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逆天狂徒
重生之逆天狂徒 連載中

重生之逆天狂徒

來源:google 作者:蘇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洛依 蘇毅

「秦洛依,你願意嫁給我嗎!」這樣優雅中帶着浪漫的愛情宣言,是任何女孩子都幻想過的場景,但此刻忽然響起在華海中學的教室里,足以讓所有人都驚呆了尤其是在這片安靜的考場里,所有人都在低....展開

《重生之逆天狂徒》章節試讀:

一個上午了,不管是上課還是下課,總是有人偷偷扭頭往蘇毅的座位上瞅。

而且,關於蘇毅多厲害多厲害的消息,已經被編成了各種各樣的故事版本。

不過,安帥虎倒是樂在其中,因為他坐在蘇毅旁邊,同學們回頭偷看蘇毅的時候,他也被連帶着看了。

關注度一下子提高了這麼多,感覺甚好,甚好。

蘇毅看向窗外,想起了葉靈溪。

記憶中,她總是披着一頭烏黑如瀑的長髮,眉目如畫,面容嬌嬌,聲音就像山間流淌的小溪水,總是蘇毅、蘇毅的喊着他,巧笑嫣然。

雖然說上一世,蘇毅幾乎站到了地球的巔峰。

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但是現在,不管他會不會神功,他都只是一個出身於普通家庭的小角色。

能靠自己的力量對抗葉家?

簡直是天方夜譚。

離葉靈溪和那什麼帝都大少聯姻的日子越來越近了,得好好想想對策才行。

「誒,小蘇蘇,你原來一直都是深藏不露啊,昨天那砰的一聲,到了一片!陸雲深那個倒霉貨竟然進了醫院哈哈哈!你怎麼做到的!啊,跟兄弟我說說唄!

安帥虎終於忍不住了,把蘇毅從記憶之中拉回到現實,衝著他挑眉。

「我沒想動他,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

蘇毅確實沒想動他,只是情況危急,身體下意識的做了反應。

安帥虎賊兮兮地說道,「嘿嘿,小蘇蘇,你這不會是像武俠小說里寫的那樣,家傳神功吧?」

蘇毅搖搖頭,「不是。」頓了一下,「是。」

「那到底是還是不是……」

被蘇毅的回答弄得有點暈,安帥虎有點納悶,這個人現在可真是惜字如金啊。

看着安帥虎憨厚的表情,蘇毅輕輕的笑了笑,說道:「是也不是。但是,你的一萬字檢討寫完了嗎?」

「靠!還有一萬字檢討,我都給忘了,你寫了嗎?」

蘇毅理所當然的點點頭。

安帥虎絕望狀,「那?你寫完了嗎?」

蘇毅輕輕的將身子考到椅背上,雙手抱臂,再次點點頭。

安帥虎再度絕望,小心試探道:「那?你交了嗎?」

蘇毅又點頭。

安帥虎咆哮,「小蘇蘇,你太不講義氣了你!竟然瞞着我把檢討給寫完而且交了!我都是因為你,腦子裡一直想你吊打陸雲深那個狗東西的場景,你得對老子負責!」

蘇毅淡淡道,「你英語書買了嗎?」

「……」

安帥虎欲哭無淚,把手指頭放到嘴裏舔了舔,然後往眼底下摸了摸,假裝有淚。

「小蘇蘇,你這明擺着欺負人。」

「沒關係。」蘇毅淡淡道:「1、2、3。」

接着,教室里一個女高音驟然響起。

「安帥虎,你是要造反嗎?!檢討呢!」

他們的暴力班主任宋渝,踩着高跟鞋吧嗒吧嗒的一步步靠近安帥虎。

每吧嗒一聲,安帥虎就感覺死亡的氣息臨近了一步。

最後安帥虎被掂着耳朵拖出了班級。

全班同學都下意識捂着自己的耳朵,遙望越來越遠的安帥虎,集體默哀。

「好了,同學們,我們開始上課啦。」

白清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到了講台上。

活生生的大美女,五官精緻,身材凹凸有致,看着就讓人賞心悅目,說話還這麼溫柔,要是她是班主任該多好啊。

前排幾個男生陷入了無限的遐想之中,甚至吸溜了一下口水。

白清見狀笑笑,顯然是見怪不怪了,這麼好看的人,肯定從小到大都是被這麼看過來的呀!

「今天這節課,我們上作文賞析課。」

說著,打開了PPT。

白板上,顯示的,正是蘇毅今天早上剛剛交給宋渝的一萬字檢討書。

整整一萬字,不多也不少。

「哇——」

班裡隱隱有了感嘆的聲音。

別說是這些掙扎在高考一線的高三學生了,這種水平,就連白清這個帝都大學古代文學系畢業的博士生,都自嘆不如。

「這是蘇毅同學今天剛剛交的檢討書,裏面融合了多種文體寫法,敘事部分寫人生動形象、寫事、寫景歷歷在目、寫情淋漓盡致;議論部分論點鮮明正確、論據真實典型、論證嚴密合理。而且融入了《左傳》語言含蓄、詞約義豐的特點,《戰國策》鋪張揚厲、氣勢縱橫的特點,將春秋筆法和微言大義運用得微妙微翹……」

白清神采飛揚的點評着,越來越激動。

世人都說李杜文章在,光芒萬丈長。

李白和杜甫這樣的古代文學大家,就是因為自稱一家,而且以才力寫文,憑氣質寫文。

就像蘇軾那樣,情性之外,不知有文字。

今天看了蘇毅這份一萬字的檢討書,白清震驚的不只是他高超的寫作技巧和化用語言的能力。

蘇毅這一萬字,明明只是份檢討,但是卻隱隱透出王者霸氣!

秦皇掃六合,氣吞滿霄漢!

白清只知道華海中學隱藏的黑馬多,但沒想到有這麼厲害的。

白清更是沒想到,能下筆為此文的,竟然是她班裡唯一一個語文不及格的?!

難道是應試教育壓榨孩子太狠了?

「蘇毅同學,請你跟大家分享一下,你是怎麼寫出來這樣的文章的!」

全班同學連帶白清都目不轉睛的看着蘇毅,滿懷期待。

然而,蘇毅不慌不忙的站起來,淡然道:「隨便一寫而已。」

「隨便一寫??」

隨便一寫能寫出這種水平,那那些名義上的作家不該集體自殺了?

「呃……」蘇毅看着同學們如狼似虎的表情,「多看書。」

「切,敷衍——」

什麼嗎,還以為能說出來什麼花兒呢,還是這樣不痛不癢的答案。

蘇毅其實沒有敷衍。

上一世,自己作為殺手,出生入死在刀身火海間。

身邊沒有幾個朋友,在大多數的時間,都是自己孤獨,根本無人陪伴。

每當深夜,天空中伶仃掛着幾顆星星,蘇毅總是會想起葉靈溪的樣子,眉眼如畫。

在這個時候,能麻痹自己神經的,就只有無邊無際的古典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