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獨家嬌寵
重生之獨家嬌寵 連載中

重生之獨家嬌寵

來源:google 作者:舊時光的梵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燃 現代言情 顧西岩

【妖艷撩人心機小妖精X冷漠禁慾系忠犬男+重生+暗戀+甜寵=雙向奔赴】中間有些小虐,無苦哪來甜?不喜勿入一個似火,一個如冰前世,她以為他是討厭她的可至死她才發現,他默默地一次又一次地付出自己的全部幫助她,直至死前,都死死將她摟入懷中,不願她受到半分傷害再次重生,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試探,博弈,她終於能確定他的心意原來,從很久以前開始,他的眼裡就只有她顧先生,往後餘生,多多指教片段一:楚燃嘴角噙出了一絲嫵媚的笑意,傾身奪過顧西岩身前的那杯紅酒,輕輕一轉,故意印着他剛喝過的唇跡,一飲而盡,胸有成竹:「你喜歡我」不是一個疑問句,而是個肯定句顧西岩面無表情,不辯喜怒:「遲鈍」「遲鈍」是什麼鬼?片段二:楚燃眸子剎然一深,幽深的眸內燃起兩簇火苗,她如貓一般輕輕踩着細高跟,慵懶而魅惑地走到顧西岩面前,不耐的撇了一眼他身旁的女人,一把扯過顧西岩胸前的領帶,將他拉到自己身前,仰起下頜,聲音冷艷,一字一頓:「你、是、我、的」」嗯,是你的「展開

《重生之獨家嬌寵》章節試讀:

楚燃一整個周末的心思都放在了修改計劃書上,她一直在思量顧西岩那幾句話的意思。

清理乾淨身邊的人?

這句話有些熟悉。

「既然都快有枕邊人了,楚小姐還是要弄清楚對方是人是鬼的好。」

上一世,顧西岩臨死前也是這麼提醒她周興堯有問題,後來她用生命去印證了他的提醒。

那這次他想提醒的是誰呢?

楚燃看了看投資計劃書裏面,公司管理人員構成的那部分。

股東除了楚弘城,楚若若和趙芳琳,還有兩個是公司創業初期的合伙人,然後就是幾個中層管理。

楚燃看來看去也沒看出什麼端倪。

莫非顧西岩想給自己提醒的是楚弘成?

可這個,自己早就知道了呀。

顧西岩這人!!

總是說話說三分,剩餘七分讓人猜。

實在是太討厭了。

楚燃腦子「突突」作響,索性直直靠在椅背上,擺爛!

她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該是時間回家了。

到【雲頂四季】的時候,正好是下午四點半。

楚燃還沒進門,便在門口恰巧碰到了周興堯。

因為知道周興堯的真實面目,楚燃並不想跟他有過多的交集,隨意打了聲招呼便進了門。

楚燃剛一入門,楚家的管家柳叔便迎了出來:「大小姐,你終於回來了。」

「柳叔,爸爸在家嗎?」

「在的,家裡還來了客人。」柳叔提醒道

「好。」楚燃記得趙芳琳昨晚告知過她。

楚燃輕踩着步伐走到客廳,見沙發上坐了幾個人。

待她看清其中一個熟悉的側影時,愣了一下。

今晚家裡的客人竟然是顧西岩?

不過兩家本就是世交,相互走動也屬正常。

只是楚燃在母親死後就很少回家,所以她跟顧西岩自大學畢業之後,也就沒怎麼見過了。

楚燃停下前行的步子,愣了愣,有些緊張,本來還想在楚弘城跟趙芳琳的面前裝個窮,撈他們一筆錢,再想辦法勸他們早點拋售攥在手裡的【雲絮】的股份呢。

這下在顧西岩面前,今晚怕是不能演技大爆發了,萬一被他當場拆穿,遊戲可就不好玩了。

正對着楚燃的楚若若見她停下腳步,立刻起身,露出單純的笑容,嬌滴滴的喊了一聲:「姐姐,你終於回來了啦!我好想你哦。」又看到身後的周興堯,意味不明的笑着說:「欸......你跟興堯哥約好一起來的啊?」

楚若若這一行為,將眾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了她自己跟楚燃身上,當然也包括顧西岩的。

