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誓不為妃
重生之誓不為妃 連載中

重生之誓不為妃

來源:google 作者:枯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鳳青鸞 現代言情 蘇傾柳

大婚前夜被夫君扔進蛇窟,重生成為九歲將軍府小姐,羽翼漸豐,大仇待報……男子輕倚軟榻:美人,山河為聘,娶你可好?「對不起,不嫁!」「哦~這可由不得你嘍!」展開

《重生之誓不為妃》章節試讀:

  「誰!」我起身去看,周圍並沒有人,綠珠在不遠處縫補着什麼,頭都沒有抬。

  難道,是我聽錯了?我又看了一圈,四周確實沒人,便又躺下身,逆光看起了太陽。

  我以前也很喜歡逆着陽光看太陽,我喜歡那種太陽灼眼的感覺,熱熱的,感覺自己也離太陽很近,很真實。

  這個小院很破舊,同樣也很安靜。我曾經很喜歡安靜,喜歡靜靜的想百里天祁,想他的笑和側臉,如今又很懼怕這種安靜,怕想起昨天。

  其實,我一直有個秘密,誰都不知道。那些年,可以幫百里天祁得到許多他費盡心思都得不到的情報,並不是我多麼手眼通天,是因為小時候我無意間發現自己有一種很神奇的力量。

  我可以透過父相的信封,看到裏面的字跡。

  隨着長大,這種力量也跟着變強,最強的時候,甚至可以透過高牆,看到牆內人說話的唇形。

  不過,每一次使用這種力量,身體都會有很強的損傷。會全身無力,雙目看不到,耳聽不見,卧床三五天才會慢慢恢復。

  我查過許多古記甚至野史,最後在一本雜談里查到,天啟四十年的南疆國,有過一個有類似這樣力量的人。他可以百里之外聽到人講話,鼎盛時期竟然可以聽到千里之外的鳥鳴。南疆皇帝剛開始非常賞識他,又是委以重任,又是賜地封侯,突然有一天,皇帝又覺得這人耳朵太長,怕他會窺探國情,就把他殺了。

  我看完有點怕,就沒敢把這秘密和任何人說,每次為百里天祁使過這種力量,都以葵水到來為由,故作刁蠻的不見他。

  說來也是可笑,我瞞來瞞去,終究逃不了被殺的命運。

  自古都說最是無情帝王家,果然不假。

  我深深一嘆,閉上了眼睛。

  正午後,陽光漸柔,每天這時候,二夫人都會去池塘餵魚。不知今天她發現養了三年的龍魚沒了,會是什麼心情?

  此時,若是有人傳話過去,說三夫人的波思貓舍有龍魚翅,以二夫人的脾氣,不知會不會過去撕碎那隻三夫人寶貝到不行的貓?

  傳個小話應該不難吧?畢竟,之前打蘇傾柳的時候,她的貼身丫鬟素荷,也沒過來阻止……

  風吹過,倦意襲來,我眯起了眼……

  這一覺,我睡的並不踏實,無數熟悉的臉在眼前晃,然後臉變成了無數的蛇,張開大嘴向我咬來……

  我激靈一下驚醒,已是一身的冷汗,看看日頭,我應該沒睡多長時間,正想補一覺,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輕笑。

  「呵……」

  「誰!」我轉頭去看,還是沒見人影,莫非又聽錯了?

