女偏愛世子爺

來源:google 作者:一枝連一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彬 蘇凝雪

大雪紛飛的日子,她被最親近的人殘忍害死;還是在大雪紛飛的日子,她又獲得了重生她是嫡女,卻連丫鬟的地位都不如;她只想過平靜的生活,卻無法擺脫太子的糾纏她既然重生,這一世就不會再讓別人左右她的命運她不僅要擺脫太子的控制,還要嫁一個如意郎君,更要讓千瘡百孔的國家煥發生機展開

《重生之嫡女偏愛世子爺》章節試讀:

「如果有可能的話,爹願意為你放棄兵權,過平靜的生活。」蘇龍臉上流露出些許的無奈,他雖沒有謀反之心,卻總是被別人忌憚。

蘇凝雪真以為蘇龍要為她放棄兵權,連忙勸阻。

「爹,您是北燕國的降將,如果放棄兵權,朝臣一定會彈劾您,皇上不是判您殺頭就是判您流放,甚至有可能株連九族。所以,您一定不能放棄兵權。」

蘇龍順勢稱讚說:「女兒長大了,懂得比爹還多,好厲害。你要是個男子該多好啊。」

紫鵑插話說:「老爺,小姐不僅懂得多,而且還……」

紫鵑在看到蘇凝雪的眼神後,自覺地閉上了嘴。不過,她還是比划了一個扔飛鏢的動作。

「哦,給爹打啞謎。」蘇龍越來越覺得有趣,「女兒,這是什麼意思啊?」

蘇凝雪眨了眨眼睛,吭哧了半天,才說:「投壺,是投壺了。沒想到爹這麼笨,居然沒猜出來。」

蘇龍捂着胸口說:「嚇死爹了,爹還以為是射藝呢。女孩子不要打打殺殺的,學會女紅才是要緊事。」

紫鵑又插話說:「女紅小姐不是很在行,她最在行的是跳鋼絲……」

蘇凝雪連忙圓話說:「跳舞,是跳舞。」

打飛鏢的事情,蘇龍確實不知道。不過,蘇凝雪跳鋼絲舞,蘇龍是略有耳聞的。

前幾年,蘇凝雪結識了一個走鋼絲的西域女子,就把她請入府中。

那個時候,朱明月把蘇凝雪當作親生女兒一樣看待,就背着蘇龍讓蘇凝雪跟那個西域女子學習走鋼絲。

蘇凝雪覺得只是單純的走鋼絲毫無樂趣,就把三四根鋼絲繩平行架設,在上面跳舞。

這事不知道被誰傳出府外,居然被太子李宣知道了。

自從夏雨萱進府後,朱明月好像被她「收買」一樣,開始仇視蘇凝雪。從那以後,蘇凝雪就再沒跳過鋼絲舞。

「女兒,你剛才說明天要去宮中看戲。爹要提醒你的是,明天一定要行為得體,不要衝撞了皇后,以免被皇后記恨。」

「女兒明白。」

為了不引人注目,蘇凝雪選擇了一件素衣裳,想了想,又覺得不太好,如果不想引人注目,她還怎麼結交皇后?

畢竟朝廷是外戚當權,胡皇后一家權傾朝野,皇帝形同傀儡。

蘇龍是皇帝最信任的臣子之一,而蘇凝雪又與太子關係「匪淺」,如果蘇凝雪引起胡皇后的注意,胡皇后怎麼會給她好臉色呢?

蘇龍為了她都能放棄兵權,她怎麼能給蘇龍找麻煩呢?

