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之名門貴女
重生之名門貴女 連載中

重生之名門貴女

來源:google 作者:侯爺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侯爺 其他小說 范明慧

她溫婉可人,才滿名城,卻被她從小敬愛的父親和對她慈愛有加的繼母下藥毀去清白,把她當禮物送人只為了換取一顆藥丸以為姐妹情深,卻最終死在姐姐手裡情深意重的夫君和姐姐一起把自己和姐夫送上床,只為了卻姐夫多年的心愿換取更多的權勢怒火之中,嗜血錐心之痛,她以血起誓若有來生定讓他們血債血償重生歸來,這一次她要撕破他們的面具,讓他們虛偽的面容大白於天下親爹不喜?...展開

《重生之名門貴女》章節試讀:

  鮮花盛開的五月。

  威遠侯的府邸,後院卻修葺甚是精緻的小院子里,院子里種植着薔薇,在五月的陽光下怒放着。院子里不似其他院子那般熱鬧靜悄悄地似乎能聽見微風拂過鮮花樹木的聲音。

  明慧眼神空洞地躺在床上,被褥凌亂,明慧白皙如玉的皮膚上青紫痕迹斑斕,一行清淚順着眼角流出。

  不知躺了多久,明慧沒有開口喚人,自己慢慢坐了起來,拉過丟在一旁的衣物抖着手一件一件自己慢慢穿戴好。

  走到菱花鏡面,明慧看着鏡子里的自己。

  這是在姐姐威遠侯府的客房。

  為何,為何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為何會和自己的姐夫威遠侯?

  自己怎麼面對自己的夫君?明慧扭頭看向被威遠侯崔覲丟棄在地上的金簪,眼睛堅決地看着尖銳的簪子。

  沒有顏面回去見自己的夫君,還不如就這麼死了以示明志。

  明慧緩緩起身,朝簪子走去,撿起簪子朝着自己的脖子刺去,血滴如鮮紅的珊瑚一下就冒了出來。

  不對!疼痛讓明慧似乎讓明慧想到了一些蹊蹺。

  明慧皺眉,收回了手。

  不對勁。

  自己的丫頭呢?剛自己那般求教,卻不見自己的丫頭,也不見威遠侯的人,客廂房雖然就住了自己一個人,不過伺候在這客廂房的丫頭婆子們呢?

  姐姐說身體不好,甚是想念自己,想接自己過來小住兩日。今日,在姐姐那喝了茶。

  回客房沒多久就口乾喉燥。

  口乾喉燥?明慧揪緊了金簪。

  那茶有問題,在姐姐那喝的茶。那今日是姐姐她下的套?

  明慧臉色一白,一股冷意從背脊處升起。

  姐姐她怎麼會?明慧顫抖着緊握着雙手。

  「妹妹。」門外的聲音響起,「聽人說你身子不適,現在感覺怎樣?可要請大夫?」

  身子不適?這客房動靜這麼大,**過了這麼久了才出現,明明就踩着點過來的。

  明慧把顫抖着雙手縮在衣袖內,轉頭看向進屋的明玉。

  明玉身着紅色的襦裙,衣袖裙裾處用金線和銀線綉着祥雲和花朵圖案,頭梳着百合髻,頭上綴着紅寶石的步搖隨着她的腳步一步一搖,甚是優雅靈動。

  身後跟着丫頭綠瑩和綠籬。

  明慧看着明玉帶着笑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忍不住讓後退了一步,明慧緩緩抬頭凝視着她的雙眼,「姐姐,你給我下藥?」

  聲音輕飄飄的,語氣很是肯定。

  明玉與她對視了一眼,拿出帕子捂咯咯一笑,說道,「妹妹你與侯爺以前也是有婚約的,今日了了以前的夙願,不也是美事一樁。」

  「姐姐,你怎麼可以如此對我?我是你親妹妹啊。」明慧盯着她,痛心說道。

  「姐姐?」明玉輕蔑一笑,「我哪來的妹妹,告訴你范明慧,我只有哥哥和弟弟,從來就沒有妹妹。」

  「你!」明慧狠狠地看着她,「你用如此下作的手段對我,我家侯爺會為我討個公道的。」

  「你?妹妹你不過是人家一個妾而已。」明玉揚眉,「范明慧,你今日不會天真的以為你家侯爺會為了你這麼一個玩物而跟威遠侯府交惡?」

  「而且!」明玉掃了她一眼,伸手直直地指向明慧一笑,「今日這一出,你以為你家侯爺不知道?」

  柳恆之,他知道這圈套,還讓自己來威遠侯府?明慧面如土色地往後退了一步。

  明慧手微微發抖,咬了咬嘴唇搖頭,「不會的,不會的。」

  「嘖嘖。」明玉輕輕拍手,「范明慧,實話跟你說了吧,你不過是柳恆之親自送來的一件禮物而已。」

  明玉微微低頭吹了吹指甲,笑道,「范明慧,你太天真了,前途和女人誰更重要?更何況這女人不過是玩物的妾而已?聰明人都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明慧臉上僅存的一絲血色褪得乾乾淨淨,道,「不會,侯爺他待我情深意重。」

  「情深意重?」明玉從鼻子里哼了一聲,嗤笑地看向明慧,「待你情深意重?你抬去慶元侯府。」

  頓住微扭頭問道,「綠瑩,妹妹她去慶元侯多久了?」

  「回夫人話,六年了。」

  明玉搖頭看向明慧,「六年前,你不過也是父親送給當時還是慶元侯世子的禮物而已。」

  明慧腳步一軟,忙伸手扶住了桌沿,「你說父親他。」突又搖頭,「不是這樣的,恆之與我情投意合。」

  看着面如土色的明慧,明玉得意地朝她走了過去,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范明慧如果我是你,早在六年前就一根繩子了結了自己去,呀,瞧我這記性。」

  明玉起身拿出帕子擦了擦剛摸過明慧下巴的手指,道,「也難怪,當年的事你也不知道,只當自己是邂逅了文采出眾的才子。」

  明慧聽着她的話,有不詳的感覺,似乎有什麼就要破繭而出。

  才子佳人。

  明慧似乎全身的力氣一下被抽走。

  「如果沒有父親和母親的謀劃,妹妹你能在自家後院巧遇慶元侯?」明玉笑意盈盈地看着明慧解釋道。

  「這不是真的?」明慧搖頭,突搖頭,否決道,「不會的,父親母親不會那麼做的。」

  「哈哈哈。」明玉哈哈大笑,「父親母親?那是我的母親,你的母親芳菲郡主是父親當年親手下的毒,父親會喜歡你。這個他恨的女人生的女兒?」

  父親恨親生的娘親……芳菲郡主?

  「你不過是父親送給慶元侯的禮物而已。」明玉輕蔑地暼了她一眼,輕啟紅唇。

  不過是送給慶元侯的物品而已!明慧耳邊回蕩着這句話,心似乎被利劍穿過,一絲腥甜從喉間湧起,她從小到大一直敬重的父親,雖然不親近,可那也是自己從小尊敬的父親啊!

  「父親……他為何如此對我?」

  明玉斜睨了她一眼,說道,「因為柳恆之手裡有一顆歸元丸,而弟弟需要歸元丸。」

  只為了弟弟范琦,把自己送給了別人做禮物換取一顆歸元丸。

《重生之名門貴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