楚燃目光帶着細細的考究,楚若若不愧是公認的「玉女掌門人」,連吸引目光的手段都那麼自然,還喜歡說一些看似無意卻讓人極易誤會的話。

楚燃美眸輕輕瞟了一眼坐在一旁滿臉不快的顧西岩,並不想他誤會她跟周興堯之間的關係。

楚燃四兩撥千斤,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回來看一下,正好在門口碰到周興堯。」

然後,楚燃又走到楚弘城面前,喊了一聲:「爸爸。」

楚弘城看了楚燃一眼,面無表情,不客氣的說了聲:「還知道回來。」

「公司最近出了點問題,暫時沒辦法解決,所以忙了些。」楚燃半真半假的說。

她心裏默默祈禱顧西岩今晚能做個好人,對她的話置之不理,不要拆穿。

楚弘城見在場那麼多人,楚燃的話有些落面子,回道:「一家小公司,關了就關了,楚家還靠你那點錢吃飯不成?」

楚燃心裏在嗤笑。

現在倒會說【雲絮】是家小公司了?當年竭力勸說自己轉讓股份的時候,可不是這副嘴臉。

「父親說的是,是我不對,以後一定多回來看看。」楚燃深知現在不好跟楚弘城正面衝突,低頭認了個錯。

楚弘城見楚燃態度還不錯,語氣鬆了松:「還不喊人,這是你之前見過的顧伯伯跟顧家哥哥。」

「顧伯伯,西岩哥,好久不見。」楚燃禮貌的問了好。

顧亦舟笑了笑,說道:「是好幾年沒見過燃燃了,女大十八變啊,楚老弟真是福氣好,女兒是一個賽一個的漂亮啊。」

楚若若聞言,趕緊跳出來,佯裝謙虛,用着軟綿綿的聲音道:「我哪裡能跟姐姐比,姐姐不僅長得好看,學習工作也很厲害,特別是人際關係,那是處理得遊刃有餘的,不像我,一天到晚只會傻乎乎的到處得罪人。」

楚若若這話擺明了說楚燃有心機,而自己太單純。

楚燃暗暗白眼,楚若若這小白花真不是蓋的,誇自己單純的同時,還要暗暗拉踩她。

楚燃並不想配合楚若若上演一出相親相愛的戲碼,而且她也不想聚焦眾人的目光,特別是顧西岩的,因而用十分淡然的語氣說道:「哪有,是妹妹過獎了。」

可是本來坐在一旁看戲的顧西岩,不知道突然被觸碰到了哪根神經,喝了口茶,漫不經心地說:「曾經A大校花的名號,如雷貫耳。」

楚若若有些懊惱,她明明不是在誇楚燃長得好看啊,怎麼話風跟她引導的不一樣?

「阿燃一向不在意這些虛名。」周興堯說這話的時候柔聲細語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跟楚燃之間有什麼特殊的關係。

楚燃見顧西岩身旁的那張單人沙發沒有人坐,便走了過去,慵懶地倚在沙發上,側身看着顧西岩,眸中透着絲絲媚意,並不接話。

楚若若抓住機會:「對,還是興堯哥了解姐姐。」

楚燃本來懶懶地懟了一句:「我在意的。」

顧西岩聞言,側目對上楚燃瀲灧的眸子,雖然兩人皆是面無表情,但在他們眼神的交替中卻似乎摻雜着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楚若若見自進門便一臉淡然,彷彿對什麼都不在意的顧西岩現下將目光放到了楚燃身上,心有不甘,明明她一直在想盡辦法引起顧西岩的注意力啊,嬌聲嬌氣地故作打趣道:「興堯哥,你今天是不是得罪姐姐了?你看姐姐都開始不高興了,你可要好好哄哦。」

「有嗎?阿燃。」周興堯直直看着楚燃等着她回答。

楚燃收回放在顧西岩身上的目光,看着頻頻將話題引到自己跟周興堯身上的楚若若,她正滿含愛慕地看着顧西岩,心下瞭然,怪不得。

原來楚若若是怕她搶顧西岩。

可她,是一定會搶的啊。

楚燃本來不想唇槍舌戰的,但是周若若一次又一次的懟着她來,楚燃眸中燃起一絲意味不明的焰火,仰頭睨着楚若若,嬌笑一聲,婊里婊氣地說道:「沒有不高興,我是真的在意,我又不似妹妹在娛樂圈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還能保持一顆單純的心,我就是個俗人,還是在意一些虛名的。而且我跟周興堯也挺久沒見了,哪裡來的得罪。」

楚燃一句話,不僅將她跟周興堯地關係撇得明明白白,也暗暗駁回了楚若若的單純。

斗婊,誰還不會了?

「啊,是嗎?我還以為你倆私下經常約呢。」楚若若故作恍然。

「沒有吧,不過我跟西岩哥,最近在餐廳還見過兩次。」楚燃朱唇微啟,嘴角噙着一絲笑意,故意將事情說的曖昧不清,然後眸中流光灧灧,妖媚的朝顧西岩問了句:「是吧?西岩哥。」

顧亦舟驚訝:「是嗎?西岩,怎麼沒聽你提起?」

「嗯,見過幾次。」顧西岩坦然承認,幽黑的眸中帶着些許耐人尋味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