思前想後,蘇凝雪覺得還是應該穿得樸素一點比較好。可她的衣服大多數都鮮艷靚麗,就那一件不太引人注目的,還在李彬府上。

一大早,蘇凝雪就把李彬送的裙子疊好,讓紫鵑把她之前的那件裙子換回來。

紫鵑到了李府門外,李彬連門都沒讓進,只得怏怏不樂地回來。

蘇凝雪想要親自送還裙子,還沒走出府就看到淑妃派來接她的轎子到了。

蘇凝雪只得匆忙換上李彬送的裙子,乘坐轎子出發。

蘇凝雪上轎後,一路向南,穿過熙熙攘攘的**大街,從皇宮的北門德昭門進入。

進入德昭門後,他們向左走,繞過前殿,進入後宮。

進入後宮又不知道拐了多少個彎,才來到淑妃的寢宮秋辰宮。

雖然路上紫鵑不停地囑咐讓宦官們走慢點,但他們好像趕時間一樣,剛慢了一陣就又快了起來。

蘇凝雪坐了半個多時辰的轎子,感覺渾身上下很不自在。

淑妃一見到蘇凝雪,心裏的煩心事瞬間消失了。她見蘇凝雪穿着李彬送的裙子,心裏的喜悅又多了幾分。

「如果你早上沒吃飯的話,我這裡有許多……」

淑妃的話還沒說完,蘇凝雪就已經嘔吐了一大片。

蘇凝雪從小就暈轎,如果路程太遠的話,她寧願走路都不坐轎子。

昨天她本想對淑妃說此事,但又想到淑妃一片盛情,也不好拒絕,認為只要忍耐一下就好,沒想到還是出了糗。

淑妃責怪說:「丫頭,不能坐轎子儘早告訴我,不用遷就的。」

蘇凝雪捂着胸口說:「娘娘的一番美意,小女子不忍辜負。」

「都是一家人,說這麼見外的話做什麼?如果沒有其他人在的話,你可以直接稱呼我『姑姑』。」

蘇凝雪恭敬地行禮,露出笑容。

她們說話的工夫,幾個宮女已經將穢物打掃乾淨。

淑妃帶蘇凝雪在院子里轉了轉,又囑咐蘇凝雪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千萬不要頂撞皇后。

淑妃正是靠着這些「金科玉律」在後宮盤桓了十多年,都沒被胡皇后找到打壓的借口。

後宮本來很熱鬧。自從秦皇后死,胡媚恬成為皇后以後,皇帝的那些妃嬪有的被趕出宮,有的被打入冷宮,有的被殺死。

到現在,整個後宮,除了胡皇后與淑妃,再沒有其他的妃子。

皇帝倒還有些仁慈,知道胡皇后的卑劣行徑後,他就不再納妃。

胡皇后獨得聖寵,奈何肚子不爭氣,一無所出。

淑妃僅有一個八歲的兒子李仙,派親信日夜不歇看守,飲食都是由親信到御膳房親自料理,恐怕被胡皇后害了去。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過去吧。」

淑妃僅帶了四名宮女。蘇凝雪帶着紫鵑跟在她們身後。

走了不到兩百米,她們來到看戲的地方。

這次的戲台架設在一個空曠的大殿前。戲台只有十幾平米的樣子,不是很大。

胡皇后坐在最中間的位置,胡皇后家族裡的女眷都坐在觀看效果最好的位置。

而淑妃的位置,被安排在他們後面。

淑妃早已習慣了,她也不會計較此事。往常她都是一個人獨自承受,今天約了蘇凝雪來,可以陪她說話解悶了。

淑妃帶蘇凝雪給胡皇后行過禮,就要入座。

「你等一等!」胡皇后叫住蘇凝雪,「本宮好像在哪裡聽到過蘇凝雪這個名字。」

南越王李童被胡皇后特許隨意進出皇宮。今天看戲,胡皇后自然把他請進了宮。

在蘇凝雪給胡皇后請安時,李童就目不轉睛地看着蘇凝雪。他早對蘇凝雪垂涎三尺。

為了引起蘇凝雪的注意,李童站起來說道:「皇后娘娘,蘇凝雪是柱國將軍蘇龍的女兒。」

胡皇后聽了之後,想了起來,說:「就是那個會跳鋼絲舞的女孩吧?本宮今天心情好,你就來一段吧。」

淑妃恭敬地說道:「姐姐,蘇姑娘是應妹妹之邀來看戲的。戲還沒開始演,怎麼能先讓她跳舞呢?」

胡皇后拍案而起,命令道:「傳本宮的命令,本宮今天不想看戲,讓戲班子散了吧。本宮今天只想看柱國將軍的女兒跳鋼絲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