  「你倒是睡的着!」這是一好聽的男聲,聲音離我很近。

  蹭的一下坐起,這次我看到了,斜對面的大樹叉上正躺着一個翠衫男子,看樣子已經待了有一會了。

  「你是誰!」我怒聲而問,順勢將露在外面的小腿蓋住。

  樹上的男子將我的動作收在眼裡,唇角反而彎的更大,我這才想起自己現在只是個九歲的小女娃,不過,這也讓人更加惱怒。

  「不許笑!」我怒道。

  這一次,他竟然停下笑,玩味的挑眉。

 這男子看起來十七八歲,一張俊臉很是英氣,唯獨那雙眼睛,又黑又亮,似乎氳着世間所有的桃花。

  我看的有點煩躁,瞪眼問他「說,你是誰?」

  他挑了下眉毛,笑到「現在還有心思管我是誰?小丫頭,你還是想想你自己吧……」說完,他含笑的往院子那邊飄了一眼。

我順眼望去,看到院子那邊呼呼落落來了好多人。其中一個,在這個身體的記憶里尤為清晰,是昨天鞭打我的蘇傾雪。

  走在她前面,穿一聲絳紫色錦袍的,則是蘇傾雪的娘,大將軍王次子的正妻,將軍府後院的當家主母,吳宛華。

  在她旁邊跟着一個穿着湖藍衣裙貌美婦人,此時哭哭啼啼的是蘇傾柳的姨娘,三夫人趙氏。

  一行人氣勢洶洶,浩浩蕩蕩而來,想必是過來興師問罪的。

  我看了一下,人群里沒有蘇傾月和二夫人。

  趙氏這麼快找來吳宛華,二夫人應該沒有如我所想,去找趙氏的麻煩,這倒是我算錯了。

  這功夫,一行人已經到了眼前,趙氏兩步走到前面,開口就罵「你個沒教養的小畜生,躺在地上幹什麼,還不快起來跪下!」

  我並沒理會,站起身,挑下身上的雜草葉,端端正正的行了個福身「當家主母好,三夫人好,傾雪姐姐好。」

  ……

  不用抬頭,就能想到三夫人此時的臉有多綠,她做夢都想不到,剛剛被罵了沒教養的人,會用行動,狠狠的抽她一個大耳光。

  吳宛華沉默,蘇傾雪沉默,所有人都沉默。

  他們都沒想到,原來那個懦弱膽小,說話都不大聲的蘇傾沐,有一天會端端正正站在面前氣定如斯。

  到底是當家主母,吳宛華只愣了一下,便點頭回了聲好。

  我順勢立直身子,對綠珠道「你這丫頭,傻站着做什麼,還不快拿凳子來,難道要主母站着說話么?」

  綠珠被說的一愣,我二人都知道,這院子破殘不堪,破床上鋪的是草墊,屋裡連桌子都沒有一張,哪裡有的凳子?

  不過好在她夠機靈,順着我眼神一瞟,發現牆角處有個又矮又糙的爛蒲團,馬上跑過去,使勁兒抖去上面的浮灰,然後跑回來端正的放在主母前面,恭敬的行禮道「主母請坐。」

  …………

  吳宛華喜歡南錦,她那一身絳紅袍子看着低調,其實奢華的很。平日里身下要墊好幾個錦繡軟墊,如今看着眼前不足尺高,橫彎豎杈的爛「凳子」,沉默了一瞬,最終說了句「坐就不坐了,我就站着說吧。」

  我馬上道「主母大人,我這院子里毛糙簡陋,連口茶葉都沒有,怕是不能為您沏茶了。今日天氣炎熱,不知主母大人,因何事而來?」

  …………

  她沒說話,我猜,她此時內心必然非常煩躁,明明是問罪而來,話還沒說,就碰到個軟釘子,任誰都會窩火吧。

  「妹妹,你說吧。」她說。

  趙氏之前自己打自己的臉,這會倒沒敢張狂,深吸一口氣道「姐姐,我女傾柳憐傾沐一人孤苦,今早特過來陪她玩耍,誰知這蘇傾沐突然逆性,竟用鞭子將我女打的昏迷不醒,大夫說傷到了頭,最少還要昏迷三五天。這蘇傾沐小小年紀就這麼歹毒,你可以得管管,為我女做主啊!」她越說越激動,到最後,恨不得過來掐死我。

  吳宛華看向我「傾沐,你姨母說的可是實情?」

  我點點頭「有一部分是實情,傾柳姐姐卻實早上來過,但不是找我玩耍,是和我切磋武功來了。」

  「切磋武功!哈……」趙氏氣笑了「你還會武功?」

  我繼續點點頭,「不會,但姐姐們對我好。就在昨日,傾雪姐還特意過來指點我鞭法,傾雪姐,你說對吧?」。

  「什麼?」蘇傾雪一臉詫異。我猜,她此時定然覺得我腦子有病。

  我微微一笑,只是輕輕拉動袖口,讓透着血印的鞭痕露出一點。

  我備受欺負是事實,但面前一行人中有許多生面孔,後面還有家丁和幾個外宅護院。

  趙氏把她女兒來我這的理由說的漂亮,就是不想把事情捅破。這蘇傾雪自然也不會當眾承認昨天打我,咬了咬牙,她終究點點頭。

  我心中冷笑,面上卻微笑着看向趙氏「三夫人,既然你剛才也說了,你女蘇傾柳憐我孤苦,特意過來找我作伴。這足以說明我二人關係不錯,那麼……

  切磋之事,就是我們閨間的小遊戲,你覺得,是也不